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 谈话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1章 谈话!

    训诂堂之中,玉飞倾设想之中的开局,如愿展开。

    玉飞倾落座之后,古颜子便笑道:“筵亭秋水,劳你专门走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不知复圣相招,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玉飞倾摇头低笑,虽然对古颜子的目的一目了然,但是却仍需他先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嗯,事情是这样的,上回在万章山外相逢,你曾说的那一段话。当时不觉,后来仔细一想,先生似乎别有暗喻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低头想了想,避重就轻地说道。

    玉飞倾却道:“复圣既然觉得玉飞倾话中藏有暗喻,又何不开门见山呢?”

    古颜子一愣,看了看玉飞倾,忽而失笑,道:“原来先生早在这里等着吾,是吾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古颜子沉默片刻,似乎在酝酿措辞,说道:“儒门之内,若需当真出了变故了。告子虽然死亡,但是其身后,绝对有更多心怀不轨的人!”

    玉飞倾点头道:“这一点,玉飞倾十分赞同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既然不以明说,反而是选择了暗喻。想必是掌握了某种信息,而这信息所指之人,大概也是我们绝不会相信他是不法之徒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试探着说道,当日他明悟了玉飞倾话中之意的时候,便将儒门上下之人都一一对应上去猜测了一遍,然而却好似所有人都没有这个嫌疑,又好似所有人都有这个嫌疑。

    玉飞倾微微点头,说道:“的确,玉飞倾人微言轻,当时若是直接开口,不仅担心会打草惊邪,更怕会引起误会,因此最开始的时候,是打算旁敲侧击,让复圣自己去调查,进而将之揪出,不过如今看来,对方的确隐藏的十分隐秘啊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闻言,顿时正襟危坐,一脸正容地说道:“而今儒门内忧颇重,还请先生明示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微微低头,似乎是在思考是否应该明说此事。

    古颜子继续道:“不论先生所说之人是谁,是否当真恶徒,今日谈话,出先生之口,入古颜子之耳,再无第三人能知。”

    “复圣严重了,当日玉飞倾既然选择找上复圣,自然便是信任复圣的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摇头苦笑,而后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玉飞倾当日所指者,乃是儒门航道千书·畅和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?是他?”

    古颜子身躯微震,眼里讶异。在他使用排除法去怀疑儒门之人的时候,畅和风是前十个被他排除嫌疑之人,想不到竟会是玉飞倾当日暗指之人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畅和风过往的表现,太过具有欺骗性了。

    “很意外,是吧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苦笑,道:“正是因玉飞倾也知道此人过往名声,因此才不敢明说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的反应,在玉飞倾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畅和风此人清誉,的确是他最强的保护。

    古颜子沉默了片刻,说道:“的确,畅和风,这真是一个令人想象不到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微微感慨,不过随即恍然。就连儒门本宗之内,都有人怀有各种信息,这些人当中,又有那些比不得畅和风呢?

    因此古颜子继续问道:“不知筵亭秋水,是因何怀疑畅和风呢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起因尚需从我追杀听雨楼一事开始,关于玉飞倾的情况,大约如此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说辞,早在来路上便已经想好,当即便将调查过程之中,与畅和风有所牵连的部分说出,其中着重点出了其与烟都之人的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“畅和风与烟都之人有所牵连?”

    古颜子听闻,不由得骤紧了眉头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其实仅仅也烟都有关系,尚不是玉飞倾将之定义的缘由。只是畅和风与烟都多有联系,告子一事,他也必定知晓,但是为何却隐而不报?甚至我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玉飞倾说到这里,语气忽然停顿。

    “因何不往下说了?”

    古颜子仍在沉思,见玉飞倾话语停下,不由得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玉飞倾却摇了摇头,道:“不能说了,接下里只是玉飞倾的臆测,说出来怕会影响你们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古颜子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妩媚的女声,忽然自训诂堂之外谈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说的,是怀疑畅和风便是杀害儒师的凶手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训诂堂门口被人直接推开,折桂令虽眼中阴沉,步履摇曳之间,仍不失媚态。

    古颜子看着她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折桂令顿时稍稍收起了魅惑。

    玉飞倾也转头看向了她,却没有多说什么,仅是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“纪瓷见过复圣前辈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整个儒门中能让折桂令敬畏的人,入了训诂堂,折桂令一举一动,都变得规矩了起来。

    古颜子‘嗯’了一声,问道:“折桂令,这段时间寻而不见,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一些地方,了解了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恭敬地回道:“其实纪瓷早已经来到了训诂堂,只不过复圣与筵亭秋水正在商谈,便在外等候,知道先前听见了筵亭秋水的话,才忍不住进来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双眼微眯,说道:“你先前所言,畅和风竟与洪范之死有关系?要知道,畅和风可是洪范引以为傲的学术弟子啊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说道:“既然折桂令已经挑明,玉飞倾也不隐瞒了。我所怀疑之事,便是此事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沉默,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,似乎是在等他们拿出证据。

    折桂令说道:“在吟风的尸体之上,残存着烟都云天心的剑意,因此儒师的死亡,与烟都绝对脱不了干系。至于畅和风,原本我的确怀疑他,不过却是另外的事情。然而再听了筵亭秋水之话后,便瞬间将之联系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古颜子皱了皱眉,仍觉得证据不足,难以取信,疑惑地说道:“虽然儒师根基跌落,然而到底曾是剑道最顶端的强者,以畅和风的根基,洪范纵使不敌,也不至于连脱逃的余地都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是我们都低估了畅和风呢,此人恐怕一直都在藏招。毕竟过往此人甚少与人交手,实在难以猜测他如今实力何在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也有些皱眉,这一点的确令人疑惑。

    玉飞倾忽然取出了一幅书法以及一张残破的纸张,说道:“航道千书之能为,绝对超越了你们的估计,请看此书法之间的意境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起身,将之交给了古颜子。

    古颜子观察片刻之后,又转交给了折桂令。

    玉飞倾笑道:“这两幅书法之中,暗藏的剑意如何?”

    “出类拔萃,神韵十足。这两幅书法应出自两名剑道大家之手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给出了中肯的评价,虽有疑惑道:“只是这与我们先前所谈,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折桂令忽然说道:“难道,这都是出自畅和风之手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玉飞倾点了点头,两人顿时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玉飞倾见状,知自己此行目标已达,便起身说道:“玉飞倾所知,已尽数告之。这两幅书法,便留于二位,或许会别有用途。玉飞倾尚有他事在身,不便久留,请了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话语之中,与古颜子也有是要谈,因此一开始才会避之门外。再加上此事古颜子自会深入调查,玉飞倾也可暂待结果。

    如今首要,仍是先寻静处,吸收造化球之内的力量为主。

    玉飞倾离去之后,折桂令忽然将两幅书法都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古颜子一愣,不过迎上了折桂令的目光,又似乎知道了她的盘算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折桂令道:“筵亭秋水已经走了,那么接下来,纪瓷便可说出这次回来的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