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云宫 天心君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6章 云宫 天心君

    狮虎族族首意长年强势现身,顾惜朝与狮宫一战被中断。顾惜朝凝神相对,却久久不见意长年出手。

    倏然,顾惜朝身旁人影一闪,夜流光出现在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意长年眉眼一动,道:“如何,谷中情况,可如愿探得?”

    夜流光眉角一抬,道:“景致不差。”

    顾惜朝却道:“不知阁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狮虎族意长年。”

    “攀花手意长年。”顾惜朝眼神一凝,旋即道:“阁下并未动武,想必也知你我双方并无死结,关系尚有转圜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确有商谈余地,但不是现在。留下你们的住址,改日我会登门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既然如此,阁下可往鸣翠山深柳读书堂寻柳三变一晤,请。”顾惜朝说完,拉着夜流光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狮宫见状,张口欲言,却被意长年止住。两人随即进入山谷。

    远处,顾惜朝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夜流光皱眉,道:“你似乎很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。”顾惜朝苦笑一声,“意长年威名在外,狮虎族可说是因他而强盛。当初狮虎族突然退隐,我曾以为是他陨落了,想不到他却依然存活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强?”夜流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称绝顶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同在绝巅,这不该是你退缩的理由。”夜流光说道。

    顾惜朝睨了他一眼,旋即看向远方,眼神悠远。“因为在意长年身后,似乎有一尊谪仙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谪仙。”夜流光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此间之事,我也只是听闻,并不肯定。但此险定然是不能冒的,我们此行目的既然已经达到,便回转深柳读书堂,顺便将此事告知柳三变,让他去头疼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联袂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惨兮兮的风,阴沉沉的天,湿漉漉的泥土地儿,孤单单的人。

    四周弥漫着或浓或淡的妖雾,地面也是没有任何的植被,只有散落的枯骨,胡乱堆放。再远处,似乎是山,光秃秃的山,遮蔽了无法看向更远的所在。

    气氛一片沉郁。

    通过佛魔之岸的无根飘萍,踏在这疑似故土的所在,心湖禁不住地泛起了阵阵波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便是妖域吗。这会是我的故乡吗。”

    寻根伸手抓了抓,似乎想要抓住缥缈的什么所在。最终,他抓了个空。他呆了呆,拳头虚握,随意寻了一个方向,正要离去,却又再次停住。

    湛蓝美丽的眸子,看向了遍地的枯骨。

    “寻根乎?寻根乎!”

    他低叹,走向了枯骨。

    “概世皆从忙里老,谁人肯向死前休。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蒿共一邱。”

    他取出了镊子,再次细致而虔诚地,将枯骨一一拾起。直到将附近的枯骨收埋之后,才随意寻了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寻根不知道,在他离去之后,虚空传来了一声微不可查的长剑归鞘声,以及一丝道不明情绪的咋舌声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幽谷外,沉寂依然。

    柳无方身形转动,快速临近。就在进谷刹那,突来凌冽刀芒,夺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柳无方一声大喝,赤龙臂上青筋暴涨,一把捏住了长刀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金铁交击的声音突然传来,巨大的力量,让柳无方身形一沉,双足入地半寸。

    “不差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长啸一声,他赤龙臂完美契合,又得刀天下拳谱与精血,实力进境颇大,此刻突逢敌手,不由得战意大发。

    指掌一握,拳势即成。

    然而柳生剑影却不再进攻,抽刀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柳生剑影问道。

    柳无方好歹谨记着柳三变的交代,闻言也收敛了战意,道:“在下文武千古柳无方,奉师命请柳生剑影前往宗上天峰,并协助转移柳生族人前往奉贤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?”柳无方问道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不答,反问道:“我如何信你?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喝……”

    柳无方一声长喝,足踏罡步,元功运转,一株柳树虚影在身后浮现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见状,点了点头

    “我这便前往宗上天峰,柳生一族,有劳了。”柳生剑影拱了拱手,旋即换来柳生长***代几句后,匆匆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柳无方看着柳生长足,道:“快些收拾,随我离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流落之人,并无多少累赘之物。少侠请稍候,我这边召集族人。”

    柳生一脉族人却是不多了,却胜在皆是青壮,不多时便都聚齐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要隐世而居,此行路线颇为曲折,你们需要做好准备。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领着柳生族人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一旁山颠,一缕白云悄然而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宗上天峰。

    清风习习,本该是飒爽的凉夜,却流着一股凝重的气氛。

    道印玄机微闭着眸子,负手而立。平静的面容,无悲无喜。夜风吹拂,衣发卷动,好似月下谪仙。

    倏然,身形一闪,现出了一道同样超然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明日,将告一段落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话中,似有但书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正要回话,却听闻一阵脚步声传来,便将到了口里的话再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天心君一步步含笑走来。

    “天心君见过师尊。”

    玄机嗯了一声,并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天华君道:“这段时日,天心君似乎皆不在宗上天峰,不知是在何处?”

