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暗计之始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1章 暗计之始

    佛魔之岸。

    随着无根飘萍道出来意,尸罗圆谛霎时震怒,如金刚怒目一般,起掌便攻向寻根。

    寻根面色一沉,闪身避开。

    “不可啊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一声惊呼,同时出手,挡下了尸罗圆谛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漆雕光明,此人来历不明,又带有妖域气息,此时想入妖域,必有谋划,我们不能让其如愿。”尸罗圆谛怒目相对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后退半步,唱了一声佛号,道:“他既然能到佛魔之岸,也是天命使然。我们,或许不该阻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我是不答应放他进入妖域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寻根双目一眯,却压制着不发作。如何进入妖域,他毫无所知。即便是武逼,也没有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师,不知你如何才能放行?”寻根问道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沉吟一翻,道:“你若能引博娴或者柳三变来此为你作保,我便可放你进入妖域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眉眼一动,道:“此法倒是可行。”

    寻根微微闭目沉思,旋即点头,道:“我会带来他们其中一人,届时还请大师莫再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哼,等你寻来再论吧。”尸罗圆谛冷哼一声,旋即一挥手,佛魔之岸似乎产生了一股排斥之力,将寻根送出。

    洗身池处,白芒一闪,现出寻根身形。

    而受到感应的佛相与念禅,也已经出现在此。

    “前辈,如何?”佛相问道。

    寻根摇了摇头哦,道:“并无进展,尸罗圆谛需要我引来博娴或者柳三变进入佛魔之岸,才能答应我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佛相眉头一皱,道:“博士生进来四处奔波,行踪不定。而红尘素衣目前尚需坐镇武林,恐怕无暇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无需烦恼,柳某已然来到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纠结之刻,一道平和的声音传来。众人闻声望去,却见佛怒引着柳三变,正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柳先生怎会突然造访佛乡?”佛相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却是为了妖域之事而来。”柳三变笑了笑。

    寻根说道:“你来了也正好。尸罗圆谛需要你或者博娴进入一晤,才能放我进入妖域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也同为此事。只不过壮士也在此地,倒是出乎意料。不过也同样正好,柳某尚有事情,需要与壮士相商。”

    佛相道:“既然如此,两位可在佛相稍作歇息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问道:“不知玉佛如今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自读书堂回转之后便一直闭关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提及玉佛,佛相等人面色不由得染上一层担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柳某知晓了。还请大师为柳某安排一间静室,我有些事情要与寻根壮士商谈。”

    “请随小僧来。”

    佛相示意佛怒两人离去,自己则是带着柳三变两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静室之外。

    “此地偏僻,罕有人至,同时小僧也为在外替两位顾守,任何担忧,皆可放下。”佛相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柳三变挑了挑眉头,看了佛相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旋即朝着寻根引手,两人进入了静室之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万章山,风月学堂之外。

    一场旷世大战正在持续,告子与刀天下之局,已臻白炽。

    “儒门掌院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激战至酣处,刀天下狂性愈发张扬,仰空长啸一声,一战而胜再绽夺目光芒。

    “阳关叠唱·落日无人。”

    狂暴刀芒再出,天地同惧,一股浩盛之力,骤然聚集。乍然,天生异象,刀天下身后的远空之处,竟悬起一轮西沉的落日,将黑暗驱散。

    杨无木心神一紧,怀中明德简章竟不由自主蹿升而起,悬浮在风月学堂上空,垂下淡淡的黄色气流。杨无木见状,一身功体强运至巅峰,注入明德简章之内。霎时间,淡黄气流愈发凝实,笼罩了整个风月学堂前方。

    而在同时,告子亦察觉刀天下此刀非凡,不敢轻视,只手擎天,正气简章滴溜溜地旋转,一股伟力急速凝聚,随后,一道接天连地的伟岸身影浮现,赫然便是当日破去顾惜朝惊鸿之境的名式。

    “正气篇·天地流形。”

    高大的虚影面容模糊,可是却自有一股不可侵犯的凛然。此刻刀天下刀芒来袭,张口发出了一声无声的怒吼,似乎连空气都为之轰鸣。高并双手,似乎要将刀芒拍碎。

    刀天下见状,沉笑一声,一战而胜再次斩落,无匹刀芒竟是威能再涨,转瞬之间,已经来到虚影之前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声轻喝间,两人极招,訇然相撞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哝叭。

