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一章 入梦观真(下)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六百零一章 入梦观真(下)!

    夜风清寒,月朗星耀。

    听雨楼后院之中,三人聚首。

    柳三变神智恢复清明,便见得如斯情况。

    嗯天高气爽,群星璀璨,梧桐半落,此刻应是初秋之后。由寒冬到初秋,时间跨度倒是颇大。

    柳三变打量了一眼四周环境,很快便推测出了如今的时间段。

    旋即,再定睛看向了凉亭之中的三人。

    是楼满月,畅和风以及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是生面孔,并没有在上一段梦境之中出现,又或许是梦境的跳跃,让他脱离的太早,以至于未能看完当日的情况。

    女子一身素白衣裳,面带轻纱,发如堆墨,肤似积雪,纵使在夜色昏沉之中,亦可见其绝丽。

    一双纤纤素手,轻按在了身前古筝弦上。

    纵使柳三变心湖沉默,又多见泣红颜、折桂令这般天人之姿,亦不由得略感惊艳。

    腰若流纨素,指如削葱根,说得便是这般人儿吧。

    女子n一旁,畅和风与楼满月两人,则是饮酒赏月,笑谈趣事。

    畅和风偶尔会悄悄看向女子,眼中情意,并无掩饰。

    而每每此时,女子有所感应,都会回眸因应。柳三变看的分明,其眼中虽无男女情意,却也有一丝掩不住的欣赏。

    如畅和风这般青年侠客,又满腹经纶,美名在外,的确有着很大的吸引之力。

    楼满月这时笑道:“老弟啊,这段时间可是多得你,近来听雨楼所举办的文会,可是一届更比一届热闹、出色了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含蓄一笑,道:“此非和风功劳,听雨十三弦个个高雅,学识阅历远在和风之上。尤其是是雨儿,一手古筝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他们,方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啊。要是这句话让阿大听见了,准要不高兴半天。”

    楼满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雨儿也是抿嘴轻笑,道:“跟大哥想必,雨儿技艺,着实难以示人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顿时一脸讶异,略带不信地说道:“雨儿古筝造诣,和风早已认为人间至极,如此说来,真是难以想象筵亭秋水之造诣,该到了何种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弦音,动人心魄。至极之处,甚至能引来天地共鸣,这般造诣,雨儿是万万难以比拟。”

    “光听你们所言,和风便以向往之际。只是不知何时,方能与弦首坐而论道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饮了一杯酒,面带怅然。

    相交偌久,十三弦之内,他早已尽识十二,唯独十三弦之首,筵亭秋水玉飞倾,迟迟未能得见。

    楼满月笑道:“阿大近来有事缠人,却是未能回来听雨楼。不过老弟放心,终会有你们相见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畅和风笑了笑,两人碰杯豪饮。

    柳三变看着一切,暗自思索。

    听雨十三弦之中,应只有两人擅筝。玉飞倾与畅和风并无相见,也就是说眼前此女,便是上一段梦境奏乐之人。看她与畅和风之间,应也相互颇为欣赏谁!

    柳三变沉思之刻,忽然察觉院外有人影一闪而过,显然是在暗中窥视,当即心念一动,便欲追赶。

    然后才猛然醒觉,此刻自己处于观梦状态,并不能自主移动,除非返梦入身,进入到篡改记忆的状态,方能真正干涩梦境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篡改记忆,尚无成功先例,柳三变也不敢轻易在楼满月这里施展。

    两回梦境,皆有畅和风身影,如此看来,听雨楼之覆灭,或许与他当真有着深切的牵连。而那名暗中窥视之人,以楼满月的根基都未能察觉他的存在,只有两种可能,第一便是此人能为不再楼满月之下,其二,便是此人同时楼满月所熟悉之人,故而并未提防。

    柳三变心中思索之际,凉亭之内的畅和风却又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赫见他饮酒起身,提剑忽在月下剑舞,白衣女子也抚琴轻奏,月下男女,琴剑相和,确实一派和谐融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远处高墙之上,窥视之人再度出现。

    隐约之间,柳三变似乎看见畅和风与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就在柳三变凝神欲要看得更清之际,却又忽感一阵天旋地转,旋即双眼再黑,又退离了这一片梦境。

    再然后,眼前画面一亮,仍是那一处凉亭,仍是楼满月在场,畅和风与那名白衣女子却已不再,换而之的,则是筵亭秋水玉飞倾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围着一盆花朵在观赏,看上去似乎是楼满月在介绍,而玉飞倾则是一脸惊奇地听着,不时打量着桌上花朵。

    那株,莫非便是洛花间口中所说的山城传承之物彼岸花?

