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祸心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章 祸心

    问仙台。

    在博娴等人离去之后,这里本已再次回到了久远以来的平静。然而今日,又是一道身影翩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问仙台,博娴之师,道门令师闭关之所。机缘之下,雨宫倒是替我省下了不少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负手而立,昂首看着被云海掩没的高峰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上去一探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眼神微闭,足下一点,如冯虚御风,浩荡而上,转瞬之间,已近云海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拓跋如梦接触云海的一刹那,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异样,浑身真力好似瞬间消散,神魂凝滞,竟一如虞千秋一般,失神快速坠落。

    直到即将坠落地面,拓跋如梦方才如梦初醒,强转身形,安稳落地。

    “好奇异的力量,竟能在无形之间,夺人功体,摄人心神。嗯……莫非是迷神花的原因?我需设法登上问仙台一探究竟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凝视天穹,暗自沉思。半响之后,方才稍稍舒展眉目。

    “烟云同类,或许能利用烟都特殊功体,避开这股影响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念头落定,身形一晃,竟如烟散去,化成一缕朦胧青烟,旋即扶摇而上,直没入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问仙台上,境况依旧。

    玄奥的纹络黯淡无光,颓然的老者,低头静坐在中央石台之上。

    倏然,一道青烟飘落,现出人世主端庄身影。

    “此地便是问仙台,嗯……道门令师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眼神落在老者身影,不由得微微凝住。他能感受到老者体内潜藏着的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封印阵法的纹络。道门令师,究竟发生了何种变故?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眼神转到地面,用足尖轻轻在纹络上擦拭。

    霎时间,纹路发光,老者似乎受到刺激,仰天大吼。一股恐怖的气劲爆发,将人世主的身形迫的连连退步。

    而随着人世主的退离,阵法光芒黯淡,老者再度恢复到垂首静坐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见过令师前辈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拱手,高声问好。

    老者却是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尝试再进数步,踏入阵法之内。阵法再次发光,将其逼退。

    “看来道门令师的身上,发生了罕为人知的变故。才会被阵法封印在此。白日观星伤势虽重,但在佛乡养身池的疗养之下,近日也必将痊愈。迷神花一事已迫在眉睫。嗯?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一边思索,一边打量道门令师,却无意见得一株青蓝小花安静地盘扎在石台边缘,一缕缕细不可查的气流缓缓飘逸而出,而后被莫名玄力接引,融进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迷神花……果然如此。那片云海之所以有此奇异威能,乃是此花作祟。只是此花在阵法之内,我该如何取得?”

    正思量间,老者蓦然仰天长啸,长发乱舞。

    “问仙何有,问仙何有!!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呐喊,配合着沛然内劲,再一次在问仙台上卷起飓风。人世主不由得功凝双足,堪堪站稳。同时,玄奥的阵法纹络再次发光,镇压老者。老者再次回到初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眼中一亮,道:“道门令师德高望重,而今状况,拓跋如梦见之实在于心不忍。只能略尽绵力,助前辈早日脱困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高声开口,旋即脚掌一踏,沛然浩劲凝而不发,尽化朦胧烟云,缓缓侵蚀阵法。半日之后,阵法一角纹络被改变,并且蒙上了一层白烟。

    “呼,这个阵法必也不简单。恐怕是道门高人所设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长吁了一口气,擦了擦额间汗渍。

    “道门令师似乎陷入癫狂状态,贸然靠近恐怕会招其反击。此刻阵法已被我破开一角,若是其再次发作,阵法必也无法发挥作用……先回山下静待数日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念头落下,翻身一跃,化烟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幽谷中,清风习习。众多东瀛武士或习武,或调息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一身红艳的柳生剑影端坐其间,纤细洁白的手指,一遍又一遍地抚着浪刀宗近,不时又将目光投注在众人身上,眼神莫名。

    “天心君要我拦杀的那人,与他关系必然匪浅。最后却又改变主意放他离去,谋算定然不小。柳生一脉如今已堪不住任何变故,我需要在他彻底利用起我们之前,另寻出路。”

