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9章 变数连连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59章 变数连连!

    栆月墟外,风雨正盛,激战正酣。而在栆月墟之内,云天心并未歇息,而是倚窗而立,看向了传来战斗波动的方向,目光幽森,似乎穿透了重重雨幕,见着了两人决斗场景。

    得了百代昆吾,人世主剑威更胜以往,只是李裔文此地必须趁早除去了。

    云天心心中暗凛,拓跋如梦之强,犹借了神兵之威,然而李裔文却是实打实得自身不断变强,如此放任下去,再想要将他铲除,恐怕便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了。

    李裔文此人性格坚韧,行事看似冲动鲁莽,然而每每皆有妙至毫巅的神效,可见其人智慧暗藏不露,这种人最难对付,想要针对他,嗯

    云天心微微闭上双眼,心中急速思索着该从何处落手,设下针对李裔文之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一阵轻而闷的敲门声倏然传来,云天心双目豁然睁开,眼神凌厉地看向了木门之处,似乎要将视线透过木门,讲来人看清。

    人世主租赁此地之后,便一直深居简出,从不与外人有所来往。值此风雨如晦之刻,会是谁人前来敲门?

    咚咚咚

    不等云天心心中思索明了,敲门声再度传来,而且比之上回,显得更急促了一些。

    云天心双眼微眯,心中拿捏不定,决意暂时不离会,踮起了脚尖,悄无声息便要回房,等待人世主归来之后再论其他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忽然传来,却是木门被人一脚踹飞,直接飞入了房屋之内,若非云天心见机的快,后退了数步,便要被飞入的木门砸中了。

    看着撞上墙壁,四分五裂的木门,云天心眼神微沉,看向了门外。

    那里,一名身量高大壮实,披着蓑衣,带着斗笠,让人看不清面容的男子,正静静伫立风雨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为何毁我门户?”

    云天心心思一转,便如寻常百姓一般,面色又急又怒,却更多恐惧害怕地质问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恰在此事,雷鸣大作,阴沉天空一霎昼白。男子身躯微动,大步踏入房中,带入了阵雨寒风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云天心身形微缩,将一个寻常百姓的愤怒与胆怯表现的十分完美。他随手抄起了一个水壶,用双手紧握着,死死地盯住来人,似乎只要来人一靠近,他便会与之拚命。

    斗笠男子毫不在意,大步来到云天心身前停住,随后沉厚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云天心,我家主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挑了挑眉,身份被道破,他也不须继续演戏,将水壶放下,静静地注视着来人。

    斗笠男子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本是为你而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稍微顿了一顿,继续道:“只是不曾想会是如此轻易得见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挑了挑眉,对方言下之意,是不仅知道自己在此,就连人世主在此,他也是明白的。能如此准确掌握自己信息,对方当时自己的盟友才对,只是看他浑身上下连一寸肌肤都不曾露出的装扮,云天心忽而笑道:“既是邀请,尔等却未免失了坦诚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身份,云宫一见便知。”

    斗笠男子不为所动,仍只认自身任务,说道:“在下既采取破门而入的手段,便已表明了态度。云宫虽有超绝武力,如今伤重,却非在下敌手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若是云天心不从,他就要强行将之擒拿,若是如此,那么大家面子上都有些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云天心心领神会,幽幽地看了斗笠男子一眼,问道:“不知贵主邀云天心前往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斗笠男子沉默了片刻,方才说道:“谈一桩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哈,前面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哈哈一笑,不知是否确认了什么,慨然应允。

    斗笠男子点了点头,一招手,取出了一套蓑衣斗笠让云天心穿戴好之后,两人便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来至栆月墟外之,却又忽然双双停步。

    一道黑袍身影,独身拦路。

    雨水淅沥而下,然而落在黑袍身影之上,却又好似丝毫不沾,兀自滑落。这般异状,让两人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“朋友,拦路何为?”

    最终,仍是斗笠男子上前数步,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云天心袖手后方,冷眼观视两人。

    黑袍人轻声一笑,道:“借两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何物?”

    “烟都云宫,以及阁下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斗笠男面色微变,顿时一声怒喝,蓑衣之下,豁然长剑出鞘,剑芒嚯嚯,直盖黑袍人一身而出。

    然而黑袍人身躯不动,竟是伸出手指轻点,却好似凝聚了天地间至强之力一般,斗笠男身形蓦然一顿,旋即长剑铿锵落地,身形缓缓软瘫在地,已是失去了声息。

    云天心看着一切,竟是笑道:“你不留他性命,打听他之来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摇了摇头,看向了云天心,笑道:“他不怀好意,不是么?”

    云天心又笑了,说道:“那你呢?又是怀揣何种意图?”

    “你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衣袖轻抚,云天心顿感全身无力,陷入晕厥。

    黑袍人也不去搀扶,任由云天心跌落泥水之间,目光转向了李裔文、拓跋如梦激战之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身形一转,带着云天心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高峰之上,激战犹酣。

    李裔文、拓跋如梦两人极招同出,快愈眨眼的近身剑接,顿时转向了浩瀚无匹的内元之争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剑光快愈滴雨,剑声犹胜雷声。

    两人极招一交汇,天地齐震撼。磅礴之力,霎时爆发,粉碎方圆一切,漫天雨珠,竟一瞬之间为之湮灭。

    同时余劲爆发,叠叠向外,周遭山洞不堪其力,纷纷滚落大石,轰隆作响。

    幸得此地位处高峰,方不知殃及栆月墟之人。然而就是如此,这犹如天崩地陷的声响,仍是将栆月墟内的百姓吓得瑟瑟发抖,抱紧了被窝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与战两人,同受强力所斥,各自呕血倒飞。

    然而拓跋如梦双眼,却是愈发明亮,竟显得有些灼灼逼人。

    他本自云天心处,暂悟了一丝神通境界。此刻有李裔文这等强者当做试剑之石,心中只觉那一股明悟,愈发明亮。

    意至巅峰之处,心有一剑,跃跃待发。

    “李裔文,当今武林,能让拓跋如梦尽兴至此的剑者,独你一人而已。为表心中敬意,此式敬你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仰空长啸,忽然滴血百代昆吾之上,霎时间,剑身之上,红光大放,一股不世剑威,横压天地。

    “九州一剑风云无定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奋提真元,已达破限之境,绝强近神一剑,豁然而出。

    李裔文心沉,剑沉,内元饱提,神通一剑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远处,裳不归紧张窥视。

    不行,两人此招一出,势必两败俱伤。就当即情势而言,李裔文不当因此负创。

    裳不归双眉紧皱,伸手一招,金石留行已然在手,同时真元暗提,目光紧锁人世主!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