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二章 瀚海停波·定涛君!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六百零二章 瀚海停波·定涛君!

    北海之滨,寒天霜地,冻水成冰。

    寻常武林人士到此,也免不了要被冻成冰棍,因此此地长年无人己

    然而今日,一道浑身火焰沸腾的身影,却重步踏来。

    “瀚海停波定涛君,天衢君践行承诺而来了!”

    北海之滨,冰寒冻骨,然而天衢君炎神体大成,一身火焰,生生不息,沿途所过,冰层沁水,竟有逐渐融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只有当他远离之后,水珠方有被冻结成冰,让原本光滑的冰层好似铺满了洁白的珍珠。

    炼化地心炎的过程,绝非步步坦途。在最开始的时候,进展缓慢,并曾引发了地心炎的爆发,令整座宗上天峰都遭受烈火烘烤。

    是定涛君挺身而出,化尽了一身冰寒之力,抗住了地心炎的侵蚀,方不至于宗上天峰毁于一旦。而也是那时,天衢君舍身引火,方才真正踏入了炎神体的n之门,焚去肉身,成就火焰之躯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时候,定涛君因此身负重创,神魂肉身皆被地心炎灼烧,无奈之下只能来到北海之滨,自我冰封,以缓解地心炎所带来的伤害。

    当时天衢君便立下承诺,炎神体大成之时,便是其前往北海之滨,解放定涛君之日!

    天衢君一步一脚印,逐渐来到了北海之滨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一座人形冰雕,仿佛亘古助力,如海神一般,俯瞰天地。

    “炎神诀炽焰横空!”

    天衢君猛然高声一身,双手擎天,一身火焰倏然高张、蔓延,顷刻之间,好似铺满天穹。

    顿时北海之滨方圆之地,受焰火烘烤,无尽岁月以来所积累的坚冰逐渐融化,北海水面,开始不断上涨。

    地心炎威力恐怖,天衢君恐伤了如今无力反抗的定涛君,因此只能以此方式,缓慢烘烤,令其身上冰封逐渐溶解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放散功元,消耗十分严重,然而天衢君却是不管不顾,一声庞然高喝,竟是更奋内元,加催火焰之威。

    终于,定涛君体外冰封缓缓沁出水珠,逐渐溶解。

    “醒来吧!”

    天衢君一声爆喝,掌握火焰,怒然击向冰封。

    就在火焰临身之际,忽闻一声清脆破冰之声,一道水蓝色的身影,蓦然爆冲九霄。

    天衢君及时收起火焰,面色发白,却满带欣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充满了自信,张杨的声音,缓缓念出了久绝尘世的讽世辞号。

    “世人见我恒殊调,闻余大言皆冷笑。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下,霎见一人翩然天降。

    水蓝色的道冠,水蓝色的头发,水蓝色的道袍,水蓝色的拂尘。一身的水蓝,更衬出了一身肤色的晶莹洁白以及一双眸子的黝黑深邃。

    瀚海停波定涛君,冰封百载,终再现红尘!

    “天衢君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一甩手中拂尘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天衢君憨憨一笑,道:“炎神体已然大成,今日便可替你接触地心炎灼魂之痛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劳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微微颔首,仍是一片风轻云淡之姿。

    天衢君也不见怪,因为定涛君就是这样的性格。

    他又是憨憨一笑,道:“只是你这个辞号,有些过时了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定涛君终于动色,微微挑起了水蓝色的眉毛,看了看天衢君,问道:“我沉睡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约有百多载岁月了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掰着手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唔,百多载确实不能再称年少了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听闻这个时间,也有些慨然。

    双眼一闭,再睁开时,已是百年之后的天下。

    天衢君道:“让我先为你接触地心炎灼魂之苦吧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为化解冰层,消耗甚剧。地心炎灼魂之痛,我尚能忍受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微微摇头,天衢君面色苍白,显然消耗不小。灼魂之痛虽然难以承受,但是百岁光阴过去,也不差在这些时候。

    天衢君却道:“我已经完全掌握了地心炎,吸取你神魂之中残余的地心炎之力,就好比流水归渊,不仅不会有所消耗,反而能让我加速恢复。而且,地心炎的灼烧,让你的头发都焦黑了,好难看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闻言,用力一甩头,将发丝都甩到了身前,而后低头一看。

    本是水蓝色的整齐发丝,如今在尾端之处,却有长短不一的焦黑浮现,的确十分影响美观。

    定涛君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放松心神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倏然一声沉喝,身形瞬间而动,出现在了定涛君的身前,右手并指,点向了定涛君的眉心。

    定涛君也完全信任天衢君,放下了一切防备,就这般任由天衢君点住自己要害之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天衢君双指之上,忽然红光闪过,而后便隐约可见一道火焰自定涛君天灵之上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天衢君见状,用力一吸,顿时将那道火焰吸入体内,并顺便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而地心炎出体,定涛君一身功体再无压制,顿时一身寒气瞬间爆发,天衢君双指被瞬间冰冻,吓得他急忙退出了数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幸好定涛君瞬间便收敛功体,方不至于令这北海之滨,再度扩张。

    天衢君惊道:“想不到你冰封百年,一身功体不仅没有倒退,反而精进如斯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道:“或许正是因地心炎的压制与磨练,逆境之下,方能有此精进。不论如何,仍是要多谢你不愿前来,解我冰封。”

    “你何必言谢,若非是你,我早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过失了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摇了摇头,问道:“冰封既解,你接下来有何打算?听天华君所言,如今武林暗潮汹涌,道门也正缺乏人手,不如先回宗上天峰,伺时而动?”

    “被动,从来不是定涛君的风格。深入武林,我自有其法。”

    定涛君拂尘一扬,自信傲然。

    “嗯,也好,你从来都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也并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先回宗上天峰了。如今宗上天峰只天华君一人,多有不便,请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时隔百年,不知当年所留之局,而今尚存几许。嗯离开。”

    天衢君离去之后,定涛君并未久留,身形一动,化作一道nn远离。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