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四章 夜访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五百九十四章 夜访!

    夜色逐渐降临,天地万籁俱寂,家家户户熄灯入眠。

    而在清心小苑之外,一道蒙面的身影,与寂静的黑夜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清心小苑,今夜就让文武千古,揭开你的面纱。”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苑主会诊都不曾露面,这越发让柳无方怀疑此地藏有蹊跷。因此白天的时候,他放弃了通过言谈来探取情报的想法,升起了夜谈的心思。

    再送羽儿爷孙两人回去之后在返回,正好天色已黑,柳无方便换上了夜行衣,带上了面罩,准备夜访清心小苑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白天里短暂在清心小苑之内停留,但是他曾在远处高峰看过小苑大体的建筑,再加上白日里有意观察,因此倒也能大概估测出小苑之内的布局。

    夜里的清心小苑也十分安静,柳无方悄无生气,来到了大门之前,目光又恰好落在了一旁被遮住的木牌之上。

    布料之下的木牌,有何玄虚呢?

    柳无方有些心痒痒,伸出了手就要将之掀开,临近之时却又忽然止住。

    算了,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柳无方收回了手,纵身一跃,便进入了小苑之内。

    从大门直往前,便是白日里会诊的大堂。大堂之内硬不可能有自己想要的东西,柳无方心中所想,乃是找到小苑的书房,或许又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虽然黑夜无人,柳无方依旧十分警惕,身形闪烁,不时以各种掩体躲藏身形,不断深入小苑之内,很快便穿过了后院,来到了一片建筑物之前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应是厢房。或许书房也会在这其中。

    柳无方心中暗衬,来到最边上一间房间的窗外,悄悄拉起了窗户。透过夜色,可以看见一名娇俏的女子呈正大字型地熟睡着,却是白日里给他开门的鹂儿。

    还说我酸里酸气,自己不也这样大咧咧。

    柳无方撇了撇嘴,悄无声息将窗户放下,而后逐间房间查看过去,仍是一无所获。柳无方身形再动,越过这一排仆人住所,来到了更深处的一个独立的小院之前。

    根据地形开来,清心小苑还剩下两个独立的小院,看来我所要的情报,应该能在这里寻得。

    柳无方双眼微眯,身形一闪,便入了院中。

    与先前一片黑暗,仆人皆已入睡不同。小院之内,尚有烛光摇曳,透过投影,似乎是一人正在夜读。

    柳无方微微皱眉,既然还有人不曾入睡,那他也只能暂时避开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柳无方准备退出去,先往另外一间小院探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夜读之人似乎察觉有人潜入,蓦然一声低喝:“谁人在外!”

    这不是白天那苑主的声音,这种不阴不阳的感觉,难道

    柳无方先是一惊,旋即狐疑。看了看前方虽似乎察觉有人在外,却并没有出来查看的那人,猛然一咬牙,快速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猜测没错,对方既然在此,应是为了疗伤。而若是能够证明自己的猜测,暗访与明闯,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柳无方三步并作两步,身形瞬间而动,直接来到了燃着烛光的房外,蛮横地直接将门推开就要闯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柳无方把门推开一丝缝隙,隐约看见了一张面孔之时,一道红绳倏然破空而至,直接缠住了柳无方双手,将他强行向后拖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烟都云天心,这个清心小苑,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!”

    虽只是惊鸿一瞥,但是已经足够让柳无方确认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猜测成真,柳无方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云天心能为不凡,不曾出手,必然是时重创在身,当即柳无方一声爆喝,直接将手上红绳挣断,便要再度冲入房中,趁机除恶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黑夜之后,一抹刀光忽然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柳无方心中警觉,忙召出飞絮回身格挡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刀剑交击,两人同受巨力,却皆不愿退却,咬牙硬抗,足下之地顿时不堪承受,双足深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此地苑主?”

    透过夜色,柳无方可以看到眼前是一名年纪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年轻人,使一口略弯的太刀,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男子不答,只是刀上用力,两人各自倒退。

    倒退之间,男子太刀舞动,瞬间万千刀芒凭空而现,席卷柳无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听柳寻真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不敢怠慢,飞絮一挽,极招顿发,直破漫天刀芒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红绳再来,竟是直接突入了刀剑之中,再度缚住了柳无方的双手。

    云天心的声音忽然自房中传来:“苑主,还请擒下此人,否则在下的消息泄露,恐怕清心小苑,将失去平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休想得逞!”

    柳无方一声冷笑,内元爆发,欲要再次挣脱红绳。

    然而相比上回,这一次红绳之上,饱含了浑厚内元,以柳无方如今之能,竟是一时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嗯?不好!”

    柳无方面色微变,就欲爆发更强之力的时候,那名青年男子已是持刀而来,刀刃横扫,挑落了柳无方面罩之后,停留在了其项脖之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柳三变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云天心的声音再次传来,柳无方目光看去,却发现对方正稍微撑起了窗户,旁观着一切。

    柳无方冷笑,道:“失手被擒,柳无方死而无憾。只可惜无人将此地丑陋的一面揭露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事情非是你所想这般。”

    黑夜之中,忽然传来了苑主一声轻叹,旋即缚住柳无方的红绳忽然散开离去,隐没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阿青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青躬身应是,柳无方这时才诧异地发现这名冷峻青年,竟是一名女子!

    苑主继续说道:“小兄弟,白天里那位老丈身上内元,应是你的杰作吧。现在看来,恐怕你是有意试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不是有意试探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冷笑,虽然对方的态度莫名,然而收藏云天心,并为他秘密治疗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云天心的身份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鄙人不过是一名医者,有病患上门,自该诊治,不是么?”

    苑主的声音悠悠传来。

    柳无方却忽然怒道:“然而你救这一人,将来受苦的却会是千千万万人,你可想过此点?”

    苑主没有回话,似乎是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云天心道:“苑主,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苑主闻言,幽幽一叹,道:“鄙人不过是一名医者。医者,从来都是只能医治一人,而不能医治苍生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柳无方面色微变,已经明白了对方的选择,当即纵身一跃,便与化光遁逃。

    然而黑夜之中,忽而浮现无数红绳,瞬间缠绕而上,将柳无方捆成粽子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便劳你在清心小苑做客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青,带小兄弟下去。”

    苑主开口,那名女身男相的阿青又按刀而来。

    云天心将窗户稍支开了一些,看着被困成粽子一般的柳无方,不言不语,心中却已是暗计泛滥。

    苑主的态度他不明确,因此并不介意动用一些手段将之拉向自己的阵营。

    至少,不能让他站在所为的武林正道一方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认为事情将就此落幕之刻,清心小苑之外,忽然一道沉喝,惊醒了黑夜。

    “云天心,出来受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