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6章 迟早要完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56章 迟早要完!

    儒门本宗,致心园内。

    古颜子察觉法阵变化,不由得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‘这一阵波动并不寻常,绝非正常开启的迹象,看来刑竞已经落败了。’

    古颜子将茶杯放下,目光流转,看向了儒门本宗深处,眼中失望与猜测之色愈重。

    “我都能够察觉异常,他们不可能毫无所知,但是却为何仍不动作?是已经外出了,或是别有用意?”

    “不论你们意图为何,以儒门本宗安危来算计,都是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摇了摇头,低声轻叹。

    这数日所见,让他心中郁愤,饶他恬淡无争,也忍不住心生愤慨。

    “这个儒门,迟早要完。”

    如今武林之上,暗潮汹涌,古颜子能可感觉得出来,暗中似乎有一只大手在拉扯着儒门,或者说拉扯着三教,要他们再入武林这一个巨大的波涛之中。

    古颜子怒骂一声,儒门而今避世不出,尚有这许多算计。一旦入门再次入世,这一种算计便会被无限放大,所导致的结果,只会是让儒门遭受倾轧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儒门本宗不能出事,刀天下若继续硬闯,恐也将被天下儒生敌视,便让吾与他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摇头轻叹,虽然这个儒门要完,但他却仍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当即便将古颜子一声沉喝,神功初展,并指点向眉心,而后身形一晃,竟是灵识化形而出。

    只不过与当初柳无方所施展之灵识化形,却不知精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这一招灵识化形,关键时刻的确有用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低声呢喃了一句,灵识化形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致心园法阵似有感应,光芒闪烁,然而古颜子单手一摆,却是强行将法阵按住,让灵识化形顺利离去。

    致心园法阵,并不精妙,只不过用在古颜子身上,是起画地为牢之意而已。

    再看另一边,刀天下一人一刀,已逐渐深入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唯有一问:畅和风安在?

    然而却无人作答,沿途只倒下了横七竖八的儒生躯体。

    当然,刀天下并没有下死手,只是将他们击昏。不过动手之事,却暗用内元。除非等内元消散,这些儒生方能醒转,但这需要数日的功夫。

    若是要将他们强行唤醒,唯有运功将刀天下所留内元驱散。

    “儒门,只有如此了吗?”

    刀天下身形一纵,再次将十数名儒生击昏,眉宇之间,已经显露不耐。

    儒门本宗占地辽阔,其内儒生众多,他总不能一一询问击倒。

    看来,唯有闹出更大的动静,方能引出真正的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想到做到,刀天下蓦地仰空长啸,举刀擎天,一身功元沛然而发,倾泻一战而胜之上,顿时巨大刀芒破空而出,如破天穹,声威赫赫。

    如斯变化,终引得整个儒门本宗之人,将目光都投注了过来。

    倏然,一声怒喝,由远及近,爆响而来。

    “谁人竟敢在儒门本宗放肆!”

    喝声落下,便见一名中年白衣儒生拎着七八名年轻儒子持剑而来,二话不说,各分方位将刀天下围困。

    “狂生,速速放下武器,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怒喝。

    “畅和风安在?”

    刀天下刀气不收,衣发狂舞,如神如魔,横扫诸人一眼,看得他们内心发慌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闻言,面色微变,旋即疾呼一声,道:“出手,将此人擒下!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一声大吼,旋即率先出剑攻击,其余儒生不甘其后,纷纷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刀天下却只是一声冷哼,刀柄旋转,顿时磅礴之气爆发,直接将众人击飞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中年儒生,受到特殊关照,吐血重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刀天下忽然心生感应,目光倏然看向了左前方。

    “暗中窥视,何不露面一会!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暴喝,刀身斩落,宏大刀芒如开天而来。

    而在刀芒所指的方向,倏然浮现宏大掌印,凌空而起,竟是稳稳地将刀芒抓住。

    而后掌印用力一抓,竟是直接将刀芒抓碎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完了,是宗主亲自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大口咳血,一脸愤怒地指着刀天下喝骂。

    刀天下对他视若无睹,步伐一踏,便要往那掌印发出之地而去,然而就在此时,凉风轻送,辞号轻传。

    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。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。”

    薪传十六字再现,旋即赫见古颜子之灵识化形大步而来,站到了刀天下身前之地。

    “见过复圣!”

