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暗计之续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5章 暗计之续

    深柳读书堂。

    柳三变独坐老柳之下,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石桌,神色忧思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之局即将开启,为何这两日反倒是没了声息。我仍该依计划行事么?”

    正沉思间,一道匆匆步伐传来。却是面上忧思更甚的藏虚,步伐慌张而来。

    “哦?道长何事如此惊慌?”柳三变起身迎接。

    “贫道已然入局,时间不多,贫道长话短说,有人设计害我,详情如此。”

    藏虚将留仙翠篁一行之事道出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三变神色一惊。

    藏虚沉声道:“此局一入,我再行事,定然会有诸多不便。其间之处,劳烦担待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眉头深皱,问道:“此行,可有察觉白首留仙异样。”

    “并无。”藏虚也是面容肃穆。“仅能察觉他的气质,与过往大不相同,一时之间,也难断他是中心易节,还是遭受打击过重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来回走了数步,道:“不管如何,既然有人设局针对道长,必有所图,依此推理,道长可有眉目?”

    “道门密藏。”藏虚一字一句,沉声说出。

    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”柳三变感慨,道门细作一事尚未落幕,佛乡也发生类似的事,而今更是连道门衔令,也遭人构陷。

    “对方既已设局,想必很快,武林道上便将有关于我的流言,届时,我希望你安抚住李裔文,莫要让他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柳某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藏虚道:“垢无尘只为我争取了半月的时间,他曾言此事或许博娴能有眉目,先生可知他如今下落?”

    “他目前正为即将之局排布,已经有数日不见踪影。不过道门细作一事,明日便是最后的限期,他定会在明天前往宗上天峰,你可前往一观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贫道便不多留,请。”

    藏虚再复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柳无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欲与道长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有一事,需要你走一趟。”柳三变取出一封书信,道:“明日便是点出道门细作之日,你前往此地,通知柳生剑影前往宗上天峰。同时协助转移柳生剑影族人。详细情况,信中有写,你可在路上细看。即刻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离去之后,柳三变掐指一算时日。

    “后日便是过山风宴,明日宗上天峰一会,倒是无法参与了。”想着,他一捋鬓角,竟见数根发丝逐渐银白,不由得失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哈,连日来发生了这许多事件,殚精竭虑,也让我逐渐转向前辈之貌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柳三变自嘲之时,李裔文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柳三变眼神一亮,迎了上去。“好友,你可归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替你邀约了剑千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后日有一宴会,我希望你能陪我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危险?”李裔文皱眉。

    “并无,只是与会之人,包罗了武林三教九流。与他们相善,能得到许多有益的信息。更重要的是,我不希望你一直如此遗世独立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沉吟了许久,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三变一笑,道:“好友这一声应允,足让这些日子的愁闷一扫而空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闻言,看了看柳三变,旋即目光停留在柳三变鬓角几缕银白的发丝之上。

    “如何?或许再过些时日,你便要称我为前辈了。”柳三变打趣。

    李裔文低声轻语:“不许英雄迟暮,不许美人白头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闻言,心脏一紧。再看李裔文,却见他身躯微颤,不由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好好好,明日我便寻法,将发色染回。”

    随后转移话题地说道:“过山风宴选地距离鸣翠山有些距离,我们这就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强拉着李裔文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宗上天峰之外,天华君与虞千秋并立夜色之下。

    “当真不入?”天华君神色纠结。

    “此事既已落幕,我便不再参与了。我有我该行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唉,有任何事情,皆可寻我。”天华君道了一声,走入了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“明日,情况或将凶险。甚至会引发更大的阴谋。三教圣司之事,必也隐瞒不了多久,天华君,你……保重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目送天华君远去,旋即转身离去。却又在月色映照间,见着了一道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他?面具客!”

    虞千秋瞳孔猛然一缩,旋即悄然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奔袭,数改方位。最后,面具客投入了一座道观之内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观星道观!”

