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3章 滋不死你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3章 滋不死你!

    天色将暮,暗夜渐临,然而子午台附近,两道身影却仍在快速赶路。

    “裁决者,你要带我往何方?”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自读书堂结伴而出的裁决者与刀无心。

    当日裁决者口说要做之事,与刀无心有所牵连,因此邀他同行。然而之后裁决者便直奔此地,一直不曾明说到底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,不要着急,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看了看附近情况,距离当日自己与南宫飞飞大战之地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不错,他准备带刀无心往当日激战之地,向刀无心坦白情况。

    两人不必当日初见,经过数回接触,对彼此性情皆有一定了解,因此裁决者相信,双方有谈话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这个谈话空间的基础,便是相互坦诚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裁决者速度加快,两人很快便来到了当日激战之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此地山石情况,似乎是大战之后所造成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皱眉,目光四扫,虽看出此地异常,却对裁决者的目的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裁决者,这里便是你要带我前来的地方吗?除去一片混乱疮痍,似乎并没有其他异常啊?”

    裁决者说道:“你闭上双眼,细细感应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旋即便闭上了双眼,用心感觉周围情况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刀无心豁然睁开了双眼,直愣愣地注视着裁决者,沉声道:“这里,有南宫大哥残留的极招气息,他曾在此与人生死决战过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再仔细感应,现场还有谁人留下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刀无心微微颔首,继续感应,然而数息之后,却又缓缓睁开了双眼,看向裁决者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,不解以及一丝即将爆发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裁决者,此地——尚且残存你之气息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冷视着裁决者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该给刀无心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“带你前来,便是要与你明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看了一眼四周,说道:“不过在那之前,刀无心,你在沉下心来,仔细感应现场是否仍有其他人的气息残留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闻言,深深地看了裁决者一眼,最终选择了暂时信任,缓缓闭上了双眼,细细感受。

    这一回时间长了许多,足有两炷香之后,刀无心才豁然睁眼,眼中疑惑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熟悉是不是?”

    裁决者笑了笑,忽然取出了一卷画轴,递给了刀无心,同时说道:“看看此人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满心疑惑,打开卷轴一看,不由得失声说道:“是他,当日转交千织翼与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眼中闪过一丝了然,画像之上的人,正是他专门寻人所画的烟朱。

    实际上对于是谁将千织翼交给刀无心,裁决者并不确定,因此他所准备的,尚还有云天心的画像,甚至连一句退隐的婉惜,都有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思来想去,应是当日同在此地的烟朱嫌疑更大。

    刀无心将死死地看了画像一眼,而后对着裁决者说道:“你知道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只是我,很多人都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笑了笑,而后沉肃地说道:“此人,乃是烟都之人,也曾是七尊剑的叛徒——烟朱!”

    “烟都!”

    刀无心面色微变,对于这个地方,他自然不会一无所知。只不过因过往实力的察觉,从来不曾有过接触而已。

    刀无心收起画像,沉声说道:“你带我来此,是想告诉我南宫大哥的死亡,与烟都有关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,或许不是。有些事情虽然可以基本确定,但是终究毫无证据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既然已知此间关系,接下来,便是我要说的事情。此事尚需从烟朱背叛,偷袭剑主说起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将此事娓娓道来,当日略过道门宝物的原因,最后一直说道在此地与烟朱一战,结果南宫飞飞暗中偷袭,自己重创逃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南宫大哥绝非是如此卑劣之人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听闻,顿时果决否认,怒道:“此不过是你片面之言,休想以此干扰刀无心的判断!”

    “画像就在你的手中,你可以去寻柳三变,或是任何人求证他之身份。至于那一战,不论你是否相信,裁决者所说皆是事实。当日我重创逃离之事,南宫飞飞并无太大创伤。实际上当日你我初见之时,就是我伤势痊愈再出之时。”

    裁决者说着,看着刀无心面上纠结之色,却不停顿,继续道:“我知你与南宫飞飞之间的关系,但是却必须坦白地告诉你,此人绝非表面上看上去这样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你住嘴!”

    刀无心蓦然一声怒喝,打断了裁决者的话语,怒道:“不许你说南宫大哥的坏话!”

    南宫飞飞便如刀无心的偶像一般,是光明、正义、慈和的形象。裁决者如此污蔑,顿时令他怒火焚身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尚存的一丝理智让他克制,不至于刀剑相向而已。

    裁决者看了看她,最后一声轻叹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而刀无心爆喝一声之后,也不再开口,转身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虽然柳三变曾说南宫飞飞对刀无心而言,有十分重要的地位,看来我仍是低估了呀。不过如此也好,挑破了此事,让他先冷静一段时间,或许便能静下心来调查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烟朱……哼!”

    裁决者双眸微眯,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身为七尊剑的裁决者,想要找出七尊剑的成员,并不太难。

    而拖延了这么长时间,也是时候再次找他算账了。

    裁决者一甩衣袍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未名峰上。

    奇命绝神·祸苍生意外,却又似乎理所当然地来到了这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噫呜呜噫,打坏人,我要来打坏人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蹦蹦跳跳,如孩童一般来到了未名峰之下,仰头一看高耸入云的山颠,忽然又低声啜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你这个大坏蛋,藏得这么高,不知道人家惧高的吗。”

    祸苍生越哭越大声,最后委屈地上前,好似敲门一般拍了拍未名峰的山体。雄浑内元暗发,竟是将整座山峰都拍得不断颤抖,山石轰隆滚落。

    “天刀神隐,你出来啦。”

    然而祸苍生喊了半天,却无人回应。祸苍生哭得更大声了,足下一跺地面,凌空而上,来到了未名峰山顶。

    月飞花早已经领悟了美人刀传承,连带着将美人刀都带走,此刻这里出去了一间早就无人居住的草庐之外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祸苍生进了草庐一看,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“哇,好你个天刀神隐,居然能偷跑了!”

    祸苍生愤怒大骂,浑身功元爆发,直接将草庐震散,朽木四飞。

    祸苍生却还不解恨,一撩衣襟,便是一泡滚烫迎风肆虐,口中哇呀怪叫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我憋了三天,整整三天,你居然逃跑了,我滋不死你,我滋不死你!”

    足有小半柱香之后,祸苍生才一个哆嗦,放水完毕。

    “坏人,你们都是坏人!”

    祸苍生破口大骂,逐渐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未名峰远处,却有一道身影,始终关注着一切,正是收到柳三变传信,急急而来的李裔文。

    实际上早在祸苍生到来之前,他便已经赶到,也知道了月飞花出关离去的讯息。

    ‘依照柳三变心中所言,如今月飞花已经离去,便不宜与祸苍生对上,需暗中跟随,直到他下一次动手之时才伺机而动。’

    李裔文目光冷然,悄然尾随着祸苍生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