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5章 玄机的心思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35章 玄机的心思!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因儒释两教出手相助,再加上事情的传播,也引得不少武林侠客见义勇为,虽仍有道观被侵扰之事发生,但是如开始那般惨无人道的屠杀,已经不再发生了。

    天华君连日来紧皱着的双眉,终也缓缓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‘虽不知教尊有何谋算,但起码如今情况,不用让许多人突然牺牲,嗯……’

    沉思之间,天华君猛然跳动了起来,并且内心阵阵余悸。

    ‘这两日心神不宁,会是全道之锋发生意外了吗?希望天剑君能可及时赶到。’

    天华君揉了揉眉头,忽然听殿外传来了一阵闹动,心中一动,忙起身就要出去一观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殿外人影急速而来,却正是天剑君夫妇带着昏迷的聆音归来。

    “啊,衔令者!”

    天华君面色骤然一变,身形倏动,瞬间出现在了天剑君身侧,开始检查聆音情况。

    天剑君道:“衔令者真元过度损耗,又受创伤,已经昏迷许久了。不过此刻情况已经稳定,只是什么时候能够醒来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天华君探脉片刻,发觉情况的确如天剑君所言,方才稍稍安心。但随即又是疑惑询问,以聆音的根基,世上竟有人能将她逼迫至此等地步?

    恐怕即便是令师出手,也无法做到吧。

    “是衔令者独闯恶魔道,我们赶到之时,正好是垢无尘欲要救走衔令者的时刻,详情听说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将情况简单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凌香梅说道:“你们谈,我先将衔令者安顿好。”

    宗上天峰,凌香梅并不陌生,与两人打过招呼之后,便背着衔令者而去。

    天华君奇道:“为何衔令者会独闯恶魔道?难道也是因为道观被屠之事?只是以衔令者的心性,纵使是遭遇这等哀痛,也不至于失去理智啊。”

    与垢无尘向来易躁的性子不同,聆音早已经洗去铅华,万物不萦于心,此回忽然如此冲动行事,必有缘由。

    “具体如何,恐怕只有等衔令者醒来,方能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轻轻摇头,并没能回答天华君的疑惑,而是问道:“我此行来去匆匆,不过路上似乎听说了夜流光出事了,详情为何?”

    夜流光死亡,此事并无人隐瞒,因此很快便传向了武林。

    堂堂欺风行客,武林十大奇迹之一的夜流光竟会战死,顿时引发了各种议论,猜测。天剑君虽无详细了解,却也着实听了不少流言,乃至于各种离奇的原因,都听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唉,此事的确匪夷所思,但却又是铁一般的事实。夜流光,已经死了。甚至连天外惊鸿,也重创昏迷,目前正在读书堂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低声一叹,此事他早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向柳三变求证,此刻天剑君问起,便也将此事详情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天剑君听完,没有表态,只是双眼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天华君知道,他这是怒到了极点的表示。不同于虞千秋时的冰冷,天剑君本性豪爽,极重感情。两人多次联手,这种战友之情,更是难得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尚在人世,天华君可有对方下落。或者,不需要人世主本人,烟都剩余二宫的下落亦可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沉默片刻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烟都不仅是夜流光的执着,同样也是虞千秋的执着。

    天命既克,便责无旁贷!

    只可惜烟都之人,近段时间一直暗中行事,纵使道门耳目遍布武林,也没有他们如今的踪迹。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我知道你此刻心情,但是请暂时按捺,关于此事,红尘素衣不可能无动于衷,他既暂时未有动作,或许是有所排布,我们贸然行动,恐怕会打草惊邪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低哼了一声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同在此时,凌香梅也安置好了聆音,回到了上清殿内。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此回之事,多得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华君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笑眯眯地说道:“若无你费心周全,我们夫妻恐至今仍是阴阳两隔,些许小事,何足挂齿?反倒是如今诸事纷繁,道门隐约陷入了某种阴谋,你需坐镇宗上天峰,分身无暇,若有他事,尽管吩咐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再客套了。天华君的确尚有一事,需要二位协助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笑了笑,说道:“先前天华君传讯回道门本宗求援,却被教尊拦了下来。如此可见,关于此事,教尊的确有所谋划。只是教尊去向不明,又不曾与我们明说计划,因是此事牵扯过大,因此天华君希望二位入身武林,除了维护天下道观之外,还需暗中关注儒门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怀疑此事儒门亦有嫌疑?”凌香梅奇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点了点头,道:“此事虽然目前证据都在在指向恶魔道,然而天华君纵览过往情报,道观侵扰之事,却是发生在当日儒门围攻读书堂之后不久,而那个时候,恶魔道尚未开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如此说来,对方的确有所嫌疑。虽然告子如今伏诛,却无法表示儒门之内便已经肃清了不法之徒。正如白首留仙伏诛,道门之内却仍有绝涯掌法外传之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凌香梅闻言,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天剑君却是忽然开口,道:“儒圣诞辰。”

    “天剑君心思,仍是与过往一般敏捷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喜赞了一句,道:“这数日来,我便一直在思考教尊借机遁入幕后之意,直到前日偶然想起再过不久,便是儒门儒圣诞辰之日,便忽然醒悟,或许教尊之意,便是要在儒圣诞辰之日现身,逼迫儒门之人进行正心试炼,以清除不法之徒。这一段时间的隐忍,不过是为了搜集有力的证据而已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两人闻言,对视一眼之后,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凌香梅说道:“很合理的推测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该如何进展了,有任何消息,会传讯回来,请。”

    天剑君点了点头,已经明白了天华君心思,当下不再多言,夫妻两人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‘嗯,教尊独自进行此事,必也说明其中艰险,希望有天剑君两人协助,能为教尊减轻少许压力吧。’

    若事情真如天华君猜测这般,教尊必然需要深入儒门内部调查,至于用何种方式,众人皆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衔令者怒闯恶魔道,我必须慎防对方的反扑,看来只能传令下去,让诸多道门之人集结一同,避免被分散击破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