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一战而胜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59章 一战而胜

    深柳读书堂中,商谈依旧。

    佛识走后,藏虚莫名一叹。旋即与柳三变微微对眼,却皆不言语。

    李裔文说道:“我近来无事。你们可有事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笑了一笑,道:“我听闻好友与七尊剑牵连不小,不知可否替我引见七尊剑之主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李裔文点头应允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藏虚道长可有他事待办?”

    “并无要事。你若有事需要援助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博士生已经拟定了一个计划,表面针对王权,暗中算计人世主。”

    藏虚惊道:“这不是与你上回策略相同?以人世主的计谋,怕是不会再中计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看上去相同,实际上却也不同,届时道长便知。”柳三变神秘一笑,道:“我希望道长替柳某走一趟留仙翠篁,查看白首留仙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何突然会关注三辉?”

    “依照以往道门三辉的性格,他们沉寂的太久了。”柳三变抿了抿唇,继续说道:“除此之外,我还希望他能在围剿王权之时,能够出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。我会注意的。”藏虚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道长便请出发吧。我有一些事,想与好友单独一说。”

    藏虚哈哈一笑,道:“既然如此,贫道也不打搅你们叙旧了,请。”

    藏虚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李裔文转向柳三变,好奇地道:“你有何事要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抿了一口茶,湿润了一下嘴唇,道:“我让小方引莫开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裔文面色一变,眼中愧疚,痛苦,自责等神色一一闪过。

    柳三变长叹了一口气,道:“他其实并没有怪你,现如今,他也活得很自在。这才是他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的踪迹,一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开口,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。“更知道,在我出现在武林之后,他便不再行走武林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能出世,自然是心中对你再无嫌隙。你为何还放不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如何能忘!”李裔文猛然握拳,额上青筋跳动。

    柳三变抿了口茶,神色幽幽。“时机到了,我会让你们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李裔文惊异地看着柳三变,旋即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太久了,久到这件事情已经成了你的心魔。”柳三变放下茶杯,道:“大唐的血脉,只剩下我们三人了。我们,再不能失去谁了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猛然举杯,将茶水一饮而尽。起身说道:“我要动身,替你邀约剑千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裔文快速离去,步履竟显得慌张沉重。

    “好友啊。有时候,我真是恨不得替你担下你心中所有的痛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目送李裔文离去,旋即微微闭目,指尖敲打桌面,敲打出了令人失神的节奏。

    鸣翠山下,李裔文匆忙走出,狠狠地吐了一口气,好似要将心中的郁结化如这口浊气,一吐而出。

    他站了好一会儿,才将情绪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往剑庐一行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辨了辨方向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留仙翠篁。

    墨张声一如往昔,微闭双眸,静静站立在无寐生坟前。唇角,却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
    蓦然,他耳根微动,闪身化光,离开了留仙翠篁。

    而在墨张声离开之后,房门轻启,一线随目光忧郁地走了出来。随即身形闪动,随着墨张声方向,暗中跟随。

    留仙翠篁远处山峰。一道端庄的身影负手而立。正是取得迷神花而来的人世主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更早取得了迷神花。”

    光芒闪过,现出墨张声身影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略有机缘而已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转身,将迷神花交给墨张声。

    墨张声接过迷神花,道:“迷神花既已得手,便可展开下面一步的计划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首留仙且慢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抬手虚摆,打断了墨张声的话语,道:“此回前来,除了迷神花一事之外,拓跋如梦更是想替先生引见一人。此人,或许能在后续的计划之中,发挥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随着人世主话音落下,山隘一处,突然转出一名脱俗道影。旋即飘逸辞号,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“有轻虚之艳象,无实体之真形。贯元素与太虚,薄紫薇于竦戾。龙逸蛟起,鸾翔凤翥,飞仙凌虚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轻声低吟,步法转动,来到了人世主身侧。

    “道门天心君!”

