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引杀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0章 引杀

    万章山上,风月学堂。

    刀胜刀天下气势而来,直挑学堂主事告子。

    暗中天华君两人对视一眼,微微点头,选择了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而同时,风月学堂之内,一股庞然气势猛然爆发,旋即冲天而起。一道身影转瞬而至,站在了学堂之外,手执竹简,衣袍飘飞,正是学堂主事告子登场。

    “刀胜刀天下,武林狂生,销声匿迹了上百年,而今再出便乱我风月学堂,不知是为何事?”告子神色庄严,侃侃而谈。先将刀天下身份揭露,而后质问。

    “既知刀胜狂生之名,何来如斯废话。”刀天下却是一声嗤笑,脚尖一踢,血红长刀一战而胜携裹着庞大刀劲,直冲告子。

    告子神色不动,单掌拍打虚空,沛然浩气蓦然爆发,将长刀击回。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长啸,身形瞬动,握起倒飞而来的一战而胜,劈砍着凌厉刀芒,夺命而来。

    告子一声沉哼,衣袖一甩,竹简横空,儒门绝式,再现尘寰。

    “正气篇·于曰浩然!”

    儒门浩气浩荡而出,震慑尘寰。刀天下首当其冲,受到浩然气劲影响,体内气血隐约竟起了沸腾之象。

    “吟!!”

    刀天下蓦然仰天,发出了一声龙吟之声,旋即长刀一划,久违的刀胜名式,再一次于人间绽放凌厉。

    “刀衔落日浸寒漪。”

    名式瞬出,天地失色。漫天星子璀璨光芒尽数被一道血色刀光掩盖。

    两人极招,轰然相碰。

    砰!!!

    哝叭!

    强烈气劲爆发,飓风骤起,以两人为中心,席天卷地。坚硬的地面,竟如同掀起巨浪的海面,被层层掀起,波荡而去。

    眼见风月学堂即将遭受巨力摧毁,学堂之内,突然一道身形闪烁而出,手指天地,并发极招。

    “明德篇,地天齐泰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沉声一喝,元功化形,竟凝做泰山虚影,镇压罡风。

    平息学堂被毁的厄难,杨无木把目光在放向激战的两人。

    刀天下与告子两人身周,密布着刀光掌影,令人看不真切实情,显然已战至酣处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都之内,流光轻闪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直落冷屏之后,解剑除冠。

    天心君则是静立冷屏之前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将我的身份直接暴露出去,便是为了针对白日观星么?”天心君问道。

    “虽不中,亦不远矣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把玩着头冠,声音清冷。“随着诛仙海被破,众人的目光中除了妖域之外,便落在了三教之中。我知你近来必有谋划,也知你之身份,已隐瞒不了太久。不如趁此机会,再做利用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眼光一闪,说道:“人世主但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一朵烟气突兀飘来。人世主伸手接住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天心君同样笑道:“看来墨张声已经做出了选择。道门三辉如今的阋墙之举,也算了了当年敌对之仇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笑道:“墨张声计划已经拟定。目前需要你利用你的身份,对白日观星的立场进行模糊、抹黑。”

    “哦?简单。我这便去进行排布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轻笑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把玩着头冠,目光莫测地看着天心君离去。

    “云宫啊云宫,烟都与我最接近的人,你……可不要让拓跋如梦失望。”

    这时,虎宫从烟都深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道:“意怀天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无大碍,日前已经离开了烟都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时日,狮宫应也回到你们族中了吧。”拓跋如梦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虎宫道:“狮宫性子谨慎,虽目前无人留意,但必也不会直奔族中。不过算来,也在这几日会抵达了。”

    “烟都被破,狮宫借机离去,本是之前埋下的一颗暗棋。只是想不到意怀天的出现,反倒令这颗暗棋成了死棋。”

    虎宫不语,论心计,十个他捆在一起,也抵不上拓跋如梦的念头一转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继续说道:“烟都与狮虎族,会是很好的盟友,是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。人世主不仅救下了我与狮宫,更救了少主。双方已经有了良好的合作基底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退下吧。”人世主点了点头,摒退虎宫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徒儿,斜月坪一行,你收获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虎宫离开后,人世主突然说道。随即一道青烟飘落,现出烟朱身形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一身剑元内敛不露,目中神光湛然,显然功体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“略有机缘,得了儒门杀令传授一意。”烟朱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儒门杀令竟也出现了?为我一述当时情境吧。”人世主说道。

