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2章 楼满月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2章 楼满月!

    训诂堂之中,一场最接近真相的谈话,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折桂令神情罕见地严肃,正正注视着复圣,说道:“纪瓷怀疑,三分明月·庾笑寒已经……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古颜子闻言,蓦然色变,豁然转身,不可置信地看着折桂令,沉声道:“以庾笑寒能为,怎会无声无息死亡?折桂令,你此言可是当真?”

    “纪瓷有八成把握,庾笑寒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看着古颜子震撼,意外,不可置信的神情,心中却不觉得丝毫惊奇。事实上,当她做出这个推测的时候,自己也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古颜子重新坐下,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内心震撼之后,才沉声说道:“事情到底是怎样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事情需要从一个人身上说起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定了定神,问道:“前段时间,武林十大奇迹之一的夜流光战死天绝峰,此事想必复圣已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据传乃是烟都之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点了点头,此事相关情报,他也看过。

    折桂令继续道:“此回,烟都人世主与云天心,伙同另外两名强者出手,欲要诛杀夜流光与顾惜朝,结果却被恰好经过的李裔文以及一名强者中断。四人也负创不一,各自逃窜。而参与围杀的强者,更是一死一重创。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除了李裔文之外,尚有他人出手,难怪能救走顾惜朝。”

    古颜子闻言恍然,此事他不曾深究,因此只知道一些基本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只是单凭此事,又与畅和风有何关系?因为他与烟都的联系吗?”古颜子问道。

    折桂令正色道:“根据纪瓷调查,那两人所使,乃是儒门武学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古颜子瞳孔猛然一缩,静静地看着折桂令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折桂令继续道:“在此之后,我第一时间前往洗砚台,然而并未见到畅和风。紧接着便传出了畅和风成为如圣诞随侍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怀疑,那一名伤者便是畅和风,他实在利用儒圣诞辰之际,随侍不得与任何人相见的规矩,趁机闭关疗伤?”

    “是,毕竟这太过巧合了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只不过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其他一些念头,也不由自主地浮现,于是我利用这段时间,拜访了许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其中,本该退隐在月谷的三分明月却行踪成谜,而观其居所生活痕迹来看,其离去的时间,与夜流光死亡差距不过数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推测战死的那人,便是庾笑寒?”古颜子问道。

    折桂令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古颜子沉默不语,折桂令的推测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身怀万物有灵之境,其之推测,从来都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连清誉在外的畅和风都是儒门叛逆,那整个儒门,又该是腐朽到了什么程度?

    又或者说,从什么时候开始,儒门便埋下了这一种祸根?

    这样的儒门,迟早要亡啊!

    折桂令心知这个讯息必定让复圣内心难受,需要好好消化,于是便起身说道:“此事已经禀明复圣,纪瓷也可安心深入调查,便先离开了,请。”

    折桂令离去,古颜子双眉仍是纠结不开,脑中沉思该如何破开此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儒生忽然敲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复圣,外面飞来了一封书信,落款的收信人乃是复圣。”

    儒生恭敬递过信封之后退下。

    古颜子拆阅一看,却不由得挑了挑眉头,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儒门之事,竟让外人插手至此了,呵,可悲,可悲啊!”

    古颜子苦笑一声,随即手上用力,将书信震碎。

    “此事虽不知他如何了解这般深入,但是吾也必须有所因应吗,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弄花山城,宫殿之中,久别再会的姐弟两人,久久相视无语。

    任桌上佳肴满盛,琼浆玉液,两人皆没有丝毫下筷食用的心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还是杜婵娟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在外面,憔悴了。”

    长姐如母,不论游不平如何叛逆,杜婵娟心中始终不曾有过责怪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如今面上充满风霜的游不平,仍是忍不住有些心伤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该死的温柔!

    听着姐姐温柔的声音,游不平忽然感到双眼一阵酸涩,就是她这该死的温柔,即便是她在外找了夫婿,即便是她与外人结交让山城涉足尘世,即便是她将山城传承的彼岸花外界,然而游不平心中,始终都没有办法真正地恨她。

    因为游不平心中知道,世界上只会有一个人会毫无保留地温柔对他。而杜婵娟的温柔,除了游不平之外,即便是其丈夫与孩儿,都不曾享受过。

    杜婵娟笑了笑,柔声道:“这一次回来,还会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深吸了一口气,看了看杜婵娟,说道:“我这一次回来,是因为与洛花间碰面了。山城如今,到底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摇了摇头,道:“没事,这种事情,姐姐会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游不平声音忽然拔高,眉头都皱紧了。

    “洛花间便是知道你的性子,才会亲自出去找我。如今山城的情况,我已经知道了。姐姐,希望你不要再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皱了皱眉,显然对洛花间的做法十分不满,直到这时,她才展露出了山城之主的一丝威严。

    游不平道:“带让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那便随我来吧。你自小便博览群书,又在武林之中闯荡多年,或许能够看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轻声叹息,起身便欲离去。

    游不平却不动作,只是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姐姐,先让我一观你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抿了抿唇,摇头道:“还是先去看看他吧,他乃是我伤势的源头,或许更能看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好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想了想,此言的确在理,便点了点头,起身虽杜婵娟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径直来到宫殿深处的一处密道,不断地蜿蜒向下,直直走了将近数百丈的深度。

    游不平眉头紧皱,问道:“这个地道,是专门为他而挖掘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他的情况,需要借助地心寒气镇压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游不平眉头皱的更深了,随后目光一扫,忽然发觉周围墙壁竟隐约泛起了红色,不由得心中一动,想起了洛花间所说的红色花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人也来到了密道的尽头——一处断龙石之前。

    杜婵娟举高了手中红烛,说道:“到了,楼满月就在此墙壁之后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