    墨张声目光一闪,盯着天心君。随着天心君的出现,目前道门内闹得火热的事情,也在墨张声心中逐一串联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只是想不到,你竟也是人世主之人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微微一笑,道:“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略一沉吟,便道:“的确,有你相助,针对藏虚,我们的把握又大了数分。”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洗耳恭听。”人世主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有天心君的加入,我原定策略也需做出相应调整。嗯……在此之前,我希望天心君能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。了空禅师,是否为你所杀?”墨张声说,看向了天心君。

    天心君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心君可介意我将你的身份泄露出去?”墨张声再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天心君眉头一皱,面现难色。

    墨张声道:“天心君大可安心,我定不会将你置于险地。只是希望利用你的身份,替藏虚披上一层不可信任的外衣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便但凭先生排布了!”天心君一咬牙,做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人世主忽然诡异一笑,道:“白首留仙眼下,或许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,拓跋如梦便不叨扰了。若计划拟定,需要拓跋如梦之处,可以此物传讯烟都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说完,探手一抓,凝出了一道烟气递给墨张声,旋即与天心君对视一眼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墨张声接过烟气,低声喝道:“出来!”

    一线随面色阴沉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来的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转身,微微垂首,一双眸子上翻,略带狠戾地看着一线随。

    一线随自嘲一笑,道:“在你到来之后。从你说的第一句话开始,我都听在耳中了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紧抿唇角,而后道:“相信我。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除恶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宁愿与道门细作联手,也要加害衔令者?”一线随苦笑,涩声开口。“师兄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一线随说完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墨张声喝道:“你要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一线随步伐一顿,道:“我会将此事说出,我会衔令者小心你的阴谋。我会阻止你的一切,我……不会让你就此沉沦!”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墨张声闪身,来到一线随身前,伸手把住一线随双臂,沉声道:“你不可以这么做。相信我,只要我计划成功。烟都,诛仙海都将因此灭亡!”

    “这不会是白首留仙的本心。”

    一线随身躯一震,逼开了墨张声,继续离去。

    墨张声眼中突然红芒大盛,手腕一翻,长剑在手,竟是回身一剑,直入一线随后心。

    一线随不察,被一剑贯胸。剑刃自心口处破出,鲜血低落,双眼圆睁着,犹带着丝丝不信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兄,你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线随猛咳鲜血,气息消无。

    墨张声面无表情的抽出长剑,搀住了一线随倒下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放心,师弟。师兄不会让你死的毫无价值。烟都、诛仙海,乃至道门。我会让所有相关的人,为你殉葬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收起长剑,抱起一线随身躯,往留仙翠篁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月明风露娟娟,人未眠。

    万章山下,两条身形急速而来,最后停在了风月学堂之外。

    正是为探告子而来的天华君与虞千秋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把握探出告子虚实?”虞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摇了摇头,道:“告子不论是修为、身份、心智,在儒门中皆是一时之选。我心中对此行结果,也并无多大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幸好,日前接到博娴的讯息,他已经锁定了杀害了空禅师之人了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眉毛一挑,道:“那你仍是前来,想必是心系圣司功法外传之事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点头,道:“三教圣司,地位超然。其功法更是一脉而传,不容外泄。此回圣司出事,必不能就此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道:“如今佛乡困于妖域一事,儒门又有告子疑似变节。也的确只有你们宗上天峰,担起此责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我欲暗中潜入,一探风月学堂。你在此替我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拒绝,道:“我曾入过风月学堂,对里边情况有一定的认识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睨了一眼虞千秋背后的冰棺,道:“你的目标太明显了。同时也正是因为你曾与他们照过面,更不能让你去了。否则恐怕会影响接下来的正式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既然你已有想法,我便不再阻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等我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话音落下,正要离去,却又忽然止步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抬头望天,却见九天之上,罡风阵阵。一股无匹刀芒,乍然而现。旋即,一道霸然辞号,赫然响彻!

    “壮志高酬凭敌手,巅峰行道论方畴。”

    九天之上,一抹血色刀光乍现。血红色的长刀,呼啦着圈子,席卷着罡风,如一道血红色的天外飞星,急速而下,直落风月学堂之前!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刀吟声起,刀芒阵阵。血红色的长刀之上,一个鎏金‘胜’字,异常醒目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同时强大的气劲猛然爆发,学堂之外的地面被炸裂,滚滚烟尘四散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来风月学堂放肆!”

    吟风赋月两人联袂而出,各奋其力,将烟尘弥散。

    而在半空之上,身着劲装的刀者,飘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长天浪纵三千尺,刀负胜名天下愁!”

    刀者脚尖轻点,稳稳当当地站立在刀柄之上。而随着他的降临,又一股恐怖气劲再次爆发。吟风赋月两人顿时如遭重击,呕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儒门告子,刀天下……请战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