    “详情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烟朱将当时情况大致说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如此说来。儒门杀令口中的一式之传,恐怕是落在了李裔文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烟朱闻言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人世主继续说道:“你既归来,正要有一事,需要你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人世主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道门令师,八卦掌雄已入癫狂。你去寻得他的行踪,引其多造杀孽,并将讯息传导给博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烟朱躬身离去。

    人世主放下头冠,食指轻敲这桌面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屡次谋算烟都,想必此回道门令师之事,会让你焦头烂额。嗯……王权方面近来毫无动静,只有贪狼等人四处造杀,却也无关紧要。虽然已与墨张声合谋算计,但总归是曾经的盟友,我也许该再寻他一会。”

    念头落下,人世主整发束冠,翩然离开了烟都。

    而在烟都远处,本应离去的天心君,正隐藏在黑暗之处,看着人世主离去的流光。

    “看来人世主已察觉我另有谋算,目前仍未到与人世主摊牌的时机,我必须有所取舍了。也罢,三教矛盾尚未酝酿完毕,便先稳住烟都这方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思量完毕,闪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鸣翠山,深柳读书堂。

    柳无方快步而入。

    正在柳树之下品茗的柳三变心有所感,放下了茶杯,含笑看向读书堂之外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含笑起身,先是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柳无方的赤龙臂,才点头笑道:“不错,赤龙臂的契合,比我所想更要完美。”

    “天工前辈的训练,的确别出心裁。”柳无方一脸心悸地说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哈哈一笑,重新落座,道:“嘱托你的事情,完成的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寻得了莫开前辈。他令我转达师尊,他会完成师尊交代的事情。”说着,柳无方取出了小**与拳谱,道:“同时,他也是天工前辈所说能令我完美发挥赤龙臂威力的人。因此倒是剩下了徒儿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?竟是他?当年屠龙之事,为师亦有听闻。只是想不到当初那个沐浴龙血之精的刀者,会是莫开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道:“莫开前辈只是给了我这一滴血液,不知道该如何使用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,挥一挥手,取出了一个手臂长的盒子,放在石桌上,说道:“关于此事,我已为你备好辅助之物。你先将这些药材熬煮至沸腾,再加入这滴精血,用以浸泡赤龙臂。以药材的热能,将精血中蕴含的能量灌入赤龙臂中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柳无方一愣。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道:“融合精血并不复杂。难的是要有相应的拳谱,去发挥赤龙臂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点了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我这边去煮药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你既已回转,读书堂便暂由你看顾。我需往佛乡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有徒儿在,读书堂不会出现任何意外。”柳无方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柳三变呵呵一笑,翩然而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则是抱着药材,进了内堂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,佛魔之岸。

    受到神秘佛光门户的牵引,无根飘萍一步踏入,来到了这个最接近妖域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此地便是佛魔之岸?”

    寻根站稳了身形,打量着四周。这是一个很寻常的院子,没有出彩之处。只有充盈着此地的佛力让人侧目。

    当然,在佛力的掩盖之下,那一股令他神魂都为止悸动的气息,也同样被他察觉。

    “妖域之人!你倒是好胆,敢来佛魔之岸。”

    一声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,尸罗圆谛突然出现在寻根前方,面容带杀地看着寻根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佛友,此人便交我吧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突然出现,拦住了就要动武的尸罗圆谛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见状,冷哼了一声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寻根神色淡然地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作了一揖,问道:“不知阁下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“无根飘萍寻根。”

    寻根轻声开口,到了这个地方,他心底深处竟升起了一丝怯意,十分的莫名。

    “无根飘萍……阁下可是妖域之人?”

    “是,或许也不是。我还不能完全确定。”寻根轻轻地摇头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说道:“是或不是,答案已在你心。”

    寻根嗯了一声,似是敷衍,又似应同。他说道:“我来此,只希望能入妖域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突然怒吼,闪身而出,一掌拍向了无根飘萍。

    战端,乍然开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