    “无幽谷目前来看,虽无中原人前来叨扰。但仍不免落在天心君的监视之下,无法自主行动。这倒是一大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首领,是在忧心族中之事?”一旁,一名中年男子问道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看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前回出去,探听了更多的情报。对于天心君,心中也是愈发地不放心了。以我的实力,倒不是怕他算计,我所牵挂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首领不必忧心我们。”

    柳生长足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只要首领在,我们相信总有一日,柳生一脉能恢复过往荣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清风袭来。一道绝逸的身影,轻摇着折扇,吟诵着淡然辞号,缓步走入无幽谷中。

    “天上月星有象,棋中黑白无常。沉吟屈指数兴亡,不过古今一样。因势定波世浪,谋才颠覆痴狂。谁堪与日共高长,自是白衣卿相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面容噙笑,大步走入这暂时被作为异族之居的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贸然来犯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一合折扇,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,红尘素衣。”柳生剑影眼神一闪,显然也知道柳三变的身份。当即便起身,道:“东瀛柳生剑影,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东瀛剑圣?”

    柳三变眼神平静,面容却佯装讶异,道:“据柳某所知,东瀛剑圣早已经作古多时,莫非是传闻有误?”

    “阁下竟能知我先祖之名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心下一惊,面色却仍保持着声色不动,道:“在下原名柳生峰泷,因慕先祖之名,故而借以明志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柳三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道:“不知阁下此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中原已经有数百年不曾有东瀛人走动,好奇之下,前来一访而已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双唇蠕动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柳三变笑道:“阁下不必担心,无人知晓柳三变此回造访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闻言,往谷口处看去,却见那里撑起了一片柳树虚影,将山谷遮蔽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。”他失声赞叹,旋即对柳生长足道:“虽然红尘素衣已施手段,但为策万全,你往谷口处监视。”

    柳生长足走远,柳生剑影说道:“你的来意,我能猜测数分。不过我仍是先表明自身立场。柳生一脉无意中原局势,只想寻一处安生的所在繁衍生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?听起来,你似乎遇见了难关。不知是否需要柳某相助?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听闻此言,定定地看着柳三变,好似要将他看穿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柳某此助,真心实意。阁下应也知目前江湖局势,容不得柳某有丝毫误算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不答应,你是否将针对柳生一脉。”

    “若事不可为,柳三变会采取极端。”柳三变神色不动,道:“当然,若能和平相处,当然是最好。柳某能感觉得出来,你非邪歹之徒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沉默了一阵,道:“我当初本想假借中原毒脉立足,却不料族中毒师不如毒主,毒宴落败,又遭天心君出手拦阻。此地,也是天心君为我们寻来的藏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,天心君之所以着手安置你们,目的也并不纯粹吧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看着柳三变,道:“既然准备与你合作,我也不再相瞒。天心君之所以安置我们,的确是想借用我们的力量。前几日,便曾令我伏杀一位名叫天华君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天华君?”柳三变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道:“放心,那人实力不差,并未死去。不过却也在天心君的偷袭之下,身受重伤逃窜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皱眉沉思了一会儿,摇头道:“不对,天华君虽然业艺不凡,但重伤之下,应也无法从你们手下逃生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是天心君主动放他离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莫非……”柳三变眼中闪过一丝骇色,道:“此事我已知晓,多谢你的告知。此外,关于安置柳生一脉的事情,我会着手处理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拱了拱手,道:“多谢。只是此事还请早日解决。我有预感,短期内天心君恐怕要掀起风云。届时柳生剑影身不由己之下,恐怕要走上先生的对立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柳某清楚,请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告辞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,我将赌注都投在你的身上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,红尘素衣。”柳生剑影抿了抿唇,再次盘坐,抚着浪刀宗近。

    无幽谷外,柳三变快步走出,收起了柳树虚影。

    “与此人一谈,天心君是道门细作一事几可落实。他既然伏杀天华君,应也是知道了天华君已然对他起了怀疑。只是……为何他又忽然放天华君离去?如此一来,他的身份必也将会暴露,他如此为之,莫非是要提前引爆三教的暗流?万章山方面,若得好友出面,儒门一方应能被拖延住,道门这方面,必须设法压制。博娴在道门中身份不低,此事他或能处理,算算时日,他也差不多准备齐全。先回鸣翠山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念头落定,身形一闪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