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自我放逐之人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86章 自我放逐之人!

    太湖之上,依旧烟波浩渺,不染风尘。

    一叶扁舟,随波而泛。舟上一对老友,饮茶共沐湖上清风。

    “好友啊,在你这里待久了,感觉心胸都豁然了许多,更加无心江湖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轻抿了一口杯中香茗,心怀感慨。

    太湖之地,确实适合隐居。在这里不仅远离世俗,更有美味可吃,简直就是逍遥子心中养老的最佳去处。

    老翁却是笑道:“逍遥子啊,恐怕你赖在这里不走的原因,不仅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看破不说破啊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面上闪过了一丝尴尬之色,他赖在这里,的确是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毕竟输给了剑千秋,没能拿回造化球,他的确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老翁呵呵一笑,旋即忽然说道:“其实输给他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闻言,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,怒道:“你又要吹他根基如何稳固,实力如何强大了么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”

    老翁摇了摇头,剑千秋后来,似乎对他的身份起了一些怀疑。不过同样,老翁也对他的来历起了一丝兴趣,直到剑千秋与逍遥子一战。

    老翁闭上了双眼,回想着当日剑千秋最后所用的熟悉一招,心中暗自感慨。

    ‘老朋友,他会是你的传人吗?’

    逍遥子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?我告诉你,要不是老道下不了狠手,没出最强的一招,剑千秋早就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老翁摇头笑了笑,忽然又说道:“当日剑千秋一招,至多也只发挥出了六成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逍遥子面色微变,他虽然口上说着有所保留,但是实际上早已经全力以赴。若剑千秋仍有所保留,那他如今能为,该到了怎样的境界?

    老翁没有回答,而是微微眯起了双眼,露出了一丝追忆的神色,说道:“老友,吾忽然对他起了一丝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日怎么也神神叨叨的了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皱着眉头,仔细打量了老翁数眼,确认了是他本人,才略带怂恿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是要再度红尘了吗?”

    老翁斜睨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要了解一个人,并不需要再度红尘,不是吗。“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说的都对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没好气地应了一句,随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,轻轻吹了吹,说道:“不过,我也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老翁挑了挑长长的白眉,诧异地看了逍遥子一眼,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是昨日的那一封传信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恶魔道乱世之态逐渐眼中,聆音又一时冲动,直接打上了恶魔道老巢,如今昏睡在宗上天峰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苏醒。令师与博士生陷入冰封,玄机与令师一战之后,又行踪成谜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轻轻摇头,叹道:“我们修道人虽然自称化外之人,然而真正与世俗斩不断干系的,却还是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心有苍生。”

    老翁道了一句,旋即又低声道:“至于吾之苍生……”

    老翁没有说下去,逍遥子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说道:“你若是要了解剑千秋此人,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。”

    到底逍遥子也是七尊剑的成员,与剑千秋认识许久,对于他的一些事情也算是颇为了解。

    然而老翁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我要了解的,你们都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逍遥子忽然轻咦了一声,诧异地看向了老翁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两人同时心中一动,看向了岸边。

    那里,一道满身风尘的身影,竟快速踏浪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,句无章。他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逍遥子两眉一蹙,暗自疑惑。

    老翁则是不动神色,自顾品茗,心中似乎在想着剑千秋之事。

    “逍遥子,你果真在此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见着逍遥子,疲倦的面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,急忙跃上扁舟。

    “你专门寻我而来?”

    逍遥子更疑惑了,目光打量,忽然发现句无章衣领处都还夹带着不少的沙子,顿时奇道:“你是去沙漠打滚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刺激,改天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逍遥子是一个痞道,句无章也没差,两人凑在一起,谈话一下子就偏离了中心。

    老翁看的有趣,不由得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句无章看了看老翁,忽然躬身行礼,问道:“这位前辈,不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寻常老翁,何用名姓呢,换我一声老翁便可。”

    老翁笑了笑,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,随便你了。”句无章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逍遥子道:“句无章,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吧,我要准备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寻你是有一事相问。本来此事或许问博娴与聆音衔令者会更有收获,只可惜他们都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问道:“如今道门入世之人当中,就属你活得最久了,不知道你是否曾经听闻‘人间三极’?”

    “人间三极?”

    老翁忽然手一抖,失声开口。

    句无章眼神一亮,急忙道:“老翁,你知道此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,只是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很厉害加凶残。”

    老翁摇了摇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句无章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说道:“是啊,确实凶残。”

    《九幽剑魔》这一本书,他已经翻阅了一遍,根据书中记载,此人的确凶残,甚至可以走火入魔,然后炼化心魔为己用,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凶残了。

    而在书中所述,九幽剑魔似乎只是人间三极排行第三之人,可想前面两人,会是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“人间三极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斜睨了老翁一眼,却不挑明,而是低声呢喃,脑海之中回想着这个名词,最后摇了摇头,道:“抱歉,逍遥子不曾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竟连你也不知吗?”

    句无章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老翁目光转动,最后还是禁不住心中好奇,不经意间地问道:“这个人间三极,不知你是从何处得知?”

    “是极西之地的沙漠之中,偶然发现了一间石室……”

    句无章将此事说了一遍,最后将《九幽剑魔》一书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翁微微低头,借助饮茶的动作,掩盖住了自己眼中不可置信以及极度怀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‘缘生死了?可能吗?不,不可能!吾会死,九幽剑魔会死,红尘剑仙会死,甚至那个人也会死,但是缘生绝对不可能死。’

    ‘是了,不可能是他。句无章口中所说那人既然遗憾不曾见得人间三极,便绝对不可能是缘生。’

    一口茶的功夫,老翁心中已经转过了万千情绪。再抬头之事,已经又是一片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句无章道:“只可惜这本书最后部分有数页被人撕去,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,仅仅余下了一个九幽剑魔自我放逐海外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传说太过久远了吧,你怎会忽然关心这种轶事?”

    逍遥子奇怪地问道,据他所知,句无章如今应全力协助博娴处理令师之事才对呀。

    句无章摇了摇头,道:“此事尚不明朗,知之无益。既然如此,我还需往踏出查探消息,请。”

    现在句无章手中并没有确切的情报,想要告诉逍遥子也无从说起,干脆直接不说,将书籍收起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句无章离去之后,老翁忽然开口说道:“多注意你这名同门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果然知道这‘人间三极’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面色微变,先前老翁失态,他便有所怀疑了。

    老翁摇了摇头,道:“这些事情,休要再往历史的尘埃之中翻找了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老翁说道:“你要走,便走吧,我该回去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请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见老翁不愿多谈,也不勉强,起身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老翁重重叹息,而后又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“缘生,你到底还留下了什么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