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8章 定座之虑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48章 定座之虑!

    佛乡,伽明殿内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独坐,一人静立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静静站立的定座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佛相,佛识,不可妄纵悲伤。”

    定座单手合十,低声唱喏。眉宇之间,早已平静如初。

    “是,定座。”

    两人微微躬身,无神地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定座目光扫过,落在了佛相披散的银发之上,微微皱眉,兰指轻抚。

    顿时佛相散落的法髻,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佛相似也因此而稍稍恢复了一丝精神,抬头看了一眼定座,眼中哀怒齐现。

    “定座,非是我等沉溺悲伤,实是同修惨亡,怒不能已啊。”

    佛识也说道:“定座,听佛相先前所言,定座曾匆忙外出,可是因佛怒一事?此事缘由,到底为何,佛怒又是为谁所杀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天命难违,纵使禅罗阐提奋力而往,仍是慢了一步,到达之时,佛怒已去,诸佛友亦生机耗尽。”

    再谈此事,定座心中也难免再起一丝伤感。他的确是心有所感,察觉到了佛怒死劫方才匆促而去,希望能够为他挡下此关。

    只可惜,终究难违天命。

    “那人外形特殊,满头红发,左脑凹陷,右脑高鼓,左目瞎白,左鼻穿金,胸纹恶魔。若吾所料不差,此人当时恶魔道之主,奇命绝神·祸苍生。”

    虽是远远仓促一见,祸苍生便快速遁逃,但是以定座眼里,仍是将之外貌看清。

    此刻说来,更是让两人震惊。

    佛识失声道:“什么?竟,竟是祸苍生亲自出手了?”

    他们并不算太了解祸苍生此人,因为并非是同一个时代之人。但是自从恶魔道现身武林以来,所行种种,皆让人对这个势力心存恐惧,忌惮。

    祸苍生能操纵这般势力,绝非寻常之辈。

    “以佛怒如今只能,再有众僧协助,竟也连逃生之机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佛相沉声开口,若对方当真如此强悍,那己方便更要收缩力量,避免遭受祸苍生的逐一击破了。

    定座摇了摇头,道:“在激战之所附近,有大量难民逃窜痕迹,吾所推断,应是佛怒为护百姓,方才豁命拦阻祸苍生的。”

    佛相两人闻言,还不待内心稍松,定座接下来的话语,更让两人心情凝重。

    “只是吾尚未到达,便能感觉到佛怒等人已启法阵抗衡,甚至佛怒已完全爆发了天佛之身,然而终是被一击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一击……毙命!”

    佛相两人对视一眼,俱都面色发白,神魂惊颤。

    佛乡五子,虽然以佛相、佛识二人武学修为最高,然而佛怒并差不了多少。爆发了天佛之身之后,即便两人联手,常态之下也难以取胜。

    他们曾有自我估计,若是他们爆发天佛之身,恐怕便是道门七天之一,也能与之抗衡一二。想要轻松胜过,唯独刀胜这般绝顶人物方可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祸苍生岂非拥有者足以与刀天下抗衡之武力,甚至……犹有过之?

    要知道,刀胜可是被柳三变认为拥有着足以硬撼道门令师能为的强人啊!

    定座见两人面色发白,眼神涣散,心知这是因佛怒之死,早就了心神失守导致,当即暗运佛云,龙钟大喝。

    “醒来!”

    沉声一喝,佛音震荡,佛相两人猛然一惊,忍不住双双站立了起来,同时只觉得胸中一个闷气泄出,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多谢定座,是我们过于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赶忙朝着定座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定座摇了摇头,说道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佛乡五子,一佛五身,冥冥之中自有运数牵系。关于此点,当初在佛魔之岸,慧座先后见得佛识、佛相,便已了然。

    定座更是心知,这一种牵系,伴随着佛乡五子人员递减,将几何上升。如今两人仅是心神失守,已是难得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定座目光流转,看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受了佛怒功元,两人根基暴涨。如今的两人,修为已入一流之境,两人联手爆发之威,恐怕是自己出手,想要制服也须得花费一番功夫。

    若是两人再折损任意一人,佛乡五子真元共聚,又是其心神剧烈震荡之际,若无足够心性,奠定自身。

    一代魔佛,恐将就此诞生!

    佛相为定座警醒,心神虽伤,却已不再沉溺。心中所思,已放在日后部署之上。

    “祸苍生亲出恶魔道,此事恐尚无人得知,我必须即刻通知儒道二教以及红尘素衣。”

    佛相说道,恶魔道第一人现身武林,此事必须通知出去,广纳雅言,拟定相应的策略。

    否则单凭如今佛乡之力,恐难兼济。

    “读书堂方面,让我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佛识说道:“受了佛怒真元,我已无大碍。一直藏静,也非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,小心。”

    佛相看着佛识,抿紧了嘴唇,最后仍只有一句小心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,佛识是担心佛相外出,会遭遇危险。

    但是佛识外出,也同样会有遇到危险的情况,他这是将风险都包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情况,佛相的确更适合坐镇佛乡,居中调动。为了大局,佛相不能任性。

    定座也不阻拦,说道:“琉璃金身之法,你已初步掌握,可在路上参悟修习。若有不解之处,自能因缘而化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定座教诲。”

    佛识恭敬地朝着禅罗阐提躬了躬身,随即对佛相说道:“事不宜迟,我即刻动身前往读书堂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佛相再三叮嘱,佛识才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佛识离去之后,定座说道:“佛怒一事,无须太过声张。去做你该做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现身,佛乡既得讯息,需要通知的人不少,这种情报,晚传达一刻,或许便会让敌人更战局一寸上风。

    佛相心中明白,匆忙离开伽明殿去布置。

    而在佛相离开之后,一道身影却忽然走进了伽明殿中,却是伤势尚未完全痊愈的戒座·尸罗圆谛。

    “佛友,你欲动了?”

    定座问道。

    戒座道:“或许该引他入世了。”

    定座闭上了双眼,似乎是在沉思,片刻之后,轻轻地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戒座沉默少许,随即点头道:“好,我明白。我之伤势已无大碍,也不虚继续留在佛乡修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定座闭目合十,戒座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伽明殿内传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