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4章 离火冲虚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34章 离火冲虚!

    巧夺天工之内,炉火初熄,空气中却仍弥漫着绝高温度,足以瞬间煮铁成水。

    巧天工身披湛蓝冰蚕外衣,冰蚕手套,将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,只露出了一双灵巧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个家伙带来的寒铁,品质竟到达了如此高度,若非孽龙真火尚有余存,恐怕这一回我名匠天工的招牌就要砸了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落在凭空立在地面,剑身呈现青黑色,剑身与剑柄、剑格镶嵌了十数粒大小不一的华贵宝石的长剑,虽仍觉得这一波有些亏了,但是对自己的杰作,认识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剑原料虽仅有寒铁,但是因其高超的品质,加上自己不世铸术,再佐以强者真元护持,足可与当世神兵一较高低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这个御长空什么品位,镶嵌这么多宝石,华而不实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撇了撇嘴,低声吐槽。也幸得她铸术了得,将宝石当做了原料嵌入剑身,否则这许多宝石的镶嵌,绝对会让长剑威能减弱三成以上。

    吐槽完之后,空气之中的温度也逐渐恢复了正常,巧天工褪下冰蚕外衣,一招手,一个与长剑颜色相同的,密密麻麻地排布着更多宝石,看上去华贵无比的剑匣便落在了长剑之侧,随后从中间向两旁打开。

    “咦,来的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就在巧天工要将长剑收入剑匣之时,忽然轻咦了一声,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人影闪过,却是御长空赶至。

    “巧夺天工,可是在下佩剑已成?”

    御长空一到,便开口询问,随后目光落在剑与剑匣之上,顿时被吸引了过去,无法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再看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,不错,这就是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,娇声说道。

    御长空眼中喜色难以掩饰,倏然一招手,长剑落入剑匣之内,而后剑匣闭合,自动飞来悬在了御长空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灵性初通,锋芒内敛,好一口绝世的兵刃。以后便唤你为九歌匣,沧澜剑。”

    心与剑通,意与匣同,御长空一声轻赞,为剑与剑匣取下名字。

    巧天工却奇道:“灵性初通,锋芒内敛,这与九歌,沧澜有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并无关联。”

    御长空摇了摇头,并不多做解释,而是说道:“多谢巧天工出手,至于你之委托,御长空也同样已经成功送至读书堂,银货两讫,希望再见,仍能笑谈,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御长空躬了躬身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‘再来,便是要去寻你了,一剑轻生!’

    巧天工看着御长空离去的身影,有些迷糊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人,是要去做什么大事吗,还希望再见之事仍能笑谈。算了,不想这么多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忽然嘿嘿一笑,手腕一翻,取出了一把青黑色的水果刀,正是用寒铁余料所铸。

    而且也不知是否给御长空影响了,水果刀上,竟也被她嵌入了五六颗色彩各异,拇指大小的宝石,几乎将刀柄位置都完全占据了。

    “早就想要一把趁手的小刀削水果了,这回真好。”

    巧天工暗暗得意,离开了铸锻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南武林,句无章正在追缉夜之踪迹,现场气氛忽然一变,夺命的蝉刃,近乎无声,悄然逼近。

    ‘嗯?是戒座所说,神秘而又强大的暗杀者!’

    句无章心中凛然,瞬间收敛心神,不敢有丝毫大意,功体凝催,灵兵待发。

    倏然——

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赫见句无章一声轻喝,灵倏化长剑,直点身后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清响骤起,蝉刃破碎坠地,化冰水融入地面。

    同时巨力回传,句无章也哒哒后退了数步,方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‘这种力量,来人好深的根基。’

    一击交碰,句无章暗自震撼,凝神持剑,却赫见前方高树之上,一道黑袍身影,已不知何时站立其上。

    句无章瞳孔猛然一缩,忍不住倒退了半步,然而在定睛一看,却又闪过了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剑……骨?你是剑者!”

    句无章一声低喝,似是在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暗却不答话,右臂一样扬,又是三点寒芒夺命而出。

    句无章灵兵点动,尽破寒芒,随后玄奥身法展开,竟是一人数化,分四面八方直扑暗而去,各自剑光闪烁,威势凛然。

    然而暗却不为所动,直至剑身即将透体之时,才忽而化作黑烟散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句无章身后黑影浮现,却正是夜偷袭而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句无章双眉一耸,心中警铃大作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同时身后疾风袭来,危急之际,句无章奋起内元,回身一掌击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双掌交击,顿引元功冲撞,两人足下大树不堪其威,瞬间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句无章仓促回应,稍落下风,被直接击飞数十丈距离。

    幸得对方掌上之力,同样疲弱,方不至于负创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,敢独自追踪本尊,你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夜怪笑一声,身形如夜枭横空,直扑句无章而来。

    “哼,异行邪能,吃贫道离火冲虚!”

    夜甫一现身,句无章便可断定此人便是戒座所言之人,自然也了解了此人一些玄虚,当即不再迟疑,伸手一抹长剑,顿时离火沸腾,五灵剑法,再现尘寰。

    长剑落处,焰火灼烧虚空,竟发出滋滋不断之声。

    夜尚不曾临近,便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扭曲之力,似在撕扯着自身魂体。

    ‘这是什么火焰?该死,本尊消耗太大,魂体不稳,不可贸然接触此火。’

    夜心中暗骂一声,恐伤及自身魂体,匆忙抽身疾退。

    “妖孽,哪里走!”

    句无章一声高喝,持剑欲追,冷不防蝉刃再起,竟是瞬息而至。句无章专注夜,一时竟是不察,被蝉刃洞穿左肩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,做得好!”

    夜见此情况,又是一声怪笑,不再退避,反趋身过来,要趁胜追击。

    然而句无章虽是负创,神威不减,长剑横扫,便是火焰之海快速蔓延,夜一时抽身不及,顿遭火焰焚身,哀嚎不断。

    ‘离火能克制此人功体,但是却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,嗯……’

    句无章处身火焰之中,一心二用,警惕着暗的同时,也在推测着夜的弱点。

    至于暗,一击伤了句无章之后,便又不在出手,只是站立远处,任夜哀嚎遍天,也毫无所动。

    ‘此人心思难测,一手暗器更是神鬼惊怕,危险程度,犹在另一人身上。’

    句无章目光转动,落在了暗之身上,心中暗衬。

    “暗,快出手,杀死他,杀死他啊!”

    夜已失两魂,又遭戒座重创,此刻被离火焚身,竟是一时无法摆脱,只能不断哀嚎,叱令暗出手将句无章斩杀。

    暗闻言,仍是一言不发,只是右手轻扬,蝉刃欲发。

    句无章见状,不由得握紧长剑,真元运转,提至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夜也成功摆脱离火焚身,与暗一左一右,将句无章包围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句无章情况陷危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