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天之明命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2章 天之明命

    留仙翠篁之内,本是为了印证柳三变之言而来的藏虚,却莫名卷入了一线随死亡的谜团之中。全道之锋含怒而来,气势压人。

    藏虚面色一正,道:“全道之锋,莫非认为一线随之死,与贫道有关?”

    “以白首留仙所言,一线随死前,曾怒呼藏虚之名三次方才命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藏虚面色一变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诛仙海一战,我身负重创而陷入昏迷,直到日前方才转醒,一线随之死,内中必有蹊跷!”藏虚说道,看了一眼垢无尘。“诛仙海一战,你也在场,当知那时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眉目一敛,道:“自然知道,否则你此刻,早无自明之机。”

    藏虚一阵沉默。一线随的死亡,本就让他不可置信,此时更是被污与一线随之死有关。隐约之间,藏虚只觉得一张无形的大网,正朝着自己笼罩而来。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好似迟暮老人一般的墨张声。

    墨张声幽幽一叹,道:“两位,墨张声已无力,更无心红尘,还请还留仙翠篁一片安宁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闻言,面无表情,挥了挥衣袖,朝着藏虚道:“出去一谈。”

    言罢,转身便要离去。墨张声的声音,却是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只希望全道之锋,能给师弟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闻声一顿,挺了挺胸,朗声道:“垢无尘身负全道之责,定不会容忍道门有此阋墙之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藏虚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墨张声,举步跟上了垢无尘。

    两人远离之后,墨张声方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转身含笑地看着已无人影的小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所觉察了么?倒是比我预想中的还要难缠。不过,你依然无法脱离掌控。”墨张声自语,旋即一翻手,一袭衣袍出现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若是虞千秋在此,定能认出这便是当初拦杀杨无木的那名面具客所穿的衣裳。

    “垢无尘既然找上了藏虚,藏虚在道门中的声望,也必然会遭到影响。下一步,便是依照天心君所言,将这身衣袍与藏虚联系在一起,并引导虞千秋发现。嗯……此事尚需排布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沉吟一番,收起了衣袍,转身走入了房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静室之内,寻根与柳三变两人对坐。

    “先生来此,应也是为了妖域一事。”寻根率先开口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碎黄泉曾到读书堂寻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既寻你,说明你们之间也已经达成了默契。”

    “层面上的合作罢了。”柳三变说道:“我听闻你欲往佛乡,方才匆忙赶来。幸好为时未晚。”

    “你即便不赶来,也为时未晚。”寻根摇了摇头,将佛魔之岸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竟还有此事。不过也正好,你尚未进入妖域,也省了我再进妖域的时间。佛魔之岸的高僧,我会斡旋,壮士进入妖域之后,还请替柳某劝住妖域之主,短期之内不要冲击封印,以及替柳某留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寻根诧异,旋即说道:“要妖域之主停止冲击封印,想必是先生已有了谋算,此事我会尽力周全。不知要我留意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逍遥子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说道:“我曾翻阅与妖域有关的典籍,记载虽然稀少,却也略有所得。当初佛乡之祖能成功封印妖域,此人功不可没。只可惜,妖域被封印之后,此人便销声匿迹,有传闻说此人当初被一同封印在妖域之中。壮士此行,还请多加留意。勿论妖域出世之后会采取怎样的态度,若得此人相助,我们也不至于完全被动。

    “逍遥子……好,我会留意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起身,道:“既然如此,便再走一趟佛魔之岸吧。”

    寻根嗯了一声,两人并肩走出。

    佛相当即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大师护关之请,柳某感激不尽,若有柳某能够相助的地方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佛相看了看两人,道:“两位皆是佛相信任之人,此事相告也无妨,小僧怀疑佛乡之中,也混入了细作。”

    “嗯?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柳三变面色一肃。道门出了一个细作,已经引发出了一系列的事情,更耗去了大量的人力,此时佛乡若是再出这样的事情,可谓是雪上加霜了。

    佛乡见两人面色疑色,伸出了手臂,道:“两位请一探小僧脉搏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柳三变趁手,把住佛相脉门。半响之后,方才神色凝重地放手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你身上怎会有如此道门之力造成的伤势。”柳三变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佛相不答,而是取出当初念禅赠与的念珠,递给了柳三变。“先生再看此念珠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接过念珠,翻来覆去,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这念珠乃是念禅师叔投入佛乡时,祖师所赐,后来转赠与我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之意,是怀疑念禅便是这做下暗手的人?”柳三变眉头一挑,将念珠归还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僧一人之疑虑。”佛相收起念珠,道:“玉佛或许有所觉察,可惜如今闭关不出,无法咨询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沉吟了半会儿,道:“此事还请大师稍缓进行调查。目前三教之间的关系,明显受到了有心人的挑动,已有些破灭的倾向。再者,道门细作也已经有了方向,不妨等到道门细作之事落幕,再做谋划。”

    “小僧知晓,此回选择将事情告知,也是希望先生能够有所提防。”

    寻根这时说道:“事已谈妥,便请大师再领我们一走佛魔之岸。”

    “可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再往佛魔之岸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万章山外,两道流光一前一后,急速闪烁离去。

    在远离了风月学堂之后,当先的一道流光急速落地,现出了天华君身影。

    甫一落地,天华君便是一口鲜血压抑不出地喷将出来。

    “凝气!”

