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六章 剑灵求助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五百九十六章 剑灵求助!

    神秘的奈落之渊,性命就在千钧一发之瞬。

    丹药意外失效,天魔乾元受到欺魂草影响,一瞬失神,全身乏力,自山壁之下跌落。

    低下,便是波涛滚滚,一滴水便重愈千钧的神秘河流。

    天魔紧握着手中欺魂草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死亡笼罩,天魔强迫自己冷静,脑中急速思索,该如何面对眼前情况。

    内元充沛却无法调用,有心使用秘法脱离困境,时间上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天魔翻动着身子,却也逃不开河水的范围。

    欺魂草所生长的山壁虽然颇高,然而人体坠落,速度极快。眨眼之间,天魔已能感受到河水翻腾所带起的阵阵寒风。

    “非生非死,无生无死。如今竟也只能寄望此地神奇来保全性命了吗?”

    天魔慨然一笑。

    此回是他大意了,或者说是对这个地方了解太少。关于这条河的神异,妖师所给的信息之中也并不曾提到。

    一切已迟,天魔却仍是极力调动内元,希望能可应对落河之后的突n况。

    就在危机之刻,神秘的河流地下,一方华贵剑匣,忽然嗡嗡颤鸣。

    偌大河流,似乎也同有感应,顿时波涛滚滚,愈发剧烈。惊涛拍案而起,竟溅起了数丈高下的水花。

    “嗯?河流发生了异变!”

    天魔双眉微皱,有些疑惑,但旋即便是眼中神光大亮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初来之时,被水滴溅身,那种庞然距离,直接将他击的重重撞在山崖之上。

    若是此刻能再受水滴溅身,或许能够借力登上岸边。

    天魔咬了咬牙,用力扭转身形,希望能更靠近岸边一些,好被溅起的水花击中。

    然而时不我待,天魔离河面已近,纵使身躯逐渐便宜,已是来之不及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河底剑匣忽然一瞬蹦起,引动周遭河流疯狂旋动扭曲,剑匣也随之飘摇不定,然而一道剑光,却凛然自剑匣之内而出,一路破水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河面之上,天魔即将落水之际,剑光忽然破开水面而出,直直击中了天魔眉心,恐怖之力直接将其眉心洞穿,然而却因此地神奇,伤势瞬间恢复,本是致命的一击不仅没能取了天魔性命,反而剑上之力携裹着天魔身躯倒飞而上,最终跌落岸边山崖。

    避过了落水面对不知危险的天魔,跌落岸上之后,却反而一动不动,好似失神一般躺着。

    而在天魔意识深处,芒白空濛之境,隐约可见一柄华贵长剑幻影,矗立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嗯你,是那一道剑光?”

    空濛之中,天魔倏然凝体而成,看着悬浮着的长剑幻影,略带诧异。

    兵器成灵,本就少见。天下名器众多,然而真正蕴生器灵者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更遑论眼前剑灵,似已有了独立的神智了。

    “寻主人。找寻,寻”

    长剑幻影一阵闪烁,旋即断断续续,不成句章的话语便飘荡在了这处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剑灵虽有灵性,却不通透,因而声音之中,仍旧夹带了庞然剑意,得天魔双耳发聩。

    “主人主人”

    到了自后,长剑幻影也只是重复主人两字,剑意也逐渐呈现狂暴姿态,似乎渐入了痴狂。

    天魔微微皱眉,强自承受着这一股剑意,问道:“你要我替你寻找主人?嗯一命之恩,天魔当报。只是你之主人,又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华,华”

    剑灵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,然而就在天魔侧耳倾听之际,剑灵似乎气力耗尽,只闻一声铿然,幻影如玻璃般破碎而去,天魔意识,也迅速从这片空濛之境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奈落之渊,青石崖上,天魔闷哼一声,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毕竟是被剑光洞穿了眉心,虽然因此地神奇而不曾因此毙命,然而那一种痛楚与恐惧,确实十分深刻地记载了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天魔醒转,半坐在了石上,仍忍不住用力地揉着眉心,似乎要将那股可怕的记忆就此揉散。

    “华,华什么?”

    天魔揉着眉心,看向了河面。

    剑灵所提供的信息只有一字,让他根本无从猜测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天魔等了许久,也不见剑光再起,不由得猜测是剑灵已经耗尽了气力,无法再次将力量传出这片神奇的水面。

    “也罢,一名之恩,天魔当思图报。只是信息缺乏,能否替你寻得主人,便要看天意机缘了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,欺魂草已经得手,还需设法寻齐数种辅料,先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天魔小心翼翼来到自己出现的位置,避过了数次波涛翻滚溅起的水花,启动秘法,只见虚空再次扭曲,天魔身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清心小苑。

    夜色更稀薄了,透着隐约的亮光。

    柳无方暗访失手被擒,就在阿青刀刃临身之刻,清心小苑之外,忽传来了一声震天大喝,惊醒了小苑尚在睡梦之中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声音,是前辈!”

    柳无方面色一喜,已认出了来人身份,当即扫了众人一眼,冷笑道:“虽然我不是你们对手,但是前辈既然来了,你们也终无法继续为恶。尤其是你,云天心,多行不义,今将毙命!”

    云天心也认出了来人身份,因此面色十分阴沉。

    李裔文对他有必杀之心,这一点他十分清楚,但是却想不到他竟能入附骨之疽一般,每每准确地寻得自己所处之地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的情况,莫说抗衡,恐怕连逃离都十分困难。

    想了想,如今唯一能让他避过一劫之人,便只有这清心小苑的苑主了。

    “苑主,这”

    云天心看向了苑主方向,欲说还休。

    柳无方冷笑道:“你们虽能困住柳无方,却绝非前辈对手。苑主,我见你并未恶途深入,在此奉劝一句悬崖勒马,尚得保全性命。”

    苑主一阵沉默,似乎实在心中衡量其中得失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才幽幽说道:“此事鄙人自会处理,阿青,将这名少年带往正堂,好生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青应了一声,收起了太刀,却未替柳无方解开束缚,就这样般押着他往正堂而去。

    而在清心小苑之外,李裔文神情冷肃,倚剑而立。

    乍然,黑暗之中,一张画屏浮现,旋即烛光点亮,一道人影透过烛光,投射在了画屏之上。

    李裔文念头一动,飞凶在握。

    面对李裔nn闯,苑主该如何应付?

    云天心恶徒,将会再次划下终点吗?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