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6章 那一双眼睛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6章 那一双眼睛!

    夜幕下,杀机凛。

    戒座与问天高、求飞掣联手做局,如愿引出了神秘的暗,恰逢句无章赶至,四人联手,威势赫赫。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今日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怒喝,佛光普照,肇开战端。

    乍见灭度之行金芒大作,佛芒剑气激射而出,如大河倾泻,滔滔不绝,直扑暗而去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问天高与求飞掣同时动作,刀芒剑气,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至于暗之身后,句无章按剑不动,冷眼觑视着暗的一举一动,准备看准破绽,一击奏效。

    暗双眼微沉,面对数名强者的围攻,游戏姿态稍稍收敛,身形诡谲偏移,竟如波涛之中的浮萍一般,看似飘摇欲坠,实则穿着三人攻击之内,竟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‘这种身法,这种感应,当真可怕。’

    句无章双眼微眯,心中忌惮更上一层。

    “春风化雨!”

    一击无果,求飞掣长剑挽动,极招顿出,磅礴剑气,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暗手腕一动,蝉刃无声夺命而出,顷刻之间,竟是直接穿透了求飞掣磅礴剑气,瞬间来到了他之面前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问天高举刀一挑,将蝉刃击飞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戒座剑指一扬,佛元饱提,名招再出。

    “佛心传灯!”

    佛灯闪烁,映照黑夜如昼。滚滚佛元,尽压暗而去。

    暗甫避过了求飞掣一剑,戒座强招便至眼前,当即举掌凝元,悍然而出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双强交汇,气劲肆虐而出,方圆百丈林木,瞬间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佛灯湮灭,戒座受强力所斥,连连倒退,同时牵动了体内尚未痊愈的伤势,不由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暗到底仓促回应,不过却仍能鼎立,仅是上身摇晃,唇角溢血。

    问天高见状,大刀五十丈蓦地高扬。

    “侠客行·杯酒轻五岳!”

    一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

    问天高解下腰间酒壶,豪饮数口,而后仰空长啸,身形急冲而出,小小刀刃,如携五岳倾倒之力,狠戾一劈而下。

    暗见状,不敢小觑,单足猛然一跺地面,将地面都踩凹陷下去了,同时借着这一股力道,蝉刃横举,竟是要硬接问天高极限一招。

    锵!!!

    刀刃交击,顿时无边之力浩瀚而出,暗足下之地面难以承受,顿时龟裂百丈。

    求飞掣根基略差,难承此为,七窍溢血。幸得戒座见机,度元相护放免去了受创之危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两人刀刃交击,并不曾就此分开。问天高一声怒喝,神威再提,强力叠出。

    暗虽可与之抗衡,然而蝉刃之薄,总有暗无边根基护持,仍旧难承如此神力,铿然而断。

    大刀五十丈,顺势斩落!

    暗瞳孔猛然一缩,纵移动足下步伐,快速避让。

    撕啦……

    刀刃斩落,却只切下了暗大片的衣角。

    而在一旁的句无章,却是眼中一亮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暗身形一动,身上顿时露出破绽,句无章紧抓一瞬之机,悍然出招。

    “离火冲虚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句无章一声长喝,长剑之上,离火骤燃,照的四周一片亮堂堂,同时急冲而出,直取暗后背之破绽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暗跄踉的身形蓦然站稳,伸手一翻,便又是一柄蝉刃上手,回身一格,正好挡下了句无章一剑。

    然而句无章早有算计,离火照明,剑风开道,暗之头罩,顿时被掀飞少许。

    透过暗细碎的刘海,句无章看见了一双漆黑如墨,深沉如渊的眸子,不由得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就是这瞬间恍惚,暗蓦然发力,直接将句无章逼退,同时伸手将头罩拉下,再次遮挡住了自己大半张面孔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句无章蓦然一喝,方才那一双眸子,给了他很大的冲击。甚至于此刻,他的万物有灵之境,都在疯狂地提示催促,要他尽快逃离此地。

    暗不答,身形一动,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句无章身后,蝉刃轻划,便与切人首级。

    句无章匆忙回身,却已来不及格挡,幸得灵兵护主,瞬间化作一面圆盾将此招挡下。

    一旁问天高与戒座见状,匆忙各出极招来援。

    暗神色不动,左手一挥,两道蝉刃破空而去,各破两人之式,同时右手并指如剑,直刺灵兵圆盾,其力之猛,竟将圆盾刺得严重凹陷,即将洞穿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眨眼之间发生,句无章心中暗惊,急忙回归身来,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灵兵圆盾亦化作一道白光,在句无章手上再次凝成长剑形态。

    “乐梦从心,你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戒座等人匆忙近前,与句无章并肩而立,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他们能够清楚地感觉到,在句无章一击之后,暗似乎变得更加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依旧心有余悸,但是却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如夜枭般的怪笑,倏然响彻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,见了暗之面目,你已走在黄泉路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对方尚有援手!”

    问天高大叫不好,凝神四周。

    句无章与戒座却是浑身一震,已从声音之中认出了来者身份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忽然人影一闪,夜便出现在了暗之身后。

    “邪魔之徒!”

    戒座一声怒喝,袈裟鼓动,佛元怒提,再出极招诛邪。

    “梵海空尘!”

    天佛之剑,浩然斩落,沿途荡灭一切魔氛。

    然而夜却毫无所惧,甚至不曾躲避。

    突见暗纵身向前,持刃如剑,一剑横斩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声金铁交击,一式胜负分明。

    戒座本就伤创在身,此刻竟是不敌暗全力一剑,顿时佛光黯淡,吐血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问天高面色大变,猛然冲身向前,功元倏提,奋力挡下了暗之一招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暗此刻已无游戏心态,似在全力出手,问天高顿时不敌,体内脏腑如受重击一般,鲜血高喷,同样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随后,蝉刃余力不绝,继续横斩而来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道火光乍然迸射,却是句无章与求飞掣两人一同出剑,堪堪将暗阻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,果然是一名剑者!”

    句无章冷声开口,却不料暗再次爆发,蝉刃之上,无匹雄威浩荡而出,两人一瞬创伤,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问天高不顾体内伤创,猛然豪饮数口美酒,而后一抹唇角血渍与酒渍,借着酒力,再凝极限真元。

    “侠客行·冲波折逆川!”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一刀斩落,刀芒浩然,密布虚空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击之后,问天高不再停留,抓起求飞掣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暗见状,身形倏然而退,避至了夜之身后。

    夜心领神会,黑袍鼓动,邪风肆虐,竟是强行将问天高一式导向一旁。

    然而极招之后,已无了四人踪影。

    暗一时默然。

    夜笑道:“暗,不追下去吗?”

    暗不答,回身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转身刹那,口中鲜血止不住地疯狂溢出,显然以一己之力对抗四人,并非表面上这般轻易。

    夜看着暗之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‘共事多年,还是第一次见暗伤重如此,这几人的确不凡。’

    夜心中也颇为震撼,不由得看了看四人离去的方向,却没有丝毫追下抢人头的想法。

    莫说他如今残魂状态,单单一个戒座都搞不定,就算是他全盛时期,单以武力来论,也要比暗逊色不少。他们能够将暗逼至如此地步,换做自己,可能分分钟便将自己拿下了。

    “嗯,只是暗为何要正面战斗呢?疑惑。”

    末了,夜心中闪过一丝疑惑,不过却并没有深究,身形一转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