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攀花手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4章 攀花手

    穷山险峻,飞瀑流泉,暮光遥遥斜照,带出一片绿黄。不时有一股惊人的剑意爆发,惊起不知名鸟儿扑簌着翅膀慌张乱飞。

    在轰隆隆的百丈飞瀑之下,一名男子赤着上身,闭目立在瀑布落下之地,任飞瀑强劲的冲击力尽数落在身上而兀自如磐石般不移不动。

    水流的冲击力很大,将男子长发打散,让人看不真切面容。

    飞瀑边上,七尊剑之主剑千秋面无表情的负手而立,静静看着男子借飞瀑锻体。

    “嗯?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蓦然,剑千秋眉眼一动,转山看向山谷之外。同时,飞瀑之下的男子也有所觉察,猛然发出一声长啸,凌厉剑气爆冲而上,竟将飞瀑从中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乍然而来的剑气,惊得飞瀑周遭飞鸟扑簌,尽显惊慌。

    而男子则是身形一闪,出现在了剑千秋身旁,赫然是当初曾在天绝峰外与李裔文有过短暂一战的评技者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剑千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成效愈下,或许再来数次,便不再有用。”评技者运转功体,将身上水分蒸干,穿上外衣后答道。

    剑千秋道:“你的剑境,基与你肉身的素质,只有强大你的肉身,才能走向更好的剑境。飞瀑即将失效,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的确,百丈飞瀑的冲击,甚至只能勉强撼动我体内气血,天险之力,或已无效了,我需要另寻他法。”评技者整理好仪容,道:“既然他来了,我也不叨扰你们了。我先去寻裁决者,正好也顺道打听有何灵物能可助长肉身。”

    评技者说完,没等剑千秋回应便离开了。他们虽然名义上为上下级,实际上却是患难与共的好友。

    而同时,山巅之上,一道流光闪现而出,现出李裔文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甫现身,李裔文便发现了离去的评技者,不过并没有在意,身形再闪,出现在了剑千秋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剑千秋当先说道。

    李裔文直接说道:“有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要走入一旁的茅屋。

    李裔文冷哼一声,身形一闪,挡在了剑千秋身前。

    “嗯?”剑千秋眸子一凝,剑意暴涨,但很快又被他压下,道:“与你善缘,是什么人要见我,让他来剑庐吧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闻言,也收起了武逼的姿态。想了想,他取出了儒门杀令赠与的木剑。

    “儒门杀令的一个要求,去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他,想来他那一式之传,也落在你身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抬手将木剑摄拿过来,确认无误之后,点头说道:“要见的人,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柳三变。时间你可自拟,但请尽早。请。”

    见事已成,李裔文不再停留,闪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如此轻易便用出了七尊剑的承诺。是你看轻了七尊剑,还是七尊剑看重了你。”

    剑千秋把玩着木剑,轻声一笑。旋即手腕一震,将木剑震碎之后,走入了剑庐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魔之岸。

    柳三变随着漆雕光明来到了一处密室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此地封闭,先生有话,但说无妨。”漆雕光明唱了一诺,开声说道。

    柳三变打量了数眼密室,点了点头,道:“看来大师对柳某欲说之事,已经了解了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笑道:“应是妖域破封之事吧。久远前师座曾言,将来妖域破封,因果便会应在贫僧之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柳三变道:“寻根壮士此去,结果应不会有他,妖域之主定会答应暂停冲击封印。柳某此来,是希望前辈能入世,彻底终结诛仙海余孽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大善。”漆雕光明低头唱号。

    “多谢慧座,行事之日,柳某会通知大师,在下尚有他事,便不多留,请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红尘素衣为何不言破封之事?看他神色,似有难言之隐,莫非这破封之事,棘手至此?”漆雕光明看着柳三变的身影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佛乡外,柳三变缓缓而行,左手,却不由自主地抚向了怀中。

    那里,是记录着毁去佛骨舍利的方法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太伤天和,即便是坚韧如他,也无法漠然视之。

    “暂且缓缓吧,或许……能有他法。”

    “李裔文与莫开相见之前,我需要尽可能地让他放怀心情,同时博娴之局即将开启,我也应有所因应。嗯……过山风宴即将开始,便领他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步伐一变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飞冥冥外,天长一终始。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,终究逃不开江湖。即便退居在偏远的化外之地,也受不住红尘的吹袭。

    顾惜朝与夜流光两人并肩而立,眼神讶异地看着前方山谷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昔日凶名赫赫的狮虎族,如今竟然会隐居在这等荒芜之地。”夜流光叹道。

    顾惜朝接道:“的确想不到,若非那人太过谨慎,离开烟都之后并没有直接回返,而是花费时日兜了一个大圈,恐怕我们要找到此地,尚需时日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道:“既然已经查清狮虎族所在,你可有想法?”

    “柳三变等人既已经将眼光放在狮虎族之上,必也将有所行动。我准备暗中潜入,打探狮虎族的实力。”顾惜朝说道。

    夜流光莫名一笑,道:“我倒是有一个法子,你且听来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低声与顾惜朝耳语一阵。不久,顾惜朝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哈,妙极。只是当今武林,怕也只有你能当此任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好友没有意见,我们便依计行事吧。”夜流光微微一笑,旋即身形一动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同时,狮虎族内,狮宫的归来,并没有引发太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条件坎坷。许多狮虎族人都是穴居而住,鲜少在外。故而狮宫一路直入,来到了山谷深处,一座幽深洞穴之外。

    “久出之人,何故仓皇而归。”

    就在狮宫止步之时,一道震慑人心的声音蓦然传出,狮宫浑身一振,单膝跪倒。

    “意狮见过族首大人。”

    一道毫光突然从洞**中穿透而出,自上而下,扫视着狮宫。

    “嗯,你身上的陈创已然痊愈,想来在外边,有了不少缘法。当年与你同行的族人呢?”

    “经年事长,大致如此。”

    狮宫将离族之后的经历大略说了一番,当然,自是少不得着重点出烟都。

    “哦?烟都?”洞穴之内,传来族首莫名的声音。

    狮宫道:“烟都之主拓跋如梦与我与虎宫有再造之恩。如今恩人遭欺,虎宫为护我脱逃,更是被人重创,意狮恳请族首出山相助。狮虎一族,已经沉寂太久了,久到将要被世人遗忘了。”

    洞穴之内一阵沉默,旋即声音再传。“前段时候,意癫狂命火熄灭,吾已遣怀天入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二少主竟……”狮宫浑身一阵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就在此事,意狮忽感山谷一阵颤抖,旋即一道朗然辞号传来,让他面色更是大变。

    “闲居隐地远尘埃,高卧青云小世才。凡俗岂知天外客,惊鸿一片日边来。”

    意狮循声望去,却见顾惜朝御剑天来,直冲山地。旋即在一片轰隆声中落地,庞大的气劲如钢刀肆虐而过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狮虎族首一声怒喝,旋即只见蓝光一闪,一个散发蓝芒的光球飞出,停在山谷之外将顾惜朝所带出的气芒破除,随后又迅速飞回了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同时,山谷之中,众多的洞穴之内,似有若无地传出低沉的吼声,更似乎有一道道闪烁嗜血光芒的兽瞳隐现。

    狮宫一声冷哼,身形一闪,出现在了顾惜朝身前,冷眼相看。

    “不差。”

    顾惜朝一声赞,目光越过狮宫,看向了族首所在山洞。

    “吼!!”

    狮宫一声怒吼,浑身元功饱提,极招待发。

    远处,夜流光目光平静地观望着,寻找机会以便入内查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