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9章 不老不还乡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69章 不老不还乡!

    读书堂之内,柳三变听闻了奇命兄弟的消息,一时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探一奇絮絮叨叨说了不少,也猜测了不少,但是中心点其实只有一个——莫伤春拥有者恶魔道在外之人的名单以及掌握着他们的行踪。

    而这份名单的来源,很有可能便来自华风藏剑·御长空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三变翻手取出了一面木牌,正是当日无路之巅上,莫伤春诛杀了铁面人之后所留,当时被裁决者取回,被柳三变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‘当日御长空忽然离去,莫伤春也紧随其后。再之后,莫伤春归来,将铁面人击毙,这前后之间,的确并没有间隔太长时间。先前不曾作此想法,听探一奇所言之后,再回想印证,的确有此可能。只是如此一来,御长空却未免表现的太过明显了。’

    “不,这一点都不明显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想着,忽然摇头,否认了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当时御长空离去,暗中之人也同时跟上。虽然不能保证其中是否还有恶魔道之人,但是至少无路之巅剩余的人中,已经没有了恶魔道的成员。

    而铁面人的死亡,连尸体都化作了碎末,即便是有人前往,也难以得到线索,更遑论唯一称得上线索的木牌,也被裁决者带走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铁面人之死,如果当时在场之人不吐露,便将会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御长空透露恶魔道成员身份的信息,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以往曾听裳不归提过此人,他的确与祸苍生之间有所矛盾,他会是恶魔道的突破口吗?嗯……看来需要设法与之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不论如何,这都是一个好消息。若一旦确认,以往困扰众人的最大难题便足可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再加上恶魔道之内的地形已经得到,摸清了他实力底细之后,柳三变便有足够的信息,一句将之攻破。

    至少,能够让恶魔道不敢再如现在这般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正沉思时刻,一道脚步声自读书堂内传来,却是在读书堂歇息的佛识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师,要动身了吗?”

    柳三变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歇息已足,不该继续停留。”

    佛识微微躬身,算上在佛乡的时间,他已经许久不曾涉足武林了。

    “嗯,静极思动,确实该然。只是不知接下来,欲往何方?”

    柳三变温声询问。

    佛识虽然神色平静,但是心中仇恨,柳三变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恶魔道造杀之事,本就令人愤怒,再加上佛怒的死亡,佛识心中怀恨,并不奇怪。只是让人担心的是,他会因此而冲动行事。

    佛识摇了摇头,道:“因缘而往,多谢红尘素衣担心,佛识不会莽撞,请。”

    佛识没有说太多,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目送佛识离去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佛识虽放不下佛怒之恨,不过却已经有了自持的理智。嗯……御长空一事虽然亟待确认,不过目前与他尚无交集,还需先设法联系。流云天阙方面那名老者仍不见前来,是当日一番话,仍未让他坚定信心么?正好针对令师之奇术需要寻人试验,便与此事一同进行吧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心中一番沉思,与泣红颜道别之后,便离开了鸣翠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南武林,玉飞倾遍寻不着的弄花山城之外,倏然天降七色异雪,不羁的身影,伴随着辞号,翩然天来。

    却是归香客·游不平,踌躇多日,终也回到了这一个生育自己的故土。

    “长剑鸣,短剑鸣。鸣尽古今第一乘,狂夫负盛名。长剑行,短剑行,行遍河山恨不平,天方潜道行。”

    弄花山城界碑移动乃是洛花间后来所为,游不平并不知此事。只不过对于此间一草一木,游不平了然于心,因此并不需要以界碑来判断地界。

    “弄花山城……”

    游不平看着眼前山城,看着远处百花争艳的美景,眼神复杂,一时间停步不前。

    虽然早已决心回来此地一看情况,但是真临近了,却又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情绪,让人更加踌躇,举步维艰。

    “哼,也是该回去一看了,否则不知道山城要被那祖孙两人败到什么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原地踱步,不停地转着圈子,时而看着足下,时而看向山城之内,踌躇许久之后,终下定决心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游不平踏入山城地界的一瞬间,山城之内,一道身影忽然疾射而出,几乎是在数个眨眼之间,便已经出现在了游不平身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,只可惜面无表情,一身的红衣,似乎连头发都隐隐泛着红色,正是弄花山城护卫统领——

    “杜变,你的情况竟已严重至此了吗?”

    游不平看着来人,微微皱眉,上回他回山城的时候,杜变不过是练功出了一丝小问题,仍能够自己压制,但是如今来看,恐怕其功体早已经因修炼的差错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同时心中也是一阵恍然,正如洛花间所说,自己真的太久不曾回来一看了。

    杜变显然不如昭云那般,她是认得游不平的,见游不平归来,毫无波动的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了一道欣喜的光芒,只是这一道光芒瞬间收敛,她又变作了毫无表情的模样,一言不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游不平见状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杜变绝非这般冷漠之人,相反她的性格不羁洒脱,与自己颇为相似,以往她也是与自己最为亲近,两人感情更如父女一般。然而如今见着了自己,却竟是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其中虽有自己并无威胁的缘故,然而这样的重逢,绝非是游不平所设想的那般。

    “是谁道游人只合江湖老?我的确……不该啊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心中更加自责了,暗恨自己太过于自私,竟因为一时的感情用事,导致人事变迁至此。

    就在游不平暗中自责之刻,一道柔柔辞号,倏而传来。

    “疏楼月断,梦里婵娟短。瘦影长,相思半,人间何似,天上广寒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处,赫见一名身着淡青广袖流仙裙,眉目如画,气质祥和的白发中年美妇持烛而来,目光哀婉。

    游不平浑身一震,不由得低声开口:“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