    虞千秋牙关咬紧,心脏更是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是他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想到藏虚便是面具客的可能,但是立马自己否决。他了解藏虚,这不是会变节的人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看着那观星道观的牌匾,想着那面具客,心中又开始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道观门口开启,藏虚神色有些憔悴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虞千秋眼中光芒一闪,略一思索,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嗯?是你。”

    藏虚眉头一皱,当先开口。

    虞千秋嗯了一声,问道:“已是深夜,你要去何地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宗上天峰,回来此地取一些事物。”藏虚转身,看着夜色下的道观,心下黯然。或许这一去,不知何时才能再回返了。

    虞千秋心中,却又是另一番思索。

    “他要前往宗上天峰,那面具客应不是他。莫非面具客,只是途径此地?”

    这时藏虚再转过身子,道:“我尚有要事前往宗上天峰,便不多言了。再奉劝一句,莫再打藏灵珠的主意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藏虚越过虞千秋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虞千秋目光闪烁,待藏虚远去之后,还是下定了决心,进入了观星道观。

    道观的布局,虞千秋并不陌生。在他叛出道门之前,也曾在此地居住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虞千秋步伐匆匆,很快来到了藏虚的房间。

    推开房门,一股沉郁的气息扑面而来,显然此地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。虞千秋在房中踱步,细细打量。数圈下来,并没有发现丝毫一样,不由得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转身离开之际,映着月色,却察觉到了一丝一闪而逝的亮芒从门槛下传来。

    虞千秋心神一震,循着亮芒匆忙而去,一把扣开了门槛下的石砖。

    石砖下,是一处不大的空间。此时,一张虞千秋熟悉的面具,正安静地被放置其内。

    虞千秋颤抖着手,抚上了面具。面具上传来的丝丝暖意,让虞千秋心下愈发冰寒。

    “果然……是他吗?为……什么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眼眸低垂,满面犹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哈!与我何干!”

    虞千秋蓦然一笑,将石砖放好,大步而去。只有别于往日声调的辞号,缓缓传开。

    “谁能抚我顶,谁可授长生?谁得不老药,谁登白玉京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离去后,一道身影蓦然出现,赫然便是道门三辉之首,白首留仙墨张声。

    此时,墨张声笑眯眯地看着虞千秋身影。

    “虞千秋已开始怀疑藏虚身份,我需要再添薪火,燃烧藏虚声名。之后再促进虞千秋与藏虚对决,再从中做手。”

    “哈,道门衔令者。”

    墨张声笑了笑,也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狮虎族外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顾惜朝强势叩山,狮虎族首悍然出手,却又转眼消退。狮宫面色阴沉,一声怒吼之后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破金碎玉吟。”

    狮虎狂吼,元功倾泻带起滚滚声波,震撼天地,逼命而来。

    顾惜朝剑指一引,惊鸿在手,旋即转剑一劈。

    “玉垒浮云变古今。”

    凌厉剑芒横空而起,莫大剑劲爆发,与狮吼之音相撞,爆出无数噼啪之声。旋即双方余力渐去,只余清风吹动。

    顾惜朝身形一动,有若惊鸿过境,剑芒闪烁,直取狮宫。

    狮宫腰身一扭,险险避过致命一击,胸前却仍遭剑刃所伤,随后一掌击出,直向顾惜朝面门。

    顾惜朝剑身一挑,挡住此掌后,飘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死来!”

    狮宫负创之后,气势更胜。屈指成爪,划出道道裂天爪影。顾惜朝长剑一抛,以指相引,剑身自旋,犹如一面盾牌,将爪影破去。随后觑着狮宫招式破绽,身形再动,凛冽杀招,再次笼罩狮宫。

    “寒山一剑没。”

    寒芒夺目,狮宫浑身汗毛倒竖,仿佛可见死神现身。

    就在危急之际,狮虎族首再次现身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一道宏大的掌劲蓦然而来,正面硬刚,将顾惜朝逼退。同时,淡淡的梅花香四溢,一名手持梅花枝,华衣沉稳的身形,飘飘而来。

    “折得一枝香在手,人间应未有。疑是经冬雪未消,今日是何朝。”

    “高手!”顾惜朝眼神一凛,旋剑护身,持气守元。

    另一边,脱离死境的狮宫长吁了一口气,感激地看了一眼族首,旋即又将饱含杀意的眼神头像顾惜朝。

    远处,夜流光见族首被引出,身形一动,迅若惊雷,瞬间潜入了山谷之内,用他傲视人世间的速度,在每一处洞穴之外掠过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