    虞千秋紧随而至,一声沉喝之后,指上黄金剑芒大涨,一指点向天华君背后,以真元引导,协助天华君驱除伤势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虞千秋鬓角都微微见汗了,而天华君则是再次咳出了一口淤血,气息逐渐平稳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风月学堂之内,尚有如此高手。更想不到,以那人的身份,竟会再涉红尘。”天华君擦了擦唇角残余的血渍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虞千秋附和了一句,显然也认出了那出手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旋即,虞千秋再道:“你寻一个安静之地歇息,我再回风月学堂一番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与虞千秋对视了一眼,虞千秋缓缓点头,随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天华君没有拦阻,两人相识多年,许多事情已经不需要言语的沟通便能意会。而那人突然出现在风月学堂,事情定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直到见不着虞千秋身影,天华君才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风月学堂之中,吟星赋月手脚匆忙地将告子安置好,便与杨无木一同来到了学堂大殿。

    一名外形枯槁,似乎行将朽木的老者,早已经在此等待。

    “见过洪范副院长。”杨无木三人同时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,告子伤势如何?”洪范问道。

    杨无木道:“虽然重创,但并未伤及性命根本,只是需要长时间的疗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好。这段时间,告子有些急躁了,正好趁此机会静养一段时间。”洪范说道。

    吟星赋月两人对视一眼,旋即默默低头。对于这个只存在传说之中,风月学堂创建之初便任副院长至今的人,他们拿不定性格,因此也不敢贸然说话。

    杨无木显然认识洪范,开口问道:“敢问副院长,那名刀者到底是何来历,竟能将院长伤至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刀胜刀天下,一名顶尖的强者。”洪范明显知道刀天下的来历,却不愿细说,反而说道:“对于战后出现的两人,你们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杨无木沉吟一番,说道:“后面一人,应是虞千秋,此人与我倒是有一番交情。上回无木陷危,也正是得他相助,方才成功回到学堂。”

    “虞千秋?”

    洪范有些疑惑,并问了出来。“不是道门七天中的天剑君么?据老夫所知,黄金剑指,只有天剑君一人拥有吧。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洪范又轻咦了一声,道:“他回来了,你去将他迎入。”

    同时,虞千秋扣门之声,也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杨无木身形一动,出现在了学堂之外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杨无木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“嗯,你伤势已经痊愈了?”虞千秋问道,虽然先前已见杨无木出手,不过此时再见,眼底依旧流露出一丝关怀。

    “已经痊愈许久,方才那人是你?根据副院长所言,你乃是道门七天中的天剑君,是真的吗?”杨无木问道。杨无木赤心真诚,故而有此想法便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已是过去的事情,我不愿多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。你来此所为何事,是来关心我的伤势?”杨无木再问。

    “嗯,顺便拜访告子一番。”虞千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看我。光顾着高兴了。快快进来,正好副院长似乎也想与你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眼中光芒一闪,问道:“可是洪范副院长?据说他久居儒门深处,不知是何时返回风月学堂?”

    “是早些时候来的,详细情况并不知情。”杨无木将虞千秋引了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本书是在创世首发的,所以在其他地方的评论是看不到的。方才劣者暗搓搓用起点的小号加收藏的时候,居然发现了几条评论,不由得心里一暖。毕竟有人支持,总是比单机要令人更愉悦(脑补温皇脸)啊。

    此外,看到了道友的疑虑,在这里说明一下,本文并不是霹雳的同人,只是参考了霹雳的模式。我们向往着霹雳的世界,折服于清香白莲的睿智,热血在百世经纶的暴力,也悲恸着刀狂剑痴的不幸,但是,在我们的心中,应也有着我们自己的霹雳世界,本文便是应于这样的想法而写的。

    有细心追读的道友(如果有的话)应该能发现,本来随缘的更新,这几天突然稳定了。这是因为准备签约了,十分意外的签约让我也懵了好久,因为这种类型的书写起来真的特别烧脑,有时候光是一个人设的辞号、背景故事等都要想好久好久。当然,道友们看着也可能会觉得烧脑……所以在接到签约通知的时候,劣者也犹豫了几天,才做下了签约的决定。或许只有这样,劣者才能更好,更快地将心中的霹雳,呈现给大家。

    最后,都要签约了,看在苦境一家亲的份上,不给劣者收藏跟票票吗。/坏笑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