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8章 沙漠下的石室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78章 沙漠下的石室!

    西武林,某处山道之中,一条失魂落魄的身影,踽踽独行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南宫大哥,绝对不可能与烟都之人同流合污。必然是其临死之际,无人可托,才让烟朱将千织翼断刃交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自从在裁决者处听闻了当日情况,便陷入了纠结当中,浑然不知自己该去往何处,只是一味地在回想此事,在否认裁决者的猜测。

    裁决者的话,不好验证是真是假,但是烟朱的身份,却丝毫做不得假——他早已寻人确认了,当日交给自己千织翼的人,便正是烟都的烟朱!

    正是这般,似虚似实,更让刀无心陷入了纠结。

    就在刀无心茫无头绪,漫无目的胡乱而行的时候,忽然一阵阵喊杀之声传入了他的耳中,顿时让他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前方似有动静,前往一观。”

    突来的变故,好似瞬间让刀无心寻到了主心骨一般,能可将自己心中不解的疑惑暂时压下。

    当即刀无心身形一动,快速先前,行了越有半里路程,便见得一处道观。

    而此刻,道观之内,三教之徒与部分武林侠客,正在奋力抵抗着一群贼人的入侵。

    不消多想,这必定又是恶魔道之人所为。

    “恶魔道!”

    刀无心眼中冷芒一闪,千织翼顿时出现,随后刀无心身形闪动,直扑战场而去,顿时如狼入羊群一般,恶魔道的贼人之中,少有能抵抗他十招以上者,大多数都是还不曾看清刀无心的身影,便被其一道封侯,结束了罪孽的一声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近乎两百人数的贼人,便悉数败亡在了刀无心的刀下,他也因此而一身染血,就连发丝都被血液溅射得湿漉漉,不断躺下血液,形态犹如魔鬼,一双眼睛更是应疯狂杀戮而变得稍微嗜血。

    就连是明知他是来援助的正道中人,见他如今模样,都不由得心生恐惧,畏畏缩缩地不敢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千织翼尚还在滴血,刀无心环目四顾,到处都是尸体残骸,亡者之血已经染红大地。刀无心面无表情,最后目光落在了正道众人之上。

    众人为其气势所慑,竟忍不住连连倒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刀无心也不上前说话,南宫飞飞曾与他说过,为侠不必人知,但求无愧天地便可。

    他抖了抖千织翼,将沾染其上的血液擦拭干净,也不顾身上湿漉漉的浑是鲜血,便这样一脚深一脚浅,避过了死去之人的尸体,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刀无心离去之后足足有半柱香时间,那些人似乎才定下神来,张罗着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刀无心并不知道这些,也没有去花费心思猜量。

    经过了方才一番发泄般的屠杀,他的心中隐约之间似乎抓住了什么,又似乎不曾抓住。只觉得好似跟南宫飞飞之事有关,却又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关联。

    他面色的神色逐渐呆滞,似乎逐渐又要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阵破风之声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刀无心脚步一顿,便觉一道黑影自左侧而来,最后铮然落在了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恨铁?是她?”

    刀无心稍稍回神,往恨铁飞来之处看去,果见一道熟悉倩影,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天下名刀三百万,原来美人最诛心。”

    月飞花低声轻吟,面带愠怒,来到了刀无心身前十丈之地,伸手一招,恨铁忽而一阵颤抖,自动飞回了月飞花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月飞花,你也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刀无心说道,月飞花此时一身气息更加内元,显然根基与功体都得到了十分的进展,显然是已经完成了美人刀传承的承接。

    而且她身后尚有一柄用白布包裹着的兵刃,若是所猜不差,应该便是美人刀了。

    “刀无心,出刀吧。”

    月飞花冷眼注视着刀无心,一扬手中恨铁,顿时刀风直卷刀无心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刀无心双眼微眯,发出了长长一句鼻音,于此同时,千织翼铿然而出,直立在刀无心身前。

    月飞花无端引战,目的为何。

    天刀神隐隔世两传人,又是孰优孰劣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西武林更西的地方,一道身影走出了武林,走出了中原之地,翻过了佛乡,越过了西垂,走在一片茫茫的风沙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沙漠的风咧,刮得人可真疼。”

    这人,正是信了天之选择而一路向西的乐梦从心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原先所想,大抵到了西垂地界,便能有所收获,谁知道到了西垂,他再次进行选择,却指示他仍要继续向西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一名高手,一名强大的先天,可是先天也是人啊。

    这茫茫的沙漠,要走到什么时候才是头!

    句无章缩了缩身子,沙漠之上又起风了。风有些大,也不算寒冷,但是风中夹着沙子迎面吹来,却刮得人生疼。

    “这个沙漠叫什么名字来者?我记得似乎在某本典籍之上有过记载,好似有人曾准备探索沙漠背后的地域,但是行走千里,仍是一望无际的沙漠,最后物资匮乏而选择了放弃。在那之后,便一直不曾有人做过这个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喃喃自语,似乎是要说服自己趁早转身回去,毕竟他此回外出,所带的物资也十分有限,尤其是水源,至多在支撑他数日的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脑中胡乱地想着,句无章忽然失笑,笑声道:“我这也算是为神州武林开疆辟土了吧,这事情要是传出去,会不会有人为我立个雕像什么的呢。”

    正失笑之间,句无章忽然一脚踏空,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沙层之中,几乎是片刻时间,便已经被沙子淹没了半个身躯。

    “是流沙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瞬间回神,忙保持身形不动,元功暗提,准备飞跃而起,脱离险境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他功元提起,流沙之状便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嗯?这不是流沙?”

    句无章眼露疑惑之色,尝试性地动了动身躯,却发现周遭沙子竟似乎都表现的沉重,让他能够颇为轻易的动作。

    句无章心中忽然一动,旋即元功饱提,猛然旋转身形,顿时劲风突起,直降身周沙子吹飞,现出了底下一片青砖。

    “沙层底下的……石室?难道我此行目标,便是要应在此地?”

    句无章皱眉,左右看了看之后,愈发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句无章灵兵化作了铲子,小心翼翼地清理着石室之外的沙子,生怕一不小心,便坏去了青砖,让流沙灌入,破坏了里面都是实物。

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鸣翠山之外,三道黑袍人鬼鬼祟祟地接近了。

    “此回任务不是暗杀,而是要潜入读书堂之内,寻找两个被冰封的人,将冰封破开,你们都机灵一点。”

    当先一名黑衣人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一人笑道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,真不知是那个傻子,竟会花那样的天价悬赏。啧啧,十万两黄金啊,做完这一票,我们都可以洗手不干,回家里娶上三五个小媳妇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得意忘形,这个任务可不简单。目标之地有法阵守护,想要混进去可不容易。而且要不是知道目标之地的主人外出,老子可没有胆量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当先之人低哼了一声,对于这个小子的态度十分不满意。

    那人却也只是耸了耸肩膀,似乎并没有太过在意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前行,倏然,一阵寒风捶过,一名身着红袍,怀抱浪刀之人,便出现在了三人之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,行踪暴露,速退!”

    当先一人面色微变,知道以柳三变的格局,为之出手之人绝非泛泛之辈,当即果断转身欲逃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寒芒忽然自读书堂之内激射而出,却是飞絮剑破空而来,挡在了三人后退之路上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,图谋不轨之徒,想要离去,可得问过文武千古手中之剑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赫见鸣翠山法阵闪烁,旋即柳无方身形翩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腹有诗书气自华,吟鞭东指即天涯。草色烟波残照里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翩然而落,与柳生峰泷一前一后,将三人围住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