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迷神 迷情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章 迷神 迷情

    太湖之畔。

    柳无方信步而行,目光忧虑。

    “时间已过了数日,还寻不到那人的踪迹,我必须加快步伐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止步,昂首看向远天。

    “太湖水入三江,我已经沿着两江各自回溯二十里地,依旧无所得。看来只能寄希望在这最后一江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想罢,就要离去。不经意间回身一看,却发现太湖之中的上空,一只纸鸢迎风招展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柳无方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分明已绕太湖行了一圈,没有丝毫发现,此时怎么会又纸鸢出现。不对,是我走入误区了,虽然这位前辈的特征的船上系着纸鸢,却不一定要时刻系着。不论如何,需要抓紧时间过去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想罢,提起元功,朝着纸鸢方向,踏水而行。

    随着逐渐接近,柳无方开始听见阵阵悠扬笛声,豪迈,大气,却又透着内敛。柳无方精神一振,加快了步伐。不多时,便见一画舫,在太湖之间,随波漂流。

    柳无方兴奋的一声长啸,翻身一跃,落在画舫珠帘之外。同时,珠帘中,一名穿着文士锦袍男子的背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柳无方一笑,正欲说话,却突然感觉赤龙臂再现颤抖异样,不由得面色一变,骇声道:“是你,刀天下!”

    笛音为之一顿。

    “你终究还是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笑道。旋即掷出了一个小**子以及一本拳谱,**中装着一滴猩红的血滴。

    “以此血混水浸泡,可以让你的赤龙臂彻底稳固。拳谱记载的拳法,可让你发挥赤龙臂最强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便是巧天工让我找寻之人。”柳无方收起小**与拳谱,看了一眼在空中招展的纸鸢,道:“只是我想不到,你也是师尊让我找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莫开前辈。”柳无方朝着男子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莫开……你姓柳,是他后人么?”刀天下低声吟哦。

    柳无方取出锦囊,递了过去,口中说道:“前辈一观便知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接过锦囊,取出了内中之物。一片早已经发黄的柳叶,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读完书信,轻声一笑,道:“你的来意,我已经知晓。他所嘱托之事,我会完成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道:“既然如此,晚辈便先告辞了,请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踏水离去。不多时,太湖之中再次传来刀天下霸气凛然的辞号。

    “生一刀,死一刀。天下谁人堪一刀,刀胜,刀天下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回身看去,画舫已经看不见了,就连空中的纸鸢也被收起。

    “嗯,此间事了,先回深柳读书堂见过师尊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离开了太湖。

    同时,一方竹筏缓缓在太湖间飘荡,老翁用斗笠盖住面部,慵懒地躺在竹筏之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之外。

    无根飘萍缓缓行来。

    “概世皆从忙里老,谁人肯向死前休。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蒿共一邱。”

    轻行轻念,寻根驻足在佛乡之外,心思莫名。

    骤然,又是一阵脚步声想起,寻根转眼望去,却是李裔文负剑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寻根说道。

    李裔文点了点头,快步上前,两人并肩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,改变了。”李裔文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寻根无言,只是跺了跺脚,一如两人初见。

    李裔文心下了然,道:“无论如何,我都愿站在你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寻根笑了,眸子微弯,湛蓝的双眼显得越发美丽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李裔文说道,当先走向佛乡,寻根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佛乡洗身池中。

    佛相闭目盘坐池内,藏虚身躯则是浮在池面。

    突然,洗身池光芒一闪,佛光浩然,佛相似有所感,微微启目。

    “方才那股气息,是佛魔之岸传来的么?”佛相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藏虚突然轻哼一声,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佛相大喜,起身托住了藏虚,免得他突然起身落水,现出窘态。

    藏虚缓缓睁眼,却并没有即刻起身。眸子眨了数下,神光缓缓凝聚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”他疑问。

    “佛乡洗身池。”

    佛相托起藏虚,将他放在洗身池旁,同时自身也是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藏虚坐直了身子,开口道谢。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他已经明白自己为何身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此乃佛乡当为之事。”佛相说道:“前辈初愈,尚需调息,便让小僧一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藏虚点头,盘膝运功,佛相亦赞佛功相助。

    伽明殿中,佛怒与念禅两人端坐。

    佛怒说道:“念禅师叔有什么事情,非要在伽明殿中商议?”

