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三章 奈落之渊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五百九十三章 奈落之渊!

    霹雳大江湖第一卷第592章奈落之渊!武林之内,某处神秘之境。

    羲阳高悬,暖融融的日光倾洒在延绵幽青的山壁之上,反射出令人胆颤的冰寒。

    断崖之下,不知来自何处,不知去向何方的黝黑浑浊水涛不断拍打山壁,溅射出重愈千钧的水花。

    天上阳,地上水,正如一阳一阴,主导着这个神秘之地的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而在布满了嶙峋怪石的断崖一处稍矮,接近水面的青石之上,虚空忽然扭曲变换,一道黑袍身影,逐渐浮现。

    “这里,便是奈落之渊吗?”

    天魔看去眼底一切,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奈落之渊十分神秘,即便是他,过往也从不曾听闻。也是为取欺魂草,内妖域才会将这个地方的所在透露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寻找以及进入,仍旧花费了天魔不少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为了进入此地,我一身内元耗费将近七成,然而进了此地之后”

    天魔微闭双眼,感受着体内绝对充盈的内元,心生慨然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他进入的一瞬间,先前所耗费的内元,便全数恢复!

    “妖师曾说,此地乃是同生同死,无生无死,非生非死之地,其中玄妙,无人能知。我之内元瞬间恢复,莫非便是其中之生所造成?”

    天魔左右看了看,然后抬起头,看着高空之上灿烂的烈阳。

    “此旸也绝非寻常。”

    又低下头看了看浑浊河水,尚来不及感慨此水也绝非寻常的时候,忽然一阵波涛滚动,水波拍打岸边,激荡出水花高溅。

    其中一滴水花,直向天魔溅射而去。

    天魔看着这滴即便在烈阳之下,依旧显得黝黑浑浊的水珠,微微皱起了眉头,伸手一拍,便欲将之拍碎。

    然而手掌接触水滴的瞬间,天魔忽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天魔只感觉一股沛然之力浩瀚而来,同时自身充沛内元,却是调之不动。顿时一声闷哼,手骨断裂,森然白骨自手肘之处突破皮肉,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又是一阵水波荡漾,水花激射,一大捧水花直接溅射到天魔胸口,顿时天魔只觉得好似苍天都在自己胸前倾塌了一般,无匹之力,直接将其胸前骨骼全数击碎,天魔上身顿时一片溃烂,大口吐血,重重地撞在了身后岩石之上,双眼瞬间闪过死光,呼吸全无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天魔胸口伤口却又瞬间愈合,就连断裂的手骨,也自动接上。除了胸口衣裳依旧破烂之外,竟是毫无损!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天魔看着自己的情况,饶是他阅历丰富,见多识广,也忍不住目瞪口呆,一脸的无法置信。

    方才瞬间造成的伤势,足够他彻底死亡。然而如今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,若非是破碎的衣裳证明,他都要以为先前的一幕,仅仅是幻觉了。

    “如最开始内元瞬间恢复,我在这里所受到的任何伤势,都会在瞬间恢复。但是同样的,在这里我也完全无法动用内元,即便体内内元充沛无比也无济于事。无死无生,是这个道理吗?”

    这个地方太过玄奇了,天魔深究不了,也不敢深究。

    而且如今他内元无法运转,也就是说身法也无法展动,只能凭借自身力量攀援,寻找欺魂草。

    仅仅是溅起的水花而已,便足以让他毙命,他不敢想象,万一失足坠入河中,会生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而且此地,或许还有其他危险存在。

    天魔抬头看了看高空的烈阳,直接告诉他此地最为危险的,还是这个唯一带来光明与暖洋洋之感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寻欺魂草吧,此地不宜久留,尽快寻得离去。”

    天魔心中暗凛然,不敢继续耽误,忙极目扫视,寻找欺魂草的下落。

    奈落之渊虽然怪石嶙峋,然而地形实则颇为单一,不过就是两面山崖夹着一道河流而已。

    也是运气使然,天魔目光扫过,便在一处极险的所在看见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欺魂草,外形也寻常草株并无区别,唯一不同之处,便在于欺魂草的草叶边缘,带着一层淡淡的幽蓝之色。

    欺魂草的下放,正好有一处稍微凸出的怪石可供踏足,只是除此之外,别无他物可供稳定身形,想要采摘,极度凶险。

    天魔想了想,自己尚不需如此冒险,便沿着山崖行走寻找。

    然而整面山崖找了一遍,却并没有再看见第二株欺魂草了。

    “无奈!”

    天魔一叹,却也只能冒险施为。

    幸得到底是练武之人,根骨柔软有力,虽然不能使用内元,却也险险地来到了欺魂草的所在。

    根据妖师所说,欺魂草在拔出之时,会让人瞬间失魂,需要以特质丹药消除这种影响。

    天魔取出丹药服下,待得腹部一阵温热之后,才猛然用力,将欺魂草拔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欺魂草根茎部位,忽然散出了一阵朦胧幽蓝的光芒,天魔只觉得双目一眩,竟是直直往后倒下!

    丹药并没有挥到预想之中的作用,虽然这股目眩仅是片刻便过去,然而身处半空,天魔已经无处借力,直直坠落。

    身下,奇异的河水翻腾,如凶兽恶口,静待猎物上门。

    而在河水之下,一个华贵的剑匣,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天魔是否就此陨落?神秘河水之下的剑匣,又埋葬了何种秘密?

    道门,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距离聆音一怒,血战恶魔道一役已经过去了许久,一直昏迷,自我调整机体的道门衔令者,也终在今日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衔令者,现今感觉如何了?”

    上清殿内,聆音与天华君两人对坐而谈。

    聆音面色伤害苍白,双目无神,显然虽然已经苏醒,体内伤势依旧严重。

    “既已醒转,自可缓缓疗愈。这段时间,劳烦诸人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聆音轻轻顺了顺拂尘,声音还有些刚刚苏醒的沙哑。

    事后至此,聆音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。不过若是事情重来,她或许也会再次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道人之怒,本该是因苍生而起!

    “我之伤势,此地难以痊愈,须得回返无何有之乡,借助那里亘古存在的琴韵配合疗养,恐怕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出了。在这里,有一事需请托天华君协助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忙道:“衔令者有何事,但说无妨,天华君必定竭力完成。”

    聆音道:“藏虚所管辖的密藏虽然已经暴露,但毕竟追回了数间。道门十三衔令,缺一不可,因此需要劳烦天华君,替聆音物色一名才德足堪承担之人,承接藏虚之位。”

    十三衔令,自古如此,聆音本早就有意物色,只是多被他事干扰,无暇顾及而已。如今需闭关疗伤,长时间难以再出,此事也只能委托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

    聆音摇了摇头,看了天华君一眼。

    以天华君品行,若是杀戒不放,将会是最完美的人选。除天华君之外,游剑方尘也是不错的人。只可惜天华君放杀戒,游剑方尘身死,都无法承接衔令者之责了。

    天华君了然地点了点头,忽然疑道:“衔令者怎不在道门成名之人身上挑选,如此一来,应有更大选择的空间吧。比如埋剑绝涯,此人道基坚固,或许是不错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皆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聆音摇了摇头,并没有多解释什么,而是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衔令者嗯,此事须得慎重,要先确认人选,在多加考验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目送聆音离去,心中已在心中思索衔令者人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