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1章 神通高下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1章 神通高下!

    “寒霜一剑天地无生!”

    栆月墟之外,李裔文神通一式,终再现尘寰。

    奇绝、诡绝、强绝的三绝神通一剑,顿化万千剑芒,破风断雨,搅灭云巅。

    剑道第二篇章,即将划出终结一笔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感此强式,心神愈发激荡,近神一剑,隐约之间竟是更趋完美。

    “九州一剑风云无定!”

    九州十地,唯此一剑。如风缥缈,似云无定。

    烟都特殊功体,在这一刻被发掘至了最极致地步,拓跋如梦双目圆瞪,恐怖气压将其发冠掀飞,满头黑发狂舞,丝毫无了往常束带矜庄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他却毫不在意,眼中神光愈发明亮,一身功体,已在不知觉间突破往昔极限,再入新境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蓦地高喝,一声功元已至巅峰,再难自持,百代昆吾之上,云气暴涨,乍见殷红千丈剑芒,冲宵而起,而后立斩而下!

    剑芒所过之处,隐见空间扭曲,阴云消散,雷光辟易。

    李裔文神情沉肃,八风不动。忽然并指一点,万千剑芒霎凝浩瀚巨剑,三绝神锋同斩而出,威势之盛,比之拓跋如梦竟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而且因李裔文特殊剑意,三绝神锋之上,同带玄妙之效。剑锋所过,竟是不断削弱着拓跋如梦剑上威能。

    而后,双方剑锋,与天地之间,悍然相撞。

    砰!!!

    轰然巨响,天地皆颤。漫天阴云,竟在此招之下,尽数消散,风雨停歇,雷神遁走,日光重照。

    并且余威不会,浩荡蔓延,所过之处,山峰崩毁,林木齑粉。

    与战两人,各自高喷鲜血,不断倒退。

    尤其是拓跋如梦,因功体催发之前所未有的极限之地,身躯竟隐约浮现烟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暗中之处,裳不归本欲趁机偷袭,彻底了解拓跋如梦这一个武林祸害,然而感受到两人极招余威,却又不由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妙,如此威能,栆月墟内的百姓绝对无法承受!”

    裳不归眼神一凛,果断放弃了趁机诛杀拓跋如梦的心思,身形一动,便出现在了栆月墟之前,深吸了一口气,满提了一身功元,手中铁笔,悍然点出。

    “金石留行!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,笔破苍穹。裳不归奋力一击,独身抗衡两人绝式余威。

    然而神通之力,何其浩大?纵使裳不归奋尽全力,然而要抗拒两大巅峰剑者最强一式,仍显不足,双方气劲接触瞬间,裳不归便瞬间受创,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同时强大压力袭来,饶是裳不归双足死抓地面,仍是巨力推得不断往后,在地面带出了两道寸许深的浅沟,同时伤创愈深,虎口炸裂,鲜血狂涌,口中更是如不要钱一般地呕血。

    我要撑住,我必须撑住,喝啊!

    身后便是栆月墟数百无辜性命,裳不归心中大喝,蓦然再催功体,奋尽余力抗衡。

    然而终究徒劳,两人极招余威虽已大大削弱,裳不归终究无法将之彻底消弭。余下这些,同样足以将那些毫无武学根基的普通百姓,彻底粉碎!

    就在裳不归即将离去之刻,倏然华剑突来,直立裳不归身侧,竟是将剩余极招之威,全数挡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,呃噗”

    裳不归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,却不及多想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九天之上,辞号忽来。

    “天命几时穷?人心未有终。华风回溯雪,藏剑御长空。”

    赫见华风藏剑御长空身形翩降,剑指连点,将剩余之力尽数消灭。

    “是你,御长空!”

    裳不归失声开口。

    御长空不答,目光看向了远处的李裔文身上。

    而在高峰之上,两人至极一式之后,高下稍分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终在境界之上,稍逊半筹,唇角鲜血,好似停不住一般流淌,身躯隐约烟化,却又带着一股无力之感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是受李裔文特殊剑意所伤而致。

    一身烟化,是我功体再得突破。只是这种无力之感,有裳不归一旁虎视眈眈,我不能再战,否则脱身无力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并没有看见裳不归出手,然而对方曾击断天问,自然在拓跋如梦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,因此只凭气息,便足以判断出他之身份。

    至于后面所来剑者,虽不知其身份,但是观其举动,应非自己盟友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眉头微皱,看向了远处同喘着粗气的李裔文,忽然强提功体,身形一动,快速往栆月墟而去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状,提剑欲追。

    然而却忽觉眼神人影一闪,却是御长空负手而当。

    “李裔文,你做好了死亡的觉悟了吗?”

    为了完成任务,御长空并不介意趁人之危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裳不归见御长空动作,面色蓦然一变,虽有心欲往阻拦拓跋如梦,然而却更担心李裔文情况,当即不顾自身伤重,纵身一跃,来到了李裔文身前。

    “御长空,你欲何为?”

    御长空转身,斜睨了裳不归一眼,而后目光落在了李裔文身上,轻道:“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妄想!”

    裳不归一声冷笑,凝神以对,低声道:“李裔文,此人交我,你速去追赶拓跋如梦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虽然伤重,拓跋如梦伤的却是更重,因此让李裔文前去追赶,裳不归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李裔文冷眼看了御长空一眼,也不多言,纵身便往栆月墟而去。

    御长空叹道:“裳不归,虽你我n,也算有了交情,但是延误我之任务,实属不智。”

    “裳不归的智慧,岂是世人能料?”

    裳不归哈然一笑,便要祭出问死、道生,豁力一搏。

    御长空却忽然归剑入匣,说道:“也罢,便卖你薄面。“

    说完,身形一动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裳不归虽然疑惑,却无暇追究,慌忙追向了李裔文而去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拓跋如梦匆忙回到房屋,欲要带云天心离去,否则以云天心如今情况,绝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回到房屋,却见房门被毁,不由得面色一变,急忙入屋查看,而后再度走出。

    “屋内已无云宫踪迹,房门虽毁,屋内却并无争斗痕迹,看来云宫安危,暂时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眉头深蹙,身躯烟化迹象愈发严重了,当即也不敢有太多停留,化烟消失。

    而在他离去之后数个呼吸,李裔文也随之赶到。

    人已无踪。

    李裔文顾目四盼,眉头深皱。大雨冲刷了空气中的污浊,同时也刷去了拓跋如梦的气息,晚了这一瞬功夫,足以让拓跋如梦逃窜。

    裳不归随后赶至,见拓跋如梦脱逃,也不由得扼腕叹息。

    李裔文回身看了看裳不归满身是血,比自己还要凄惨的模样,蹙起的眉头稍稍松缓。

    “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突然道谢,两人一战,是他疏忽了,险些殃及了栆月墟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无事,只可惜走了拓跋如梦,这个祸害,真是如泥鳅一般狡猾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笑骂了两句,而后说道:“雨也停了,我也该继续寻找燕不还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点了点头,并不阻拦。他相信以裳不归的能为,即便负创在身也足可自保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剑者,他并没有多问,裳不归也并没有解释,两人就此分别。

    裳不归离开之后,李裔文也欲转身离去,却不料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鸟,扑腾着翅膀,直接落在了李裔文的肩膀之上。

    正是替柳三变传信的鸟兄。

    李裔文也认得此鸟,只是柳三变传信,当下取下鸟兄足上nbn的书信一看,顿时双眼微眯,剑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去吧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轻道了一声,鸟兄好似会意一般,又扑腾着翅膀离去了。

    本章完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