第五百三十三章 追击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五百三十三章 追击!

    佛乡,伽明殿内,佛相与佛识两人正在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“根据消息回传,道门同时也邀请了儒教支援,三教合力,已经助数处道观避过屠杀之难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说道,自从受到天华君传信,两人便没有丝毫的耽搁,迅速传下指令,号令天下佛门群起而助,协助道门度过此难,而有了儒释两教之力的襄助,情况也的确好转了许多。

    虽仍难免会有死伤,却不再是被单方面的屠杀了。

    佛相说道:“此事乃是恶魔道所为,以他们的风格,袭击道门之目的恐不单纯,背后或许尚有更深远的阴谋。如今随时道门首当其丰满,我们也需要做好十分的警惕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我已经吩咐下去,让佛门子弟协助道门的同时,自身也需做好防范措施。同时佛怒也已经带领了一队佛乡精英外出,算是武林巡守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点了点头,关于此点,他也早已经有所预防了。

    佛相‘嗯’了一声,看了看佛识,说道:“你实不必如此费心,这些事情,让我处理即可。你如今的任务,是好好调整状态,以待即将到来的换骨之事。”

    玲珑骨日渐同化佛识一身骨骼,随着同化愈深,契合愈紧,想要将它取出的难度便愈发困难。

    “我本无恙,再如何调整,也不过是徒费时日而已。”

    佛识摇了摇头,他非伤创,更非武境突破,无端闭关,时间一长反使得心境愈乱了。

    若非是定座要他留在佛乡,恐怕他早就外出,协助道门对抗恶魔道了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定座所言也的确有力,玲珑骨虽强,终非我佛门之法。上回与定座一谈,他曾有言,待你换骨之后,会将琉璃金身之法传下,也算是不枉了你这一身曾被强化的骨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饮一啄皆有天定,佛识从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两人商谈之间,忽然感应伽明殿外传来阵阵喧嚣,不由得微微皱眉看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见得尸罗圆谛一身是血地归来。

    “啊,戒座!”

    两人面色微变,急忙迎了上去,欲要查看戒座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,你们不用紧张。”

    戒座摆了摆手,虽然因伤势的缘故而面色依旧苍白,却已不再双目无神,垂垂将危了。

    “戒座,到底发生何事,你怎会受此重创?”

    佛相急忙询问,戒座距离上回外出不过短短时日便重创归来,莫非是遭遇了恶魔道之人的围杀?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戒座无恙否。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忽然传来,却是定座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伽明殿中。

    众人见过之后,戒座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个神秘组织,竟还藏有如此强者。”

    佛相心中震撼,以戒座能为,也被重创至此,看来这个组织的危险程度,远远超越先前的设想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们知道无妨,但是不须你们过多插手,我在佛乡暂时休养数日,之后会再次外出跟进。”

    戒座看出佛相心思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做好你们该为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戒座。”

    佛相喊了一声,见他神情果断,知道此事他主意已定,却也忍不住说道:“若有需要,佛相会全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戒座没有回应,而是看向了定座,道:“我先下去疗伤了,请。”

    戒座离去,佛相仍有些担忧,心中思考此事该如何协助跟进,定座却忽然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佛相下意识地应了一句,然而不需要定座回答,佛相已然明白。

    因为风尘仆仆的柳无方与泣红颜两人,已经进入伽明殿之内了。

    “是小方,你们来此,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佛相心中一喜,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哈哈一笑,先是见过定座,然后才说道:“不错,佛骨已经铸成,我与圣女全速赶往佛乡,便是要替佛识换下胸前玲珑骨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定座低声吟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劳烦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也同样低声唱喏。

    该来的总归会来,定座如此坚持要取出玲珑骨,必有原因。佛识心中也早已经做好了取骨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又不是第一次见面,少点客套,多些真诚。”

    泣红颜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小蛇也顺着她的衣袖,探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定座见状,眼中神光一闪,却不言语。

    反是佛相因与柳无方熟稔,因此较无芥蒂,直问道:“咦,此蛇双眼灵动,十分不寻常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宠物小蛇,你们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泣红颜逗了逗小蛇,随后说道:“我们一路赶来,有些疲倦了,先让我们歇息一日,再进行换骨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劳烦圣女了。”

    佛识躬身道谢,亲自引两人前往厢房暂歇。

    待三人走远,定座说道:“佛相,佛识换骨之后,吾会让他暂离佛乡,之后佛乡事务,便需你一人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“定座是有任务让佛识待办吗?放心,佛乡之事,佛相一人便可处理。”

    佛相微微一奇,却并没有多问。定座既然欲传琉璃金身之法,势必也会对佛识进行一番试炼,因此直接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定座轻轻唱喏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‘嗯,众人皆忙碌他事,我也需要谨慎处理佛乡事务,免得拖了众人后腿了。’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东南武林之地,一道身影急急而驰,最后停在了一处疏林之内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继戒座之后,追查神秘组织的句无章。

    当日与戒座分别之后,句无章便寻得了戒座与夜一战之地,凭借着万物有灵之境,顺藤摸瓜,一路追踪而下,企图将之缉拿。

    只可惜对方十分狡猾,即便是自己身负万物有灵之境,也都数次失去了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对方气息到此地又消失了,这到底是什么身法,竟能数次无端消失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漫步疏林,四下张望,心中则是在判断对方行踪。

    倏然,冷风吹拂,杀氛降临。

    “嗯?气氛不对!”

    句无章面色微变,凝神四顾。

    一柄蝉刃,无声无息,自九天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