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道门仲裁令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3章 道门仲裁令

    学堂大殿,众人皆至。

    虞千秋当先行礼,朝着洪范躬身,道:“虞千秋见过洪范前辈。”

    洪范审视着虞千秋,不时点头,道:“不错,不错。许久不见,当年的毛头小子如今也长成了这般沉稳笃定的汉子。你的黄金剑指,应也大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谬赞。”虞千秋躬了躬身,并不多言语。作为主和派,洪范与其师尊有着不错的交情,师尊在世时,常有来往。只是在师尊死后,这份关系便冷却了。

    洪范见虞千秋气态,暗中点头。同时目光看向他背负着的冰棺,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。对于当年之事,他同样清楚。

    洪范咳嗽了两声,身形似乎越发佝偻了,小步走到座位上坐下,问道:“那个准备闯入之人呢?”

    虞千秋摇头答道:“那人遁术了得,晚辈追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中了我一剑,仍能逃离你的追踪,的确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突然问道:“晚辈斗胆,敢问前辈为何突然回返风月学堂?”

    杨无木三人闻言,也是精神一涨,悄悄张起耳朵,仔细聆听。

    而洪范听闻虞千秋的询问,目光深邃地看着虞千秋。

    虞千秋则是毫无畏惧地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“嗯,无木,你们三人先退下。”洪范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无木虽然不愿,但也不敢违抗洪范之命,只好有些不甘愿的与吟星赋月两人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待三人走远,洪范才开口,反问道:“你可知三教圣司如今安在?”

    “果然,此事已经传至儒门之内了。”虞千秋心中凛然。儒门之中,躁进之人不少,若是他们得知圣司功法外泄,必然会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“嗯,你既知此事便好。我此回再涉红尘,也正是因为此事。圣司之事虽然已经传回儒门,但幸好目前所知之人不多,势态仍在掌控之中。只不过,此事瞒不了多久,我必须在势态不可控制之前,将此事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前辈是为此事而来,晚辈也就直言不讳。晚辈怀疑告子与此事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洪范神色一正,起身道:“此话可有凭证?”

    虞千秋摇了摇头,道:“并无凭证,我此番拜访风月学堂,也是想探出一丝线索。”

    洪范重新落座,道:“若无凭证,此话休得再提。”

    说完,话音又是一变,道:“不过,你此话我会记在心中,日后自会多加留意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道:“此行虽无收获,但如今有前辈坐镇,料想无虞。晚辈尚有要事,便先行离去了,请。”

    洪范道:“无木这小家伙,似乎对你颇为挂念。你不与他多叙叙?”

    虞千秋步伐一顿,旋即道:“虞千秋要事在身,无暇停留,歉意便请前辈转达。待晚辈事了之后,定会再上风月学堂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,虞千秋大步走出了风月学堂。

    “三教之事,已经有不少人在关注。如今更有宿儒洪范接手,我可以安心地进行自己的事情了。嗯……先寻天华君,离开此地。”虞千秋念头落下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留仙翠篁远处高峰,垢无尘与藏虚两人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藏虚眉头深皱,满脸忧虑之色,率先便问道:“这到底发生了何事?还请全道之锋为藏虚详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拂尘一摆,肃穆敛容,道:“数日前,墨张声发出道门仲裁令,控诉衔令者暗害了一线随。垢无尘在收到仲裁令的同时便前往留仙翠篁查探。一线随虽是死于利剑穿心,但其体内却早已受创,而创伤来源,便是衔令者独修之天星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怎会如此?”藏虚瞳孔猛然张大。

    垢无尘抿了抿唇,道:“我心中也不相信前辈会是凶手,在查看了一线随遗体之后,便匆忙走了一遭宗上天峰,查看时候有他人习练了天星剑法。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是除我之外,再无他人习练此剑招,是吗?”藏虚说道,在最初的慌乱之后,也开始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垢无尘不答,沉默了半会儿,说道:“我身为全道之锋,不可有任何的偏袒。”

    藏虚轻笑一声,道:“如此‘铁证’之下,你尚还能给我自清的机会,藏虚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职权之内,我至多给你半月时间。半月之后,净法天风台,我会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净法天风台,哈,果真对得住贫道衔令者身份。”藏虚自嘲一笑,旋即认真地看着垢无尘。“既然开启了净法天风台,想必此事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,多谢你为我争取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道:“博娴目前正在处理道门细作之事,之前已经有消息传来,他已经锁定了目标。你可以找他一谈,或许能可寻得线索。”

    藏虚目光一动,有些试探地问道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并没有说完,垢无尘却似乎听出来藏虚要问什么,点了点头,道:“为你作保,已经违反了我的职责。为了避免我会再失偏颇,我与玄机约定之日将至,在与他一会之后,我会一直待在净法天风台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藏虚长出了一口气,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“你时间不多,加紧处理吧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离去后,藏虚略微平复了心情,便开始整理思绪。

    “一线随之死,虽然他人或许会对我存疑,但我深知这必是诬陷。至于针对我的原因……嗯,也不外乎此。只是此事必须让他人知道。博娴目前正在布一盘大局,不好打扰,李裔文性子太冲,此事更需要瞒着他。也只有你了,往深柳读书堂。”

    藏虚理定心绪,辨别了方向后,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魔之岸,光芒瞬间闪过,柳三变首度来临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佛息。”柳三变感受到此地的佛力,不禁赞道。

    同时,柳三变两人前方,漆雕光明两人闪身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再次来此,莫不是将此地当做景区不成?”尸罗圆谛目光凌厉地斥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呵呵一笑,道:“在下柳三变,受寻根壮士邀约,前来作保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便是如今武林名声极盛的红尘素衣?”尸罗圆谛眉头一挑,细细地打量着柳三变,却见柳三变面含轻笑,周身气息圆润无暇,更隐带着一股浩然之势,不由得双手合十,唱了一诺,然后道:“贫僧尸罗圆谛,见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原来是戒座前辈,莫要如此,折煞柳某了。”柳三变连忙躬身还礼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呵呵一笑,道:“贫僧漆雕光明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再次躬身行礼,道:“柳三变见过慧座前辈。”

    一旁寻根面无表情,见三人已经互相知悉身份,便开口道:“如今既有红尘素衣为我作保,是否可让我一进妖域之地了?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眉头一皱,道:“依照约定,我的确无法再拦你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决意再推一把,便笑道:“既然如此,引寻根壮士入妖域之事,便有劳戒座了。此外,有一件事情,我希望能与慧座私下商议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似乎也看出了柳三变的想法,开口道:“既然有红尘素衣作保,便有劳佛友了。”说完,转向看着柳三变道:“既然先生有事与贫僧商谈,便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漆雕光明转身,带着柳三变进入内院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看了寻根一眼,两人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山间,微风飒飒。青山绿树相合,缀着人间秀色。

    失意的人,行在此间。唇齿开阖,吐着好似无知的吟哦。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”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”

    风吹乱了他的发丝,卷起了他的衣袍,却吹不动他面上的迷茫,吹不净心中那一片不明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名身着红裳的男子,远远地跟着。

    “此人便是道门令师么?看上去,更像一个疯癫的痴人,看来果真入魔了。”烟朱不敢靠的太近,八卦掌雄根基高深莫测,远非他能轻视之人。

    “一路跟来,他虽然看似癫狂,却并不随意出手。我该如何引他开杀?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……也许这样能行。”烟朱心下计较了一番,旋即开始打量四周环境。

    “此地我曾来过,前方应有一集市。好,便以此证实我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念头落定,烟朱身形一动,化光而去。悄然就便超过了只是大步而行的八卦掌雄虚渊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