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7章 暗之谜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7章 暗之谜!

    黑夜渐去,东方曙明。

    南武林之上,三道流光急速闪烁,最后落在了一处高峰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甫一落地,便是不约而同地喷了一口污血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此人竟然棘手至此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揉了揉胸口,一脸的感慨。

    暗最后爆发的能为,实在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戒座沉默不语,只是眉头深皱,似乎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反倒是句无章有所察觉,说道:“他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,若非尚有另一人在,该要逃窜的,恐怕便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我们这一次的行动是失败了。下回想要再有这种良机,恐怕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摇头轻叹,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,奇道:“你到底看到了什么,为何会让他忽然爆发了?”

    “一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闭上了双眼,似乎实在回想那黑色头罩底下的双眼,直到这时候,句无章才愕然发觉,自己竟是因被那双眼睛吸引,而忽略了暗之长相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眼睛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皱了皱眉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求飞掣忽然说道:“你先前曾说他‘果然是一名剑者’,此言之下,是否有所联想?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得,只是曾与他有过交集,隐约感觉其真正的根基,并非是使用暗器而已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这是一种感觉,他如今也无从解释。

    问天高也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是了,听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来。有时候他使用蝉刃近身搏斗,的确像极了一名高明的剑者。”

    “眼睛,剑者……”

    句无章闭目沉思,隐约之间,似乎看见了一丝调查对方身份的契机。

    求飞掣说道:“那人神秘而又强大,看来我们往后的行动,需要更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身上各负创伤,在痊愈之前,先暂停动作吧。”

    问天高看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我与求飞掣会往酒池剑莲处疗伤一段时间,若有需要,可传信前往,请。”

    对方暗杀神出鬼没,问天高自然要选一个安全的地方叫上。

    酒庐,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众人道别之后,问天高便与求飞掣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而直到此时,戒座才终于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乐梦从心,你是否对那个名叫暗之人的身份,有了眉目了?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头,双眉皱紧。

    他心中好似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,好似随时都要涌出来,但是却死活出不来。这种感觉,并用尽全力击打在棉花之上更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戒座继续说道:“我觉得,此人心思,或许我们还不曾领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句无章闻言,挑了挑眉头,诧异地看向了尸罗圆谛。

    戒座同样双眉紧皱,有些不确认地说道:“他似乎,一直都不曾生出杀心?”

    “杀心!”

    句无章浑身一震,回想过往与暗之交集,蓦然惊醒——对方的确是从来都不曾生出杀心!

    戒座继续说道:“他既有如斯能为,当初在太极宫遗址处,垢无尘绝对无法逃脱他的暗杀,更遑论发现了万毒盆了。只是,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为什么呢?既无杀心,手下却毫不留情。下手不留情,却又好似处处引导着他们前行。

    句无章道:“看来,摸清楚他的真实身份,会是确认他立场最重要的一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身负万物有灵之境,此事便劳你调查了。若有需要,可传信于我。”

    戒座深呼吸数次,感觉体内气息稍稍平缓,继续说道:“这段时间,我仍会在武林之中行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想了想,以戒座根基,这等伤势还在可控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问天高之所以急急离去,主要还是因为求飞掣,他根基略浅,因而受创最重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戒座不再多言,道别离去。

    句无章挠了挠头,忽然感到一阵头大。江湖浩大,就那一双眼睛,以及一个剑者身份,他该去哪里调查?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用老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无奈叹气,拔起了一株小草向上抛弃,小草随风飘荡,往西面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西面,是佛乡吗?或是佛乡更西之地?”

    句无章身形一动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之中。

    柳三变独坐在老柳树下,静静的品茗。

    泣红颜则是蹲在远处,抚着小蛇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蛇的确是要蜕变进化了,如今都已经无法变换身形,偌大的蛇躯将近十丈长短,静静地趴伏在读书堂一侧的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柳三变略显担心地问道:“圣女,小蛇精神日渐衰弱,它当真无恙否?”

    “应该无恙,小蛇如今的情况,与毒脉记载之中的进化十分吻合。”

    毒脉以往的护山灵兽,泣红颜并不曾见过,只不过曾读过与之相关的记载而已。

    泣红颜应了一声之后,抬头看了看天色,说道:“我需要去附近捕捉野兔喂食小蛇了,根据记载,小蛇在进化期间,只能生吞野鸡、野兔之类小型的动物。”

    “嗯,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并没有太过担心。毕竟要捕捉野兔,鸣翠山后山便能捉上不少,也不至于会遭遇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泣红颜自顾去了,读书堂外,埋剑·绝涯却忽然来到。

    “是埋剑前辈,怎会忽然到来?”

    柳三变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,恰好经过,便进来一看。”

    绝涯点了点头,仍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便有些了然,知其必有困扰,不过却不着急打听,而是先邀绝涯坐下谈话。

    绝涯却摇头拒绝了,说道:“不坐了,是了,关于博娴之事,进展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秘术已算功成,只是尚不曾有过试验,无法保证结果。这两日我会设法验证。”

    抹去记忆的秘术非比寻常,柳三变必须慎重而行。正好如今恶魔道乱世,也不害怕没有试验的素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准备再寻莫伤春一会。据他所知,莫伤春便曾封去了刀无心的记忆,虽然不与他们如今要抹去部分记忆一般,但到底能当做备用的方案。

    绝涯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有一件事,我想了想,还是先与你明说为上,事关三教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绝涯将猜测一式,以及留仙翠篁被佛门武学夷为平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大惊,失声道: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若真如绝涯所言,恐怕这一切背后,隐藏的内幕要远远超越众人原先预测。

    柳三变眼中神光闪过,忽然泛起了一个恐怖的念头。

    ‘莫非……三教叛徒,皆是出自一个预谋已久的组织?’

    这个念头太恐怖了,刚升起便被柳三变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绝涯说道:“此事我会持续调查,若有进展,嗯……便也通知你吧,请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通知,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道别,绝涯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柳三变重新落座,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道身影摇摇摆摆,气势十分嚣张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柳三变,今个儿我要与你探一桩大买卖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