    柳三变探了探头,想要看的更清,然而这一段梦境十分短暂,到此便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随后,又是数段更加短暂、混乱的梦境。常常柳三变还等不到眼前画面清晰,便有陷入天旋地转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许久,终有一次天旋地转之感消散,柳三变眼前画面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雨儿愤怒,不可置信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随后,又是一道颇为熟悉的声音想起。

    “抱歉,请你败亡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落下,柳三变眼前画面才彻底清晰。

    然而还不等柳三变循声看去,一声雏凤轻鸣之音,忽地响彻天地,就连柳三变以如此特殊形态出现,也稍觉得一股沉闷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满眼的猩红气雾,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气雾之中,隐约可见一只庞大的黑暗火凰,展翅扑来。

    此时,一道人影忽然拔地而起,手中利剑,豁命狠斩,正是筵亭秋水玉飞倾。

    “一剑留禅!”

    玉飞倾奋起破限之力,一身功元倾注,毫无保留的一剑,直破了漫天火焰。然而残余火焰,同具可怖之能,瞬间便将之缠绕,令其半空坠落。

    旋即雏凤再鸣,火焰凝聚,再现火凰之姿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伟岸身影,忽然自九nn降,一扬手中凤止武定,一头同样巨大的洁白飞凤于焉具现,与黑暗火凰缠斗一起,互相拚斗。

    两名绝代强者至强一招,所产生之恐怖威力,竟让空间不断颤抖,柳三变入梦之法在此竟无法停留,被直接迫出,返回了楼满月的意识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“畅和风绝对参与了当年之事,至于那阵雏凤轻鸣,雏凤轻鸣”

    柳三变提着莲灯,顾不得入梦之术被破后的虚弱,脑中急速思索。

    “是,是了。博士生曾说过叶武夫在退隐之前,曾询问过一个问题,也是与雏凤轻鸣相关。莫非之其中”

    柳三变深吸了一口气,暂缓情绪,随即百年发现莲灯光芒开始闪烁起来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灯芯将近,看来此回入梦颇久,先退出此地再说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心念一动,退离了楼满月意识空间。

    而在山洞之内,游不平与杜婵娟一左一右,站立在柳三变两侧,静静地注视着两人变化。直到柳三变双肩颤抖,灵魄归来。

    杜婵娟急忙问道:“如何?可有收获?”

    “尚无明确之法,不过楼满月所中之招,柳某已有头绪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将已经熄灭的莲灯收起。

    那阵伴随着黑暗火凰的猩红气雾,与其意识之内所弥漫的一模一样,足以推测出其所中之招。

    因此只需要找出施招之人,便能设法令楼满月苏醒。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解救?”

    杜婵娟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柳三变摇了摇头,道:“暂时无解,还需设法寻出施招之人。不过此回入梦,却也令柳某掌握了一些重要线报。或许距离真相大白之日,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问道:“那可有彼岸花之下落?”

    柳三变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段梦境,方才是最为关键,只是两人极招之威太过强大,入梦之术无法坚持,导致他不能持续查看。而且当时出手之人不在少数,彼岸花到底落在谁的手中,还需要经过一番调查。

    游不平道:“若有需要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不能解救义弟,不过既然已有了方向,便是有了希望,因此杜婵娟也衷心道谢。

    柳三变却躬了躬身,道:“此回一行,令柳某对接下来的计划步骤更加明朗,反倒是柳某该向二位道谢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不占用红尘素衣部署计划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游不平招了招手,道:“让我领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躬了躬身,两人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杜婵娟回首看了一眼楼满月,好似微微舒缓了眉头。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