    极招交汇,恐怖的气势席卷天地。整座万章山更是在这一击之下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同时,有一股莫名飓风,突兀自交击之处掀起,横天席地,铺散而去。凡所遇者,无不为之崩摧。

    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两人面色一变,为了不被发现,不由得连退数十里。

    风月学堂中,杨无木承此击余威,同样是闷哼一声,往学堂深处倒飞了数丈距离。面色犹如金箔,在大口的咳血。幸得吟星赋月两人接引,方才不至难堪跌落。

    而当面承受这一击威能的两人,同样各自负创不一。

    双方极招,毫无保留。饶是刀天下受龙血浇灌身躯,肉身强横无匹,此时也是大口咳血,身躯被掀飞,在空中不停打滚。握刀的右手虎口更是被震裂,鲜血狂涌,迅速染红了衣袍与长刀。

    至于告子,更是不堪。极招虚影都被打散了,衣裳破碎,须发都沾染了鲜血,一把把地黏在一起,还不停地滴落血珠。虽然仍是稳站原地,但身上气息极度萎靡,显然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刀天下见状,已经知道此行目的已成,狂笑数声,化光离去。而吟星赋月两人,则是匆忙将告子接回学堂之内。

    “趁此机会,入风月学堂一探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见状,冲着虞千秋低声一喝,闪身化光,就要进入风月学堂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风月学堂深处,突然爆发一股凌天剑意,旋即一声沉喝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“洪范九畴·天之明命!”

    话音落处,一道无匹剑芒,夺命而来。天华君闪躲不及,立时重创,高吐新红。

    见着一切,远处虞千秋心下大急。

    “天华君顾忌两教关系,必然不会动用自身武学,我须设法回援。”

    不待虞千秋心念落下,风月学堂之内,凌天的剑意,竟有再次凝聚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天华君必然无法承受第二击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处,虞千秋闪身而出,指上黄金剑芒大作。不及思考,便是一指点向天华君与风月学堂之间。同时,怒声长喝:“何方宵小,敢犯风月学堂!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风月学堂之内,再出沛然剑气,却正巧遇上虞千秋的黄金剑气,双双轰然一破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天华君得此机会,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一声怒喝,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。”风月学堂之内,缓缓传出一声苍老的叹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留仙翠篁之外,因柳三变一席话而心情复杂的藏虚,步伐沉重地行来。

    “道门三辉德高望重,墨张声出世以来更是替正道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,他们真会如柳三变所言,中心已变吗?”

    藏虚一边心中自问,一边行走,已经逐渐接近留仙翠篁。

    “但愿此番一会,能洗清柳三变的疑虑。”

    来到留仙翠篁之下,藏虚收敛心神,正要进入,却不意见着翠篁之上悬挂的素色灯笼,不由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留仙翠篁怎会无故张素?哎呀,不好。”

    藏虚心中一沉,足下步伐运气,快速进入。

    留仙翠篁之内,两座低矮小坟并立着,一方旧土生草,一方新土沃然。一名白发披麻的男子,身形佝偻地跌坐地上,面对着两座坟墓,讷讷无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怎会如此,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藏虚进入留仙翠篁,看见这番神色,不由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开口了,声音低沉沙哑,如迟暮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为何会如此?一线随他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藏虚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一阵风忽然吹来,卷起了墨张声满头的白发。藏虚看着墨张声乱糟糟的,毫无色泽的发丝,心中不忍的同时,怒火愈炽。

    墨张声却不回答,而是说道:“何必我来说,你当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嗯?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藏虚追问,心下却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轻笑一声颤抖着抬起双手,似乎要去抚摸墓碑,却又好似力有未逮般,重重地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藏虚见状,心中不安之感愈发强烈,追问道:“白首留仙,还请明示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依旧不答,而就在此时,一阵凛然道风,突兀而来。旋即,慑人辞号,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。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!”

    垢无尘面色严峻,手持拂尘,背负道剑。一步一步,踏着无情而盛怒的步伐,重重行来。

    “白日观星,请为一线随之死,做出解释!”

    垢无尘剑指一扬,锋芒直逼藏虚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