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3章 奇症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3章 奇症!

    弄花山城,地下密室。

    杜婵娟高举着手中红烛,映照着眼前的断龙石。厚重的断龙石,在烛光的映照之下,竟也泛着一丝殷红。

    游不平皱着眉头,奇道:“姐姐,为何一路行来,沿途四壁会逐渐泛红?我记得弄花山城之下,并无矿产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些变化都是因为楼满月,稍后你便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点了点头,伸手在断龙石上一顿摸索,顿时嘎嘎之声响起,断龙石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游不平视线逐渐开阔,眉头却愈皱愈深。因为在断龙石之后的地面暴露在他眼中,却是极度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‘看来,这一种奇怪的颜色,已经被断龙石阻挡了许多。’

    游不平心中暗衬,断龙石也随之升到的顶端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招呼了一声,两人便走进了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足下地面,竟有些松软,真是奇怪。’

    游不平心中疑问,不过却不曾问出,而是紧随杜婵娟其后。

    两人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,拐了一个直弯之后,便来到了一处石室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石室之外,一个奇怪的人,正静静地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说他奇怪,是因为他整个人的皮肤都已经一片猩红,浑身上下不着片缕,没有一丝的毛发。而且地面,也不是纯粹的地面了,就好似像地面的红色小池一般,奇怪的是他却没有载浮载沉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楼满月?”

    游不平张了张嘴,心中也有些震撼。

    楼满月此人他也曾见过,记得是一名风度翩翩的儒雅之人,实在是难以将他与眼前之人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他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他的情况十分奇怪,每隔一段时间,便会逸散出强烈的红色气雾。奇怪的是这股气雾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坏处,仅是周遭四周山壁被其穿透,从而变易了颜色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奇事,那这地面,又是为何如波涛一般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过这种变化,实在某次他伤势爆发之后所造成,似乎是石床被溶化成了这种奇怪的形态。然而更奇怪的是,这类似岩浆的地面,却没有丝毫炙热的感觉。反是楼满月的身体,带着极度的炙热之感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游不平稍稍迟疑,忽然一挥手,骤然七色雪花飘落,却是落在地面不曾融化,反而堆积在一起,载浮载沉。而落在楼满月身上的雪花,则是瞬间消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奇特的‘地面’,反而是隔绝了楼满月炙热的身体,不至于将真正的地面灼烧熔毁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沉吟片刻,忽然登波踏萍,来到了楼满月身侧。

    杜婵娟急忙提醒道:“小心,他身上之温度十分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注意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点了点头,凝聚功元在手上护持,缓缓探向了楼满月的脉搏,旋即又轻按向了楼满月身上的数处穴道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如何,可有发现?”

    杜婵娟带着期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,他的情况很奇怪,脉搏与常人无异,然而穴道却又无端锁死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沉默了许久,才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有没有可能是中了什么奇术?”

    杜婵娟道:“我也曾做此想,只是山城不通奇术,再加上此事不明,担心贸然大肆调查,或许会暴露山城存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症状,我已经大致了解。此事我会寻找足堪信任之人询问。是了,除此之外,还有没有什么奇怪之处?”

    山城唯一擅长的,除了莳花之术,便是摘花酿酒了。纵然山城之主一脉或许来历不凡,然而此地的确只是一个寻常的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杜婵娟侧头想了想,说道:“目前除了差不多十年一次,会逸散大量的红色气雾,甚至造成山城血色花海的奇景之外,并无其他异常。嗯……是了,每一次红色气雾逸散之后,楼满月体表肤色便会更加猩红,不过他的状态却始终这般,奇怪的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了杜婵娟,说道:“那如今,你体内的伤势,能够让我协助处理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拗不过游不平,只好将自己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年她一时心急,为楼满月度元疗伤,谁知道却遭对方体内异种真元反噬,导致自己同负创伤,五脏俱焚。若非她根基不凡,恐怕当初便要被焚烧殆尽了。

    游不平听完,面色微变,忙冲身上前,按住了杜婵娟的脉搏,片刻之后,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杜婵娟笑道:“这许多年,我一直都在慢慢驱逐这一种真气,已经颇见成效了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,你的情况已无大碍,不过仍是让我尽一份心力吧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点了点头,忽然并指轻点顿时七色异雪在飘,在杜婵娟左手掌背上凝成了一个五芒星图案。

    杜婵娟看的有趣,不由得扬起了手靠近红烛,不断地打量。

    游不平说道:“这五芒星乃是一种小型法阵,具有清心凝神的功效。你五脏被焚,最忌肝火,一切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么多年都平安无事地过来了,你还担心什么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笑了笑,游不平的关系,让她十分受用。

    游不平没再接此话,而是说道:“虽然你们说这血色气雾似乎对人无害,但是这般渐变了山城地质,我仍是有些放心不下,此事须得尽快处理,我必须离去了。洛花间调查彼岸花,我则负责设法治疗楼满月,希望双管齐下,这件事可以尽快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要离去吗?不留几日?”

    杜婵娟有些不舍,姐弟重逢不过一个多时辰,她还有好多话,要跟游不平说呢。

    游不平摇了摇头,知杜婵娟平安无事,便已经足够了,因此说道:“事不宜迟,我这边动身离开,请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知道自己姐姐的性格,因此虽然自己心中也觉得重逢时间太短,却也依旧果断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,但愿事情早些落幕,山城也可再叙天伦之乐。”

    杜婵娟高举着红烛,照应着游不平离去的背影,逐渐模糊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