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9章 风雪夜话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49章 风雪夜话!

    风雪孤亭,风冷,雪冷。

    雪花堆檐,峥嵘各象,一道沉默的身影,映着亭中摇曳的灯火,漫拉胡弦。

    而在厅外,两人身临风雪而立,双肩、头顶都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冰雪。

    这两人,却正是玉修齐与御红雪。

    不用问,这是在接受慕同风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玉修齐斜睨了一眼一言不发,看似面无表情,实则微微抿紧双唇,黛眉微蹙,稍露不服的御红雪一眼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御红雪本就功体不全,如今更是被慕同风暂封了修为,在这冰天雪地之下,虽然强自支撑,但是玉修齐能够感觉出来她已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玉修齐轻声一叹,朝着慕同风喊道:“老大,红雪也不过是想要为你出一口气而已。”

    风雪孤亭对于慕同风有什么意义,其实真切的情况两人并不了解。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知道慕同风对它的重视。

    他们了解,也尊重,因此同意在乎风雪孤亭。

    刀天下因慕同风心中的在乎而将之击败,虽然慕同风对此并不在意,然而玉修齐心中实则颇有微词,只是因慕同风不再计较而无有表示。

    御红雪不同,她心中坚毅,对慕同风的颜面,看的十分重要。甚至于若是被欺之人是玉修齐,她同样会挺身而出,找回这一个场子。

    玉修齐说完之后,御红雪没有表态,慕同风也同样没有回应,依旧漫拉着胡弦,好似早已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玉修齐知道两人都是牛脾气,这个好人只能让自己来做,当下只能无奈地说道:“老大,红雪原先便被游不平暗算,功体封印三成,本就虚弱。如今再被你如此惩罚,恐怕会让她因此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御红雪闻言,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慕同风心中终究仍在意两人,胡弦稍顿片刻,两道气劲倏然而出,解去了两人被封之功体。

    玉修齐活动了一下手脚,将身上积雪抖去,说道:“老大,红雪身上的封印,你能够解开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胡弦声停,慕同风收起了落人间,目光转动,看向了御红雪手上雪点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御红雪功体不全,他一眼便已经看穿,也并非不曾思索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只是游不平这一种封印太过奇特,连他本人都无法解开,更遑论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红雪,往后不可再去寻人晦气。”

    慕同风说道,御红雪性子便是如此,太过自我。虽然这些年有所收敛,但是一旦涉及到三人,便又会本性爆发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,皆早已经无心武林。强乱出头,只会徒惹纷争。

    御红雪不答,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纵然她可以放过慕同风的眉角,但是与李裔文之间,她清楚注定会再有交集。

    从两人能可共鸣互强的剑意便可得知。

    慕同风又看向了玉修齐,说道:“三人之中,你仍涉世最深。然而儒门告子一事,更深刻表露了人性复杂,早一些抽身武林,静心退隐吧。”

    武林势态日渐复杂,柳三变等人调查三教之事如火如荼,日渐深入;烟都余孽同样暗中动作连连;西边恶魔道,逐渐狰狞爪牙。早一日退隐,便早一日安全。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

    玉修齐点头应是,告子一事,对他冲击的确十分之大。他以往绝对无法想象,如告子那般德操之人,为何也会做出这等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摆在眼前,他不得不相信,人心隔肚皮。

    正也因此,他也觉得有些倦了。

    玉修齐笑道:“正好老大独自一人在风雪孤亭,我也可以过来与老大作伴。”

    慕同风点了点头,又对御红雪说道:“我知你仍存牵绊,但是武林之事,尽量少去插手吧。”

    御红雪沉默片刻,最终还是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去吧,我在风雪孤亭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慕同风摆了摆手,两人对视了一眼,各自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慕同风看了看渔火,低声轻叹:“但愿这个武林,不会将他们都牵住。”

    叹息落下,伴着烛火摇曳,胡弦再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南武林,栆月墟附近,流光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而在栆月墟某件小屋之中,人世主·拓跋如梦正一人静坐。

    他的伤势尚未痊愈,不过却已无大碍。云天心的情况也十分乐观,急速好转,中途还醒转了一次。

    ‘我的伤势,至多还需要数日便可痊愈。至于云宫,乐观估测,再有两月调养,应也无虞。’

    ‘恶魔道之人约战无路之巅,应已落幕。此战当是颇为关键的一役,只可惜无法前往一观,难捕捉后续发展。烟宫前往恶魔道,是否能成功取得与祸苍生的联系呢?’

    拓跋如梦心中思索,根据寥寥无几的情报,心中对烟宫的行动得出了一个猜测——难。

    不过他之本意,也并未企求一次不明所以的接触,便能与恶魔道拉上关系。

    一切,不过是铺垫而已。

    ‘烟都迟迟未凡,恐怕是前往无路之巅代为关注。我在栆月墟附近皆留下了特殊暗号,他要寻得此处,当应不难。’

    而就在人世主沉思之际,忽然眉眼一动,伸手一招,气元牵引,房门顿开。

    一道艳红身影,正抱剑而立。

    人世主轻道:“嗯,是你来了,烟宫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

    烟朱微微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招了招手,等烟朱进来之后,再次挥手将房门关闭。

    “烟宫,此行恶魔道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属下办事不力,请主人降罪。”

    烟朱单膝跪地,将此行所见,一一道出。

    人世主听完,也忍不住心中震撼,叹道:“万物方齐,当真是绝代人物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感叹少许之后,才问道:“你说,最后是垢无尘与天剑君夫妇三人出手,方才将聆音救走。而祸苍生,却并未追赶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烟朱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本出手阻拦,之后准备向祸苍生一谈合作之事,谁知他竟出手攻击,属下只能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做得很好,判断也很正确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点了点头,烟朱绝非祸苍生之敌手,还手,只会徒增双方合作的困难。

    烟朱继续说道:“在来此之前,我往无路之巅一观决战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烟朱将无路之巅的决战简单说了一遍。不过因他追踪莫伤春两人而去,关于之后的变化,却是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人世主听完,微微点头,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说道:“祸苍生恐将亲出武林,你即刻往西武林,若是见他陷入困境,便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烟朱没有怀疑,直接应下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‘嗯,无路之巅一战,御长空忽然离去,必不单纯。看来关于恶魔道,绝不能小看。’

    烟朱走后,拓跋如梦闭上了上演,脑中推演着当前局势。

    而在栆月墟之外,神秘的黑袍身影,遥遥而望。

    “烟都之主竟藏在此地疗伤,有趣,有趣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