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5章 狂生姿态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55章 狂生姿态!

    世外桃源,梦里边境,儒门本宗。

    法阵之外,一人一光球,遥遥对峙。

    “胆犯儒门,罪责鞭挞三十,囚入思过崖十年!”

    刑竞怀怒而来,口出审判,便奋发功元,化作玄黄大手,要擒拿刀天下服罪。

    然而刀天下心中之怒,犹胜刑竞数倍。

    “道貌岸然,总是占据着道德与理念的最高点审判他人而不知自省,这便是如今的儒门吗?”

    刀天下勃然一怒,身上刀气骤发,直破玄黄大手,而且气劲不绝,直接将刑竞击退十数丈距离。

    “让畅和风出面一会,否则一战而胜,将怒饮儒血!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仿佛是在应和刀天下之愤怒,一战而胜忽然一声颤鸣,响遏长空,刀气纵横四极。

    ‘这人,好强的刀气,好深的根基!’

    一击被退,刑竞心中震撼,光球飘忽,似在细细打量刀天下之形貌。

    “刀天下耐心将尽,请你把握时间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沉声一喝,刀气再发,于空中交织刀网,铺向了刑竞。

    刑竞光效闪烁,快速闪避,怒道:“纵你根基不凡,冲撞儒门,亦需遭受相应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鼎法!”

    刑竞怀怒,极招顿出,霎时玄黄浩气无端凝聚,化作亘古三足之鼎,鼎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印,那是儒门历代之法。

    三足之鼎,神威莫测,隐约竟有封锁空间之能,刀天下只觉得周身空间忽然变得极度压迫,好似有一个无形大手要将他捏作一团一般。

    “法鼎之下,忏悔吧,去!”

    刑竞一声疾喝,法鼎倏而倒转,呼呼而来,竟是要将刀天下盖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如此程度,便想要拿下到刀天下吗,简直痴妄!”

    刀天下蓦地爆喝一声,一身功元爆发,竟是强行挣脱法鼎封锁压迫之力,同时手掌一抓,一战而胜落入掌中,极限一刀,应声而出。

    “响遏行云横碧落!”

    行云响遏,碧落横倾。偌大刀芒横空而出,平天而来,直破正法之鼎!

    咔嚓咔嚓……

    不破之鼎,无摧之刀,与交击一瞬,立时分明高下。

    三足之鼎上裂痕骤起,而后迅速蔓延,最后咔擦一声,形销体碎,轰然而破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?!”

    刑竞一声惊呼,语气之中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然而不待法鼎破碎的气劲爆发,刀天下极招残威,犹带恐怖之力,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刑竞一时失神,不知不觉。顿时再被击退十数丈,护体光罩,轰然破碎。

    “天行日月,人生黑白。诸我分明,正法以待!”

    护体光罩碎,刑竞现真身。

    赫见一名身穿红云青衣,面白无须而发丝皆白,竹簪束发,紫带环腰,手持律典,仪态威严的中年伟岸男子,翩然而落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狂生,刑竞今日,定要擒你。”

    刑竞虽然性格固执,古板,但是的确一心为公,毫无私欲。虽然自己辛苦修炼的护体光罩被刀天下击碎,心中也只认这是自己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然而刀天下冲撞儒门,却必须要得到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刑竞探手成掌,凝聚浩瀚之元,直冲刀天下而去。

    来至中途,却又忽然一人三化,三道身影,分别由不同的方向,分取刀天下三处要害之地,欲要一举将其制服。

    “哈,趣味。”

    近身肉搏,对方怕是不知道他刀天下的名字是怎么写的吧。

    刀天下哈然一笑,蓦地柱刀而立,双目低垂。

    及至刑竞厉掌临身之际,忽然一声龙吟,自其体内响彻,而后——

    “碎玉!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疾呼,强拳顿出,其速疾,其力强,其威盛,一瞬三拳,直接将刑竞两道分影击破,而后重重一拳,正击在了刑竞掌心之下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刀天下高声再呼,神力再催,拳力更胜,竟是一举将刑竞击的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你阻止不了刀天下,既然不愿让畅和风出来,那刀天下便亲自进入一寻。”

    一步错,步步错,刑竞一时大意轻敌,顿时受创。刀天下趁胜而击,连续又是两刀,更加深了刑竞创伤,而后一指将他点住,暂封了其行动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!儒门不可辱!”

    刑竞面色涨红,有羞愧,更多是愤怒。怒视着刀天下,最后却只有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刀天下哈哈大笑,道:“刀天下今日既然来此,便不惧怕你们儒门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长笑落,刀芒再起,再撼法阵。

    刑竞出现之后,因心中自信,并未将法阵关闭,此刻刀天下刀芒再撼,入口顿时浮现,刀天下身形一纵,快速没入。

    “你!噗……”

    刑竞见状,怒火攻心,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双目无神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双眼朦胧之际,一道身形却不着痕迹一般,紧随着刀天下进入了儒门本宗,没有惊动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儒门本宗之内,虽因有人撼动法阵,而引起了儒生们阵阵不安,不过在刑竞外出处理之后,他们便又放下心来,三五成群,或是讨论经议,或是聊说近来心得,又或是在交谈着即将到的儒圣诞辰。

    显然,在他们看来有刑竞出手,此事结局已定。

    儒门本宗,并没有太多玄奇,只不过是如一个大一些的院子而已。若要说出何种不同,便是此地空气清新,弥漫着一股令人心安神舒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儒门本宗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冷笑一声,拖刀而行。

    入了院中,便正好遇着三名儒生走来。

    “嗯?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儒门?”

    三名儒生一见刀天下衣着,便知他非是儒门之人,当即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刀天下道:“畅和风安在?”

    “大胆,擅闯儒门,直呼航道千书之名,两位学长,我们一同出手将此人擒捉!”

    较为年轻的一名儒生怒喝一声,三人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刀天下身形倏然一动,瞬间越过三人,而后——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三人身形无力倒地,却是被刀天下瞬间击昏。

    刀天下没有回头再看,拖刀继续深入,眉目无惧,狂生姿态尽展无疑。

    今天,他刀天下就要单刷了这个儒门本宗,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!

    而在刀天下之后,一道经过伪装的身影忽然出现,他低头看了看倒地的三名儒生,而后又看了看刀天下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‘刀天下,你可要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啊。’

    玄机心中暗道,随后身形快速而动,竟是之际往儒门本宗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