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8章 剑道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58章 剑道!

    南武林,栆月墟之外,某处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李裔文一人独立,目光幽冷,静静地注视着远处的栆月墟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,乌云密布,雷网暗张,隐传轰隆之声,让气氛更为沉重。

    李裔文立身风暴之下,湿润的骤风席卷,衣发飘飘,衬着面无表情的神情,尽显一往无悔的姿态。

    栆月墟之内,多是普通百姓,不便发生争端。因此李裔文方才剑气破空,若是那人所言不差,拓跋如梦顾忌云天心之伤势,必会出来一战。

    想到云天心,李裔文眼中杀机更甚。

    藏虚之仇尚记在心中,如今更添了夜流光之恨。

    若非是顾及百姓,李裔文早就持剑强攻了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心有顾虑。李裔文也并没有就此放过云天心的打算。与拓跋如梦一战,不论胜负,两人藏身之地已经暴露,绝无继续停留的可能。

    而只要他们离开栆月墟,那便是李裔文真正动杀的时候!

    就在李裔文等待之际,栆月墟内,倏然剑芒乍现,一道身影,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人未至,剑气先行。

    李裔文只手后负,翩然而退。

    剑气落空,直接将李裔文原先所立之地横切出一道细深鸿沟,直直蔓延到李裔文足下。

    李裔文单足轻跺,剑气暗发,顿时只听咻然一声,人世主剑气被逼出地面,疾射高空。

    恰好高空之上,人影翩然而来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,谁悟得机心如梦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乘御剑气而来,单手轻拂,便将迎面而来的剑气破去,气态从容。

    “念悄然处,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宗师落地,气象万千。无形剑气横扫,直迫周遭碎石乱飞。

    只不过如此虚张声势的举动,对于李裔文来说全无作用。

    人世主也不指望能够凭此压倒李裔文的气势,因此笑了笑,说道:“一剑轻生,你追得好紧啊。”

    确实追得好紧,紧到人世主不得不怀疑是否有人将他们的行踪泄露。

    当日天绝峰脱身之后,他便与云天心往烟都遗址疗伤,原以为此地不会再入江湖人之眼目,结果第二日李裔文便持剑来攻。那时他伤势未愈,若非得烟朱及时出手,恐怕当真就要栽了跟头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次,停留在栆月墟疗伤,本是突然的决定,然而李裔文不过间隔了数日,便能准确寻得此地。个中蹊跷,值得拓跋如梦深思。

    “天网恢恢,你们终无可避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一声沉喝,飞凶倏出,斜立身前,阵阵剑吟不断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矜持一笑,伸手一招,百代昆吾豁然上手。

    感应到飞凶剑吟,百代昆吾如有灵性,竟也自发剑吟之声,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顿时,虽两人皆未出售,神兵之间,已然展开交锋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笑道:“李裔文,细算来,今日应是你我第二次,全力对上。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,实际早已经交锋多次。然而真正以全盛姿态,以一敌一的,不过是仅有两次而已。

    一次,则是最初之时,他为诛杀藏虚,而在留仙翠篁之外一战。

    第二次,便是眼下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决战,两人秋色平分,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如今时光荏苒,将尽一岁光阴过去,李裔文已入神通之境,实力远超过往,不过自身也同有长进,更得百代昆吾之助,对于神通之境,也已有了相当领悟。

    综合而言,两人实力,仍旧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‘只要小心应对李裔文神通一式,未必不能在我踏足神通之境,将之击败。’

    拓跋如梦心思转动,随着念头流转,体内真元也随之受到牵引,百代昆吾之上,倏然剑气大作,连连激射出了数道剑气直攻李裔文而去,肇开了斩断。

    李裔文双眉一竖,飞凶骤然拔地而起,虚空旋转,将对方剑气尽数破去。而后李裔文伸手一招,飞凶入手,脚掌重重在地上一跺,身形爆冲而出,持剑立斩人世主而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不慌不忙,横剑格挡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双剑交锋,气劲横扫,拓跋如梦只觉得似有万钧之力自李裔文剑上疯狂倾斜而来,一时卸力不及,足下地面凹陷。

    不过承此距离,拓跋如梦面上却仍是一片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一剑轻生,这剑上之力,日益精进了呀。”

    单凭此剑上之力,相较上回全身一战,强了近乎五成。不过幸好,拓跋如梦也从未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乍然一声沉喝,百代昆吾剑身一转,牵引李裔文长剑偏移,同时身躯一侧,已偏离李裔文力量所向方位。旋即剑身再转,双剑摩擦,却是倒转长剑,以百代昆吾之剑柄击向了李裔文右肩。

    李裔文同样面不改色,仅是剑上用力一压,便也借助着反作用力翩然退开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笑了笑,张嘴似乎又要闲聊数句,然而李裔文却无这般心思,落地瞬间,便又是一挽飞凶,剑光霍霍而来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状,哈哈一笑,却是倏然剑元饱提,极招顿出。

    “苍生·剑流!”

    剑指凌空一点,霎时无数剑气如涓涓细流一般涌向了疾奔而来的李裔文i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李裔文周身剑芒消散,只持飞凶格挡,足下更是连退了数步,而后一时不察,衣角被一道剑气切断,随风飘飞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状,趁势攻来。

    李裔文却是双眸陡然泛起神光,剑上忽然剑芒大涨,竟是一举破去了人世主‘苍生·剑流’之式,而后雷霆一剑,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急忙竖起百代昆吾格挡,然而到底仓促,无法泰然不动,被李裔文一剑击出了十数丈之外,落在了一处山石之上。

    轰隆隆!!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外雷霆霹雳而动,旋即淅淅沥沥倾泻小雨,两人都直觉眼前视线逐渐模糊,只能隐约看到对方的身形。

    随即,几乎是同一时间,两人各有动作,身形一闪,快速碰撞,剑影纷飞,斩破万千水珠;剑声铿锵,响遏九霄雷霆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两人身形已游走整座山颠数回,交换数千剑招。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最终,在一声响彻天地的雷鸣声中,两人长剑再击,翩身后退,极招同出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一剑游龙!”

    “轻生一剑!”

    刷刷!

    乍见两道强绝剑芒,耀空而出,九霄雷霆为之噤声,漫天风雨为之停滞,就连远天乌云,似也因此而被劈斩出了两道纯白剑痕。

    两人宿命第二决,胜负将会如何分晓?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栆月墟西面,一道身穿淡黄衣服,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熟悉男子正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在武林之中,四处寻找燕不还下落的裳不归!

    “嗯,看这个天气,是要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抬头看了看天色,微微皱眉,旋即放眼眺望,便见得了远处的栆月墟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一个村落,正好避避雨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心中一喜,便要大步而去,然而就在此时,一片衣角忽然被风吹拂而来,落在了裳不归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,这片衣角……”

    裳不归眉头一挑,俯身捡起了衣角仔细查看,衣角显然是被极度锋利的利器做割断的,不过这一点并不稀奇。真正让裳不归疑惑的是,这一片衣角的染色,似乎与李裔文衣裳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裳不归抬头,眯起了双眼看向了衣角飘来之处,然而恰在此时,今春第一场雨伴随着一声雷霆,淅沥而下,模糊了裳不归的视线。

    就在裳不归眉头微皱之时,前方忽然爆发了两股庞大的剑意。

    而且两道剑意,裳不归皆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李裔文,拓跋如梦。速往一观!”

    裳不归心中暗凛,顾不得躲避风雨,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而在栆月墟南面,一道披蓑戴笠的身影,正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