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4章 洛花间的心思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4章 洛花间的心思!

    今天又是一场雨天,春雨绵绵,还带着一丝的寒意。

    而在听雨楼旧址出,两道身影持着油纸伞,静默独立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洛花间与昭云主仆。

    昭云似乎满腹疑问,不时地看向洛花间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洛花间好似没看见昭云的异常,眼神罕见的深沉,透过了重重雨幕,打量着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最终,昭云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疑问,问道:“少爷,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计划?”

    昭云实在是忍不住了,两人最开始离开山城的时候,洛花间是主张暗中行事,悄悄调查。但是现在不知不觉之间,已经完全偏离了原先的计划了!

    尤其是洛花间经常插手武林之事,风云集处如此,无路之巅处如此,就连在离开读书堂之后,洛花间每每遭遇不平,都会拔刀相助。

    重点是每次拔刀相助之后,他都会留下名姓!

    多得了恶魔道四处造孽,洛花间在如今的武林之中,已经声名鹊起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改变啊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闻言,转过头疑惑地看了昭云一眼,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高手,看不透!

    昭云唇角抽了抽,果然洛花间在离开山城之后,逐渐放飞本性。原本对于洛花间的心思他还能揣摩数分,如今是完全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那少爷不远千里,专程跑到这里是为什么?之前不是说不需要来听雨楼旧址调查的吗?”

    昭云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调查呀。”

    春天的雨,纵使来的突然,去得莫名。这一场小雨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有渐渐停歇了。

    洛花间收起了油纸伞,深吸了一口雨后的清新空气,笑道:“我来这里,是要重建听雨楼啊。”

    “重,重建???”

    昭云一愣,手中油纸伞滑落,伞骨砸在了自己头上都顾不得,慌忙将油纸伞收起,不可置信地说道:“少爷,我是听错了吗,你要重建听雨楼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笑了笑,继续道:“昭云,重建之事便交给你了,我只有一个要求——豪华,我要这里再次恢复到过往夜雨听明在时的盛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不,不是。少爷啊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主子有命,昭云下意识地接受,但是旋即便又反应过来了,眉头纠结地看着洛花间。

    洛花间理所当然地道:“为了暗中调查啊。”

    “暗中调查,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昭云张了张嘴,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跟洛花间之间,可能有着很强的代沟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啦,昭云,这里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拍了拍昭云肩膀,一脸的器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昭云有气无力地应了下来,心中却已经是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自家少爷的所作所为,传回去给城主了。

    洛花间继续说道:“你放心,少爷也不会放你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斗,如果有什么资金或是资源上的需要,你可以去找柳三变,我已经跟他谈好了,他会全力协助的。”

    “柳三变?”

    昭云蓦然醒觉,警惕地看了洛花间一眼,说道:“此人怎会无端相助?少爷,你那天跟他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别乱打听,一切我都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又拍了拍昭云肩膀,说道:“我还有事要做,在听雨楼重建完成之前,我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昭云心中一跳,急道:“少爷,你又要去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多管闲事,那叫刷声望。就这样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洛花间没好气地白了昭云一眼,不再多说,转身便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少……唉,头大。”

    昭云还要喊,却发现洛花间已经远去,只能无奈一叹,回头看了看听雨楼旧址,又是一阵头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东南武林,某处偏僻山洞之内,篝火摇曳,映照着人世主若隐若现的身形。

    当日与李裔文在栆月墟外一战,印证了自己神通之路。

    云天心之根基传自烟都,因此拓跋如梦借其境界领悟一法,确实可行。

    当时一战,虽至极端,令他受创不轻。不够之后陡生变故,他便也趁机而退,寻了这处山洞疗伤。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长吁了一口气,缓缓睁开了双眼,看着眼前残存的火焰,以及厚厚的一层灰烬,心中估算着自己疗伤的时间。

    ‘借助云宫之感悟,窥探了一丝神通,又恰好李裔文现身一战,印证心中猜想,如今神通之路,已在足下,即便不再借助云宫之力,也能彻底达成。’

    人世主低眉,总结着自己如今情况。

    “是了,云宫莫名消失,应是被人带走,只是为何至今仍无讯息传出?”

    念及云天心,拓跋如梦便想到了他如今的情况。当时他见屋中并无争斗痕迹,大门却被强行破去,看起来应是被人带走,而云天心没有反抗,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山洞之外,忽然传来了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心中一惊,身形瞬动,直接掠出了山洞之外,却见一位身着黑袍之人,正对着自己笑着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……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微微眯起了双眼,对方戴上了头罩,只露出了下巴与嘴巴,不过看其轮廓,应不是自己认识之人。

    “一个为你送来友谊之人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轻声一笑,扬手抛出了一幅路观图,说道:“云天心被人劫持离去,为我所救,如今正在图上之地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人世主接下路观图,却没有直接查看,而是静静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无端示好,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然而黑袍人却没有提出任何要求,只是说道:“人世主会看到在下的诚意,希望这一段友谊,不会未始先终,请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呵呵一笑,转身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‘嗯……人已经离去了,他的目的,会是这么单纯吗?’

    拓跋如梦皱眉目送,旋即轻轻摇头,将此事抛开。

    不论对方目的是什么,他既然找到了自己,便说明两人之后,必然还会有所交集,届时如何博弈,便看各人手段了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打开路观图一看之后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道门,宗上天峰之外,一道疯疯癫癫的声音,轮着奇诡的兵刃,大步而行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