    念禅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玉佛闭关至今,房中生息全无,我担心他的安危,因此想与你商量,是否进入一看究竟。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妥。若是玉佛闭关至关键处,贸然打扰,恐怕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”佛怒面现踌躇。

    念禅见状,趁势说道:“仅在外边一观,只要小心一些,定然不会打扰到玉佛。”

    佛怒皱了皱眉头,抿紧了嘴唇沉思。念禅见状,暗中一笑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位小沙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佛怒代指导,见过念禅师叔祖,门外一剑轻生与无根飘萍请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们。”佛怒眉头一皱,他对李裔文的感观并不好。

    念禅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晦色,也在暗中恼怒李裔文的到来打破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时,佛相搀扶着藏虚走了出来,喜道:“是李前辈前来,快快请入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藏虚笑道:“想不到一转醒,便能见着好友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白日观星伤势痊愈。”

    佛怒与念禅两人同声向藏虚道贺。同时佛怒起身,离开了指导员的位子,喜出望外:“佛相,你可出关了。这阵子可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佛相微笑道:“你性子太过冲动了,多些磨炼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李裔文两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佛相突然轻咦一声,因为在两人进来之后,他又感应到了洗身池的异样。不由得将目光暗暗投向无根飘萍。

    “好友。”

    藏虚笑着朝李裔文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裔文身形一动,似乎要走向藏虚,但随后又忍住了,只是用目光打量了藏虚一圈,才点了点头,道:“久见了。”

    寻根看着李裔文,微微一笑,旋即冲着藏虚道:“见你无事,我也心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。”藏虚说道。

    佛相这时开口问道:“不知李前辈此回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裔文不语,寻根却是踏前了一步,道:“无根飘萍,希望一见佛乡三座。”

    念禅道:“佛乡三座岂是你能轻易请见的。”

    佛相看了寻根一眼,想起洗身池的异样,若有所思,问道:“不知你欲见三座,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寻根摇了摇头,道:“尚不明了,一切只有在见着了,才会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佛相沉思。

    藏虚忽然说道:“小和尚,你便让他一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佛相转身看了藏虚一眼,见他眸子蓝光隐现,便道:“既然是道长所言,我便依着。只是能否顺利进入佛魔之岸,还得看你个人造化。”

    念禅皱眉,说道:“佛相,此举恐怕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藏虚说道:“本来这是佛乡之事,我也不好多言。只不过如今妖域一事,已是必然。无根飘萍承命而来,我们实不该阻拦。”

    念禅甩了甩衣袖,冷哼了一声,不在言语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既然如此,便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佛相转身欲走。藏虚却道:“我伤势既然已经痊愈,也不好再继续藏静,便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欲何往?”李裔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走一趟深柳读书堂,与红尘素衣商谈接下来的行动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抿了抿唇,看了一眼寻根。

    寻根笑道:“你便去吧,我无碍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一想,在佛乡之中,寻根应也不会遭遇危险,便点了点头,道了一句小心后,朝着藏虚说道:“我与你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藏虚笑道,两人联袂离开了佛乡。

    佛相则是领着寻根,来到了洗身池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此地便是洗身池,也是佛魔之岸的入口。至于如何进入,小僧也不知。”佛相说道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话音落下,洗身池上突然皓光大作,竟是在洗身池上方形成了一道门户。一股浓厚的佛力以及一股微不可查的妖力缓缓飘出。

    寻根心中一跳,对佛相匆匆道谢之后,便进入了光门。

    光门也随即闭合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佛相轻喧佛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问仙台下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身形如同苍木,岿然不动。负手静静地观看着云海起伏。

    “三日已过,道门令师却仍无动静。”

    就在拓跋如梦手指跳动,心中思量是否需要再上问仙台,添一把力的时候。问仙台上突然传来凄厉的吼声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微微一笑,身形一闪,隐蔽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问仙台上凄厉的吼声大作,天地颤抖,高耸入云的山峰也是摇摇欲坠,众多山石滚落,在地面砸出一个个大坑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衣衫破碎,长发乱糟糟,遮挡了面目的老者轰然落地。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一叩千年,苍生刍狗。”

    老者一步一踏,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显露身形,看着老者的身影,微微轻笑。

    “扰乱局势的棋子已经落下,能掀起怎样的波澜,便看你自身的能耐了。先取迷神花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身形一闪,化烟而上,转瞬便再来到了问仙台上。

    问仙台,此刻已经一片残破了。阵法纹络支离破碎,四周山石同样大变了方位,坑坑洼洼。只有中央的石台,依旧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身形一闪,来到石台附近,将迷神花摘下。

    迷神花摘下的瞬间,拓跋如梦心有所感,已知山腰云海奇效已经失去。

    “迷神花已经取得,先往留仙翠篁。”s

    拓跋如梦身形一动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