    中年儒生顿时躬身行礼,同时心中暗喜,有复圣出手,这一名狂生料也无法脱逃。只要将他擒捉,成为阶下囚,自己受创之恨,便能轻易偿还。

    刀天下面无表情,目中怒火跳动,静静看着古颜子,淡声说道:“你要拦我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点了点头,不论他对如今儒门多么失望,但是只要有他在,儒门威严便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刀天下能够寻得儒门本宗一事,他也十分怀疑,便说道:“刀天下,莫要为人利用,随我来致心园一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带路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认真看了古颜子数眼,最终还是因他与柳三变的关系,决定卖他一个面子,当即收敛功元,跟随在了古颜子身后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致心园内,古颜子灵识化形归位,看着静坐身前,好似随时都会爆发的火焰一般的刀天下,眉头微皱,似乎是在思考如何打开话题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古颜子问道:“你之目的,是寻找畅和风?可否将事情始末,与吾道来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看了他一眼,知道眼前之人足以信任,因此便将事情一一说出,没有隐瞒,其中牵扯,夜流光之死,畅和风与外人勾结等等,更是详尽交代。

    古颜子听完,勃然大怒,猛然一掌拍向石桌,恐怖之力,直接将石桌击毁。

    “连畅和风这般有着清誉之人竟也如此狼子野心,这个儒门迟早要完,迟早要完!”

    刀天下神色不动,静静地看着古颜子,直到他怒色稍霁,才开口说道:“这个儒门,的确迟早要完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又让古颜子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刀天下可不在乎他的感受,嗤笑一声,说道:“我闯入儒门许久,竟不曾有强者阻拦,是无人吗?先前发出掌印之人,分明实力强大,却又为何不早早出面?在你出现之后,更又悄然隐匿?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儒门不完,谁完?”

    “刀天下,唉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闻言,摇头叹气,说道:“儒门之内,的确产生了很不好的变化。如今一切之事,都不好说。污浊之下,到底清流河在,谁也看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没有答话,只是目光横扫,落在了先前被他一刀回去的致心园法阵之处。

    连堂堂复圣,竟也被逼困在此地。儒门内部激烈的争斗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也难怪告子等人之事闹得沸沸扬扬,儒门本宗,却始终没有更多的表态。

    古颜子叹道:“刀天下,畅和风如今乃是随侍身份,在儒圣诞辰之前,不可见任何外人。这一点,就连吾也无法破例。如今你打也打了,闹也闹了,便暂时平息怒火,等待儒圣诞辰那一日吧。吾向你保证,届时定让畅和风与你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“啊,要对刀天下施以怀柔么?”

    刀天下不屑一笑,但他也并非不知进退之人。尤其是古颜子曾出面解救读书堂危机,于柳三变有恩,便是于刀天下有恩,他的人情,必须卖。

    “给你面子,儒圣诞辰之际,我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说完,扛起了一战而胜,转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畅和风,你当真会是如刀天下所说那般之人吗?”

    古颜子眉头微皱,陷入沉思,忽然又想起了那日回归儒门本宗之间,玉飞倾所言的那一段话。

    “筵亭秋水之机锋,莫非便是在暗指畅和风?他是否掌握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古颜子抬头,看了看四周景色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,空气恁也污浊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拍手,自顾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儒门本宗深处,浩然殿之内,不见人影,但闻声响,彼此职责。

    “你们因何不出手?难道就任由儒门威严,任人揉捏吗?”

    “一切需以大局为重,况且那人下手有分寸,儒门子弟并无一人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你口口声声为了大局,便可致儒门声誉不顾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愤怒,先前又为何不出手?你当明白若是你出手,吾不会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!”

    短暂的指责交谈到此为止,因为面色愠怒的刑竞已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法行者,你伤势无恙否。”最先出现的声音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复圣已经离去了,你们,哼,让人失望!”

    刑竞怒哼了一声,将情况说明之后,愤然一甩衣袖,似乎都不想过多停留,转身便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古颜子外出,看来是答应接下了儒圣诞辰主持一事了。只是刀天下之来,出乎意料之外。关于此点,必须要彻查清楚,儒门不争,却也绝非他人可任意算计之地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