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4章 单刷儒门本宗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54章 单刷儒门本宗!

    世外桃源,梦里边境。风尘不渡,祥和安静。

    天下儒门本宗,不然世俗风尘,潜心钻研学问。

    而今儒生诞辰将至,儒门本宗之内,才稍改了往日众人皆闭关潜修的冷清之象,稍稍有了一丝人气。

    致心园,群芳吐翠,百草含芬,清香怡人。

    复圣·古颜子一人自斟自酌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倏然,流光溢彩,满映小园,一枚菱形光球,飘荡而至。

    古颜子哈哈笑道:“咿呀,稀客稀客,刑掌大人竟会亲临致心园,真是令致心园蓬荜生辉啊。”

    “复圣,还请莫要取笑。”

    光球上下飘荡,刑竞硬邦邦之余又有些无奈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他执掌儒门律法,刚正威严,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不得不保持严肃的态度。

    唯独古颜子,虽恬淡知性,无与人争,却偏好调笑于他。

    古颜子哈哈一笑,看着光球,微微点头,说道:“避世多年,你能可潜心修炼,如今终也将这护体光罩修炼而成了。”

    护体光罩,非是轻易能成。然而一旦修成,光罩破碎之前,几乎可说是万法不侵。

    刑竞习成了护体光罩,很大程度上来说,是一种修行暂时饱满的体现。

    刑竞苦笑,说道:“护体光罩虽成,但仍不算十分稳定,短时间内若是遭受强大攻击,很容易就会破碎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在这儒门本宗之地,你又去哪里遭受强大攻击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摇头一笑,说道:“你光罩既成,来此寻我,应也不是闲聊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光球上下左右,飘忽不定,刑竞的声音也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“儒圣诞辰在即,众人经过商议,希望你能够出席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哦?舍得让古颜子离开致心园了吗?”

    谈及此事,古颜子挑了挑眉头,玩味儿地盯着刑竞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否为了掩饰尴尬,刑竞光球飘荡的速度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复圣,你也知道,告子一事,你自作主张,导致如今儒门遭人唾骂的局面。让你止步致心园,已是最轻微的处罚了。”

    告子一事,按照正常程序,古颜子理应上报,由儒门遣人查清此事,再将告子捉拿审判。

    然而古颜子却纵容外人行动,逼死告子,不仅让线索中断,同样也使得儒门声誉大损,因此在其归来之后,方才会被禁足致心园,暂时不得外出。

    古颜子闻言,并没有答话,只是呵呵一笑,便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,轻抿了几口。

    他一向淡然,因此甚少关注儒门内务,告子一事只是意外,由柳三变拉着他,亲眼见了一趟如今儒门的情况。

    即便远避尘世,儒门之内仍旧免不了派系倾轧。当他将告子一事公布之后,更引起了这些人的各种心思,更有一些不知忠奸之人煽风点火,结果便是让复圣暂留致心园,不得外出。

    如今,却又要让他出面主持儒圣诞辰,莫不是这些人,竟将算计都打到了儒圣诞辰之上了。

    古颜子轻轻吹着杯中热茶,眼中冷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虽心仁,却也有刚断。若儒门当真腐朽众多,他不会有任何估计,哪怕让儒门根基大损,也会将这些人连根拔起!

    刑竞光球闪烁光芒,说道:“不过也正是因为发生了此事,众人皆自认需当避嫌,不便主持儒圣诞辰,如此一来,有足够威望与资历主持之人,便只剩下了复圣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沉默片刻之后,刑竞又说道:“复圣擅自让儒生莫名入主风月学堂,协助杨无木掌管一事,本是僭越行为,只是因复圣威望,众人尚未反对而已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一旦复圣拒绝主持儒圣诞辰,第二日便会有号令下发,勒令儒生莫名回归,甚至还会惩治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而作为引儒生莫名入世的古颜子,必也将因此而颜面大失,同时还会遭到相应的惩处——他与刑竞虽然关系不差,但是一旦涉及儒门律法,刑竞此人是绝对不会有丝毫偏颇的。

    “呵,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,恐怕是吾让儒生莫名入世,打乱了某些人的计划了吧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冷笑一声,眼神微冷。

    刑竞说道:“复圣,慎言。此事乃是众人商议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哼,告诉他们,儒圣诞辰,我会出面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冷哼一声,纵然面前是自己老朋友,也忍不住抬手送客了。

    刑竞光球飘忽闪烁,轻叹一声之后,也不再多言,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无匹刀芒,撼动了整个梦里边境。

    随后,一道饱含内元的沉浑之声,咆哮响彻。

    “生一刀,死一刀,天下谁人堪一刀?刀胜·刀天下!”

    “儒门,出人来!”

    ‘嗯?这个声音,是刀天下?他怎会找到此处!’

    古颜子闻声微微皱眉,心中所思,内心疑惑之际,眼中杀机闪烁。

    三教本宗之地,外人莫知。然而刀天下却能够寻到此地,其间缘由值得玩味,也值得愤怒。

    ‘看来,腐朽的根茎,越来越多了。’

    刑竞身法执掌律法之人,最是看重规矩秩序以及儒门声望,此刻被人正面重装,更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胆敢扰乱儒门清静,当重罚!”

    刑竞怒喝一声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刀天下虽是后起之秀,但是此人根基能为,却与他之年龄迥然相反,远超他人,甚至不逊色许多老牌超强先天。刑竞此去,恐这护体光罩都难以保住了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看着刑竞离去的光影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在告子一事之前,他对于刀天下此人也仅是略有耳闻而已,但是在经过告子一事之后,对于此人能为与根基,便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。以刑竞的实力,恐难以将刀天下制服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古颜子想着,不自觉便迈步而行,然而在即将步出致心园的时候,倏然法阵闪烁,将之阻拦。

    “哈,吾都忘记了,这一个致心园,早已不是吾之致心园了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猛然惊醒,哈然一笑之后,熄灭了外出护持刑竞的心思,回身做好,静静品茗。

    其他一切,任天而行吧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儒门本宗之外,刀天下持刀独立。

    刀天下出了一刀,撼动法阵之后,传音邀人,便不再动作,静心等待。

    “此地的确有强**阵护守,只是真如那信中所言,是儒门本宗吗?”

    就在刀天下疑惑之际,互见眼前阵法波动,一道菱形光影,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“胆犯儒门,罪责鞭挞三十,囚入思过崖十年!”

    儒门之法刑竞怒然而出,口判刀天下之罪。

    两人一会,胜负如何?

    刀天下直犯儒门,当能逼出杀害夜流光之凶手吗?

    而在远处,一道身影静立,目光深邃,仔细关注着远方战局。

    此人,赫然便是道门宗上天峰教尊——道印·玄机!

    引刀天下前往儒门之人,会是他吗?

    此番动作,又是有何目的?

    “狂生刀天下,尽情地闹吧。你闹得越轰动,真相就距离我们越近。”

    玄机冷视远方,低声自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