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0章 嫁衣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0章 嫁衣!

    万章山,风月学堂。

    训诂堂之上,复圣·古颜子面无表情,仔细听着杨无木禀报近来之事。儒生莫名则是陪坐一旁,百无聊赖地打着盹儿。

    “目前恶魔道的侵略隐约有扩张的迹象,不再局限在西武林,晚辈已经与宗上天峰天华君、佛乡佛相联合一致,命相近的三教之人团结一切,共扛此难关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神色恭敬,将近来之事以及自己所做决断,一一道出。

    古颜子面色稍霁,杨无木性行淑均,又有儒生莫名从旁协助,这些事情他本不需要亲自过问。只是因在儒门本宗之内的遭遇,让他显得有些不自信了而已。

    听完了杨无木的汇报,古颜子微微点头,随后又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宗上天峰怎由天华君管事了,玄机呢?”

    杨无木回道:“禀复圣,据闻是因道门令师的缘故,导致玄机重创,如今正在闭关疗养当中。因此事涉及到道门内务,因此晚辈并没有过多地探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一旁儒生莫名头低了低,而后好似猛然惊醒一般,豁然睁开了双眼,见两人还在谈事情,不由得揉了揉眉头,说道:“我说,这些芝麻绿豆的事情你们还要聊多久?”

    古颜子皱了皱眉,说道:“杨无木,你先离开,吾有些话要与莫名单独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乖巧点头,起身离开了训诂堂,并将房门带上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疑惑地看了古颜子一眼,说道:“奇怪,你怎回了一趟儒门,好像变了许多啊。就连这些往常不曾关注的小事都问了差不多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斜睨了他一眼,低声道:“儒圣诞辰,将由吾亲自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嗯?怎会!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面色微变,以古颜子的名望,主持儒圣诞辰绰绰有余,但问题是,儒圣诞辰不该有他主持!

    这是一种僭越,礼节之上的僭越!

    不论后续如果,儒圣诞辰之后,古颜子的名望,必将会下降到有史以来的最低点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答应的?”

    莫名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古颜子摇了摇头,并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低声道:“儒门,变了。”

    变了。

    一句变了,让儒生莫名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是啊,若不是变了,又哪里还需要他入世呢?

    古颜子说道:“此事吾会关注,暂且不谈。说说你吧,身负创伤,为何还不突破?”

    以儒生莫名的辈分以及天资,自然不可能只有如今这种能为。实际上早在许多年前,他便在压制自己的境界,不再突破。否则如今的他,实力绝不会逊色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这么多年过去了,其境界虽然不曾突破,却又在不断变强。于是没变强一丝,便要多费一丝精力去压制。导致如今受了创伤,都久久无法痊愈。

    “算咯,都半截入土的人了,还突破做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摇头失笑,这么多年来,古颜子不止一次劝自己突破,自己也从来不变地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想的?”

    古颜子皱眉,对于这个老朋友,他十分了解,除了他始终不愿意突破这一点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之功法特殊,再如何修炼,始终只能有八成之力,直到后来我悟通了一个关窍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笑了笑,这一次却不再像以前那样隐瞒了,而是坦诚直说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身根基,便如同嫁衣一般,始终都是要随了他人而去的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面色微变,急问道:“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没有解答古颜子的疑问,而是自顾地说道:“当我悟通了这个道理之后,我便开始压制境界。既然总归是要随了他人而去,便想着将这件嫁衣,编织到最完美的状态。实际上即便你不宣召我入世,再过不久,我也会主动入世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这件嫁衣,即将功成了?”古颜子追问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从我压制境界开始,便也在暗中观察儒门比较杰出的子弟,希望从他们之中选出一位才德兼备之人,继承我这一身根基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儒门之大,后起之秀也不再少数,看来你已有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有数个人选,尚未确认,但是自从来到风月学堂之后,却意外让我下定决心了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说着,微微摇头晃脑,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古颜子挑了挑眉,看了看杨无木先前所坐的位置,已经知道他的选择。但是想了想,仍有些关切地问道:“传功一事,你既已接受,吾也不好多说。只是在传功之后,对你可有影响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影响,传功你以为是市场买大白菜那样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传功之后,我一身能为将全数过到对方身上,丝毫不剩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重修?”古颜子问道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可以是可以,只是都一把年纪了,还修什么修呐,传功之后,我便会离开儒门,完成一些心中不曾放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出,近似遗言了,古颜子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反而是儒生莫名看得开,反而宽慰道:“你放心,这一日还没这么快。而且以他如今的情况,想要接受我这一身根基,也还需好好打磨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训诂堂之外,忽然传来了一声通报。

    “复圣,门外筵亭秋水·玉飞倾请见,自称是赴约而来。”

    是他来了!

    古颜子神色微振,上回玉飞倾神神叨叨说了一番话,当时不觉有什么,但是经过了在儒门本宗的遭遇之后,他便蓦然有了醒悟。

    玉飞倾此人,必然掌握了某种情报!

    “快,有请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耽误你们谈话了,请。”

    儒生莫名对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已经安排的明明白白,不想太多干预其他事情,因此起身告辞,施施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莫名……唉,也罢,人各有志,你既然已经下定决心,吾也会全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低声一叹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儒生莫名离去,正好玉飞倾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两人礼貌性地点头示意后插肩而过。

    古颜子已经收拾好情绪,笑道:“筵亭秋水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复圣·古颜子,久见了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拱了拱手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万章山之下,折桂令黛眉紧锁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