    天心君笑眯眯的,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天华君的诘问,笑道:“这段时间,武林中着实发生了不少事情,我担心邪道猖獗,便暗中相助。也因此耽搁了回归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不置可否,却也停止了追问。

    天心君却问道:“听闻天华君前往风月学堂,不知可有所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玄机身形动了一下,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天华君一笑,道:“收获颇丰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。”天心君一笑。

    东方逐渐发白,一抹彤红缓缓绽放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天华君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宗上天峰之下,博娴与婉惜,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玄机三人身形一动,来到山脚。

    “博娴,可有定论。”玄机当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失望。”博娴一摆袖子,幽幽的目光,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。也能给佛乡一个完美的交代。”天心君笑道。

    天华君闻言,隐睨了他一眼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道出你调查的结果吧。”道印眼神一敛,杀机隐射。

    “不急,尚待两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突然佛音阵阵,祥光开道,迎送着一条脱俗的僧影。

    “凡所有相,皆属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则见如来。”

    佛相释论疏,一步数丈,转眼而至。

    同时,高空之上,道雷炸裂。垢无尘秉一身正气,浩然而落。

    “人已齐至,诸道者,说出你们的答复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拂尘一荡,身后除妖剑,似欲出鞘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,因垢无尘一句话,皆落在了博娴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必我来说,有一个人,更适合。”博娴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天心君眼中似乎神色一亮。

    同时,应和着博娴话语,宗上天峰外道之上,一道艳红的身影,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天华君身形一动,瞬间出现在众人之前。

    博娴道:“天华君不必过激,此人并无恶意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面色一变,低声道了一句让人分辨不出情感的东瀛人。

    很快,柳生剑影来到众人前方三丈处止步。

    博娴道:“柳生剑影,劳烦将你所知的一切说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点了点头,道:“当初天毒峰一役后,天心君答应在中原为我柳生一族谋得栖息之所,令我在无幽谷暂作停留。期间,他曾令我拦杀天华君。却又在将他重创之后,放任他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天心君双眉一拧,喝道:“当日我见尔等流离失所,好意寻无幽谷让尔等落脚,想不到你们竟恩将仇报,污蔑于我。”

    柳生剑影目不斜视,自顾地道:“我曾与天心君一战,他曾使用过身化烟云之式。”

    天心君一声冷笑,道:“天心君出身道门,一身所学皆是道门正宗,阁下的污蔑,可谓是毫无根据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隐藏吗?烟都云宫!”

    天华君蓦然一声暴喝,回身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天心君猝不及防,中了天华君一指,忙身化烟云,避开了此招。

    “当杀!”

    玄机大怒,指凝剑气,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“一剑舞穹仙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天心君闪避不及,被一剑洞穿腹部。

    “助我!”

    天心君面色满是惊恐,身形一闪,便冲向了博娴。

    “死来!八卦·火天。”

    博娴须发皆张,一掌含怒拍出。

    天心君以胸受掌,一口逆血喷出,身子被击飞,却也借着这股力量纵身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凌厉的剑芒突兀而来。

    “拨云见天!”

    剑芒一闪而过,天心君身在半空,无法躲避,直受了此剑,身躯承受不了多人力量的压迫,轰然炸开,血雨纷飞。

    同时,藏虚的身形出现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,险些被此人脱逃。”博娴笑道。

    藏虚面色沉郁,轻轻点了点头,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博娴眉头挑了挑,看着藏虚面色,知他必然遇上了要事,也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道门细作既已伏法,了空禅师九泉有知,必也欣慰,此事就此揭过。佛乡事冗,小僧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佛相唱了一声佛号,与博娴对了一眼,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柳生剑影见状,同样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博娴尚有要事在身,余下之事,便交你处理了。”博娴朝着道印道了一声,领着婉惜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“此人尸首,交我收埋吧。”垢无尘说道,拂尘一卷,卷起了天心君尸体残躯离去。

    玄机不发一言,返回山上。只有天华君,脑中依然回想着方才一幕以及天心君那一句‘助我’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