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0章 变换的心思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0章 变换的心思!

    南武林,一处茶肆之内。

    因这开春第一场雨来得突然,许多人都被淋了一个措手不及,茶肆之内恰好有避雨的所在,因此此刻茶肆之内,挤满了避雨的过往行人。

    筵亭秋水玉飞倾,便在其中。

    与寻根分别之后,玉飞倾其实仍在探寻弄花山城的踪迹,不知不觉之间,便来到了此地,遇上了这一个大雨。

    “这雨下的好,下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苍老的男声传了过来,玉飞倾看去,却是一名老农,看着外头风雨,一脸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这开春耕种,雨水就如同天上的甘霖一般,来得时越早越好。今年呐,定然又是一个丰收年。”

    老农一边说,一边点头,满心欢悦。

    一名同是避雨的青年侠客接话道:“老丈言之有理,如今中原武林,也在红尘素衣等人的领导之下,去恶除邪,给我们挣来了一片朗朗乾坤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人持不同意见,这些人多是走南闯北,更多接触了武林之事,隐约感觉到如今武林,并不似表面一般平静。

    玉飞倾皱了皱眉,并没有过去搭话。因为他知道这表明的平和之下,是何等的波涛。

    恶魔道已开,天下三教合力防守,是何等紧张。多余这一切,这些人却丝毫不知,无知,有时候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。

    玉飞倾看了看杯中已经冷却的茶水,心绪飘飞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再次避雨,店家也不兜售茶水,坐在一旁,也是满面喜悦的看着这天降甘霖。

    下雨好,下雨好啊。

    刚刚插下的秧苗,就能更加茁壮成长了。

    玉飞倾看着这一切,忽然感觉心中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他心中并无太多为民之心,多次协助正道,也不过是出于利益计较,但是不知为何,此刻竟生出了一股守护的冲动。

    好好守护,这些谦卑而又纯真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,这就是你的信念吗?”

    玉飞倾低声轻吟,在这一刻,似乎对柳三变,了解得更加深刻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玉飞倾双眉倏然一皱,以他之能,可以敏锐地察觉地面传来了阵阵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震动,有大量人马正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玉飞倾眉头微皱,看向了杯中茶水,果然其隐约正荡着波澜。

    玉飞倾见状,功凝双目,慧眼穿云,直透雨幕,看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在北面之地,赫见十数名满身戾气,手持刀剑之人正狂奔而来,虽不知茶肆是否他们之目的,但是这些人一到,必将惊吓众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嗯”

    玉飞倾心中沉吟,身形一闪,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然迎向了狂奔而来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哇嘎嘎,我已经看见了前面停留的人群,快,快冲上去,将他们统统杀死,用他们的热血淋浴,用他们的骨肉作炊。”

    当先一名独眼大汉,哈哈大笑,丝毫不在意雨水淋身,高举着手中刀刃,遥指向了茶肆方向。

    当即,众人狂奔速度更加急速了。

    倏然,众人之身,剑光一闪,骇的众人急忙停下脚步,左右张望,不敢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“谁人,胆敢出手阻拦我等?可知我等来历?”

    当先独眼大汉将大声怒斥。

    “哦?倒是不曾请教。”

    风雨之中,朗声传来。

    独眼大眼眸子一转,大喝道:“我等乃是三教中人,正要前往附近道观援助,劝你速速退下,否则徒惹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喝声落下,风雨之声似乎有一瞬间的平静,而后剑芒再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独眼大汉一声惨叫,首级忽然冲天而起,鲜血激射,直高数尺。

    随即,愠怒之声,淡淡传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三教有尔等这般败类,筵亭秋水,便替三教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怒声落下,人影翩来,浑身剑光笼罩,尽避风雨。

    “哀筝一弄湘江曲,声声写尽湘波绿。纤指十三弦,细将幽恨传。当筵秋水慢,玉柱斜飞雁。弹到断肠时,春山眉黛低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处,玉飞倾身形翩然而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此时,人群之内,互传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不好,此人是筵亭秋水玉飞倾,不可硬碰,速速分散逃离。”

    惊呼声落,众人毫无斗志,瞬做鸟兽而散。

    然而玉飞倾杀心已定,岂容这些败类逃生,当即剑指一柄,神光横扫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绝非三教之人,他们话语之中,提及了道观”

    玉飞倾眉头微皱,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如今武林,涉及到道门与流寇之事,便只有恶魔道侵扰造杀一例,莫非

    玉飞倾豁然睁眼,眼中神光闪烁。

    在寻找弄花山城期间,他曾经过附近一处道观,算算方位,距此应在三里范围之内。当时虽见其内三教集结,更有寻常武林人士夹杂其中而多加留意数眼,却不曾太过关注。

    如今细想,恐怕恶魔道下一个目标,便是这处道观了!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前往一观!”

    玉飞倾身形一闪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,玉飞倾所说的道观之内,一场血雨交集的恶战,正在展开。

    “护我之道,与敌同消!”

    此处道观,位处山腰,本是易守难攻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恶魔道之人,却纠结了方圆之内的匪盗之徒,人数数千,不计生死地发起进攻。道观之内,虽有数百三教子弟同心防守,仍是显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此刻,三教子弟怒声高呼,手持兵刃,以自身血肉,护佑心中大道。

    许多武林侠客,也在奋不顾身地杀敌,贯彻着自身正义之道。

    双方尸体早已经数之不清,密密麻麻叠在了一起,鲜血流淌而下,混合着雨水,形成了千千万万条小溪,蜿蜒而下。

    而在山脚之处,一名白面书生,正一脸愉悦地看着前方厮杀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名面上与刀无心一般有着恶魔奴隶印记的中年男子正弯着腰,看着远方杀戮,不解地问道:“主人,为何不直接出手将敌人s?这道观之内,并无强者,以主人的能为,应可手到擒来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眼前杀戮的场景,十分美妙么?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轻轻一笑,深深吸了一口气,仿佛要将那夹杂在风雨之中的血腥气味,尽数吸入肺中一般。

    倏然,一阵寒风突然,白面书生周遭风雨,尽数化作坚冰,直扑两人而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登时惨叫一声,被坚冰洞穿身亡。

    白面书生心中暗凛,元功爆发,将坚冰尽数破去,而后暴喝一声:“谁人偷袭!”

    远方之处,忽然哀愁身影,踩踏着犹如死神步伐,缓缓接近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道观战场之上,忽然剑芒重霄,无匹剑雨,疯狂而坠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匪盗死亡泰半!

    “古剑寒黯黯,铸来几千秋。白光纳日月,紫气排斗牛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下,赫见剑千秋凌空而降,庞然落在白面书生不远之处,而后毫不停留,持剑绝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伤春同时举掌发招。

    掌剑同来,白面书生纵有心抗衡,仍只得殒命一途。

    而仅存的匪盗,本就被剑千秋神来一剑吓得面色苍白,见白面书生死亡,更是肝胆欲裂,无心再战,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暴喝,倏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玉柱斜飞雁!”

    却是玉飞倾赶至,不愿恶人脱离,怒出极招,将剩余匪盗全数杀灭。

    莫伤春看了一眼剑千秋,一言不发,将一面木牌扔在了白面书生的尸体之上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玉飞倾也发现了剑千秋身影,快速而来。

    剑千秋看了看远处正欲前来道谢之人,朝着玉飞倾说道:“此地非是谈话之所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虽出手护持,却并不需要他人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两人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只能大声道谢,旋即收拾战场。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