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4章 四方围杀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4章 四方围杀!

    夜,深沉。乌云蔽月,群星黯淡。

    夜幕之下山林之间,又是一起武林常见的生死追杀。

    只不过今夜,邪不胜正!

    问天高与求飞掣两人身法展动,如羚羊挂角,不捉痕迹,又似蝴蝶穿花,灵动翩然。

    自从暗亲自出手诛杀两人无果之后,这一个神秘的组织,便仿佛将两人列入了最高等级的暗杀目标一般,每一次猎杀,不是极强的杀手,便是人数众多,配合完美的团队。

    不过幸得有问天高出手,每每皆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然而一直被动防守,并不是问天高的性格。对方好似无止歇的暗杀,也的确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在避开对方暗杀的同时,也在调查着对方行踪,在求飞掣的指点之下,两人多次往太极宫遗址附近调查,最终顺藤摸瓜之下,找到了对方一个临时的据点。

    今夜,就是两人第一次反击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问天高,一切真会如计划那般吗?”

    疾奔之中,求飞掣询问。

    以问天高的能为,速度该在他之上,然而两人却始终保持着齐头并进的速度,显然问天高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两人此回突袭,背后同样暗藏着一个必杀之局。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这些都是小虾米而已,即便漏掉了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咧嘴一笑,被人追着捶了这么久,以他的性格,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放下。只是这个临时据点之内,只有几个小虾米,将他们端掉,完全没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们是趁着夜色发起的突袭,对方应不曾看清自己两人的面容。而且方才他也看见了对方发出信号,应是求救。

    在问天高看来,只要他们搬来的救兵不是那个使用蝉刃的家伙,自己是来多少宰多少。就算当真是那人来了,问天高也有信息将他留下。

    求飞掣闻言,微微点头,只是眉宇间仍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此局是与戒座联手设下,但他目光到底不及问天高,又或者他对于这个组织的痛恨,远远超越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希望有任何一人因此脱逃。

    问天高虽然有所收敛,求飞掣却是全速追赶,前方逃窜之人到底实力不如,逐渐力竭。

    “嗯?他们速度慢了下来了,而且一个人都不少,竟全部一同逃窜,难道也有算计?”

    求飞掣眼中一脸,已经看清了前方逃窜的九道身影。

    问天高面上则是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做戏要做全套,既然对方在到底极限,无力再逃之前,他们的救兵还没到,那问天高也只能将他们斩杀。这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要落空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故意让他们脱逃一两人,只是如此一来,太过异常,恐怕会引起对方的警惕,连下一次引蛇出洞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问天高说道:“这九人都是土鸡瓦狗,之所以不愿分散,应是想着即便被追上了,仍有一搏之力,可争取时间吧。你既仇视,便由你出手将他们诛杀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虽然因多次被追杀而心中不爽,插手此事。但是对于事情本末,实际上仍没有太多关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求飞掣眼中杀机闪过,蓦然加快了速度,同时伸手一招,长剑在手,远远便是凌厉剑芒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“逃不了了,全力防守,争取时间!”

    落在最后的一名刀客见状,一声爆喝,猛然横刀一斩,将剑气全部粉碎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知道独自逃生只会死得更快,不若抱团挣扎,反而有可能等到上层救援。

    因此随着刀客一声爆喝,暗器手各自寻找掩护之地,三名刀客则是各处武器,反身攻向了求飞掣。

    只可惜这九人都是最低级的杀手,双方仅仅是一个照面,便被求飞掣剑挑一人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漫天暗器,也随之如狂风暴雨一般而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见识了暗之蝉刃,这些人的暗器手法,实在粗劣不堪。

    求飞掣长剑画圆,功元外散,竟将暗器尽数牵引,而后剑身一转,尽数击向了正朝自己攻来的两名刀客而去。

    两名刀客顿时手忙脚乱,疯狂挥舞着斩首大刀,要将暗器挡住。

    求飞掣趁机,身形闪动,乍见剑芒闪过,又是一颗大好头颅抛飞。

    “为以往惨死在你们手下之人,偿命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春风化雨!”

    求飞掣蓦然一声暴喝,功元饱提,极招顿出,剑招所向,却是暗中的六名暗器手。

    顿时,极招所过,数道闷哼之声传来,两道身影栽倒地上,失去了声息。剩余四人,则是拖着伤创之身,要将自己藏得更加隐秘。

    求飞掣杀得兴起,就好似长久以来的压抑终于得到了释放一般,仰空长啸一声,提剑便欲再杀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问天高倏然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速速闪避!”

    问天高一声暴喝,身形爆冲而出,大刀五十丈瞬间出鞘,横空一斩,劈出了一道凌厉刀芒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求飞掣同有所感,心神巨颤,顾不得手刃眼前恶徒,匆忙展开身法,快速闪避。

    而直到此时,一声几乎细不可闻的颤鸣之声,方才传入众人耳中。

    幸得问天高警觉得早,刀芒正好迎上了蝉刃,瞬间将之斩断,化作冰水跌落。

    “首领!”

    刀客大喜,高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问天高面色一沉,身形爆退的同时,大刀五十丈悄然划破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同时,一抹可惜闪过了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来人是那使用蝉刃之人,这是一个好消息,只是那几名暗器手,恐怕是无法趁机将他们诛杀了。

    两人动作很快,瞬息之间,便已经并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神秘的身影,凌空而降。

    “猎物,竟也妄想反转定位,真是痴愚。”

    暗双指夹着一柄蝉刃,轻轻撩着露在了黑袍之外的黑发,同时将黑袍头罩顶了顶,露出了洁白尖俏的下巴。

    剩余四名暗器手也不在隐藏,冲身而出,匍匐在了暗之脚下。

    “哈,定位如何,今夜你便知分晓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哈然一笑,突然踏前数步,笑道:“早忍你许久了,神神叨叨的,今夜就揭穿你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“呵,就凭你们吗。”

    暗冷冷一笑,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声庄严沉稳的熟悉声音,骤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乍见黑暗之中,佛芒大现,映夜如昼,旋即庄严佛者,轻唱着辞号,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道精四法,缘因十二。五戒还持,七处为知。吾师,阿含暮。”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今夜我佛超生!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怒喝,袈裟鼓动,灭度之行豁然而出。

    暗微微侧目,看了戒座一眼,并不作声,而是挥了挥手,四名暗器手顿时如蒙大赦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天外剑光突来,直送四人落入九泉。

    旋即,辞号再唱。

    “人生虽有百年期,夭寿穷通莫预知。昨日街头犹走马,今朝棺内已眠尸。”

    赫见乐梦从心句无章身形翩然而降,灵兵化剑,围斗神秘之人。

    “乐梦从心,你来得正好。”

    戒座大喜,此回计划,乃是他与问天高两人商议,并没有将句无章计算在内。此刻句无章到来,他们的把握便又更大了一份。

    句无章笑了笑,说道:“四打一,你还有胜算吗?”

    暗不语,只是高举了手中蝉刃。

    四人布局,能否如愿?

    神秘的暗,他的身份会在今夜揭晓吗?

    本章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