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 入梦观真(上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六百章 入梦观真(上)!

    灰暗的世界,猩红气雾蔓延。空间之内不时便会传来一股异动,好似在与这片天地同振。

    倏然,莲灯散华光,一道身影,也随着莲灯指引,出现在了这片莫名的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“这里,便是楼满月的意识空间吗?嗯猩红气雾密布,莫非这里便是源头?”

    柳三变扬起莲灯,在猩红的气雾海洋之中照出了一片坦途。

    想了想,柳三变提着莲灯继续向楼满月意识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此回目的,并不在驱散这种红色气雾他如今也没有办法能够将之驱散。

    毕竟这种气雾弥漫了整个意识,即便当真找到源头,没有合适的办法,他也不敢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此回目的,仍是以窥视其意识影像,寻找出当年之事的原因为主。

    “这股猩红气雾笼罩,似乎在不断侵蚀着楼满月的意识空间,但是却也相当于为他之意识,裹上了一层保护罩。想要寻找薄弱点突破,看来还需要一些运气。”

    莲灯引路,红色气雾虽不断席卷而来,似要将柳三变这个入侵自己地盘的不速之客侵蚀,却无法突破莲灯所散发的光罩。

    柳三变一路畅行,不受丝毫影响,只是却也找不到气雾的薄弱之地。

    “引魂入梦,窥人记忆,即便是在先前的实验之中,也不过是偶然成功了一次,与篡改记忆,应有所不同。以楼满月的情况,应也可当做入睡,或许我该主动出手。”

    意识空间皆被气雾弥漫,并无薄弱之处,柳三变沉思少许,便准备尝试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只见他衣袖鼓动,猛然一甩,顿时强风刮起,吹得红色气雾四处散开。

    柳三变趁此瞬间,莲灯轻抛,朦胧灯光如放七彩光芒。同时指引阴阳,足画天罡。

    “太上台星,应变无停。三魂永久,魄无丧倾。心神明净,入梦安宁。”

    法咒轻诵,玄奥之力逸散,柳三变皆莲灯之引,合奇术之力,倏然化作一团光芒,融入了楼满月意识之内。

    在经过了短暂的瞬间朦胧混沌之后,柳三变缓缓恢复清明,却已经来到了楼满月的某一段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堂皇明亮的厅堂,虽可见得楼外冬雪纷纷,然而堂内却是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数名柳腰罗裙绣飞蝶的女子,赤着雪白玉足,舞弄着动人的舞蹈,眉眼盈盈送秋波,伴着精致轻匀的妆容,令众人看的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“此地,莫非便是听雨楼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了片刻,便将视线收回,转而打量着四周情况。

    能在这冬雪纷纷之刻,聚在一起,饮酒作乐,看雪赏舞者,多半是风雅骚客,只是柳三变一眼看去,四边案桌之后所坐之人,却无一人认识。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柳三变进入中原武林之时,听雨楼早已经覆灭已久。这些文人雅士或许在当时名传一方,但不是武林中人,终难在这个武林传名许久。

    “嗯?不对,那人是畅和风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忽然眼中一亮,看见了边上一人。

    他虽知道畅和风此人,但是并没有过交接,只是看过一眼画像,再加上此时畅和风面容并无后来那般稳重,竟让他险些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身穿紫衣,气态雍容高雅的中年男子,缓步自厢房之中走出。其人双眼紧闭,手持一柄尾端雕刻飞凤之玉,含笑而来。

    “出现了,夜雨听明楼满月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双目一闪,打量着楼满月起来。

    此人步履,神情,气息,皆现出其一身高深莫测之能为。实在是令人难以将他与弄花山城地下密室所躺着的那人联想在一起。

    楼满月一出场,在场之人纷纷起身行礼,只有数名姣好的女子,舞蹈似乎愈发诱人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诸位不用多礼,请坐,请坐。”

    楼满月哈哈一笑,双手平平按下,众人方才重新落座。而他也走到了主座之上,坐下饮酒。

    这时,忽然一人叹道:“只可惜今日如斯良辰美景,又有美酒暖身,艳姬伴舞,却独独少了听雨十三弦之音,实乃憾事也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去,却正是畅和风发此感慨。

    忽然,柳三变心中一动,他知道畅和风此人心怀不轨,因此隐约竟感觉他这一番话,似乎实在试探什么。

    是在试探听雨楼此事的武备吗?

    柳无方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而他此言一出,顿时众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能在听雨楼之内,一听十三弦之音,滋味足以让他们回味数月。

    楼满月闻言,微微一笑,道:“若是如此,诸位心中之遗憾,可以尽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莫非今日竟有十三弦在楼中?”

    畅和风顿时一脸大喜之色。

    楼满月轻轻一笑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而几乎是在同时,一曲古筝之音,缓缓飘来。

    曲音先是高寒料峭,如令人置身雪山之巅,高处不胜寒,旋即缓转柔和,如雪消融,最后好似听闻流水叮咚,如春来破雪,雪花如水,留作了潺潺消息。

    一曲美妙之音,听得众人如痴如醉。就连楼满月,也微微摇头晃脑,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畅和风却忽然朗笑一声,一口饮尽杯中之久,放声吟道:“罗裙蝶秀柳腰身,弓足闲闲软踏云。朱粉轻匀香淡淡,冬寒尤觉是中春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曲雪后春晓,好一阵美人歌舞。畅和风得闻此曲,得见此景,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哈哈大笑,如浪子癫狂,又将壶中琼浆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如此豪态与文采,更是惹得众美姬侧目连连。

    楼满月也是喜道:“原来竟是儒门后起之秀,航道千书畅和风当面,楼满月失敬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之人,亦是纷纷客套。

    “虚名而已,只是听闻十三弦之内,擅筝之人共有两位,却不知是谁当面?”

    畅和风美酒微醺,面带殷红,少年侠气尽展无疑。

    柳三变却是暗暗疑惑。

    畅和风,竟是以这种方式与听雨楼结交的吗?因何我会感觉他是怀抱目的而来,难道说,在他之前早有人心存觊觎,只是借畅和风下手而已?

    楼满月轻轻一笑,道:“弹筝者,乃是”

    楼满月说到这里,柳三变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旋即便是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而待这股眩晕之感消退,眼前恢复清明之后,印入眼帘的,却已是另一片场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