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过山风宴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7章 过山风宴

    庭前绿竹迎风舞,座上嘉宾对酒歌。

    四方集市,八面豪客,风云一聚。

    过山风宴,独属于下九流的盛宴。今日,再一次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四方集市里,今日再没了摊贩,只有一座座圆桌,几乎将大半个四方集市都占满了。集市口高挂着红灯笼,不时有鞭炮声传来,一派喜洋洋的景象。

    集市里,人流汹涌。不论贫穷贵贱,今日皆是平等而视,一个个觥筹交错,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柳三变与李裔文来到的时候,天不过才微微亮,过山风宴却早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接近,李裔文的眉头却逐渐蹙起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笑道:“我知你不喜吵闹,只是过山风宴非比一般。他的成员几乎广布整个武林,是探听消息最好的耳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低低地应了一声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,一名青衣老者突然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红尘素衣大驾光临,实在是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啊。”老者面色微红,显然已经微醺,他走到柳三变跟前,大大地躬身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慌忙伸手搀扶,并转头对李裔文说道:“此乃画逐人心丹不青,乃是一名画界名宿。其化作已臻化境,能以画逐心。同一幅画,不同的人去看,便会有不同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点头,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些许微末技能,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丹不青摆了摆手,看向了李裔文,道:“这位小友眼中神光内敛,一身精纯的剑意引而不发,不知是哪位当面?”

    “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三变苦笑,道:“我这好友生性有些孤僻,如此热闹倒是让他有些不适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丹不青闻言,诧异地看了李裔文一眼,随后竟是闭上双眼,身躯微晃。右手手指虚捻,势如凌空作画,然而画至一半,却又戛然而止,只余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柳三变似知丹不青的行为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丹不青摇了摇头,道:“嗨,瞧我,怠慢二位了。快快请进。”丹不青没有回答柳三变,而是招呼着两人进入。

    柳三变心有所觉,含笑而入。只有李裔文,审视地目光隐晦地落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丹不青笑道:“这一回过山风宴,正好你的一位老知交也来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也来了?”柳三变眼中一亮,旋即转首跟李裔文说道:“稍后给你介绍一个有趣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裔文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丹不青领着两人走到集市中心后,止步说道:“你们先进入吧,老夫先到处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三人分别,柳三变与李裔文走向集市的最中心,可以看出柳三变人缘十分不错,面噙微笑,时常有叫得上名号的朋友招呼。

    李裔文看着这一幕幕,被尘封在心湖最深处的往事,似乎有了一丝的异动。但是很快,这种异动就被压制,他眼中再次变得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“三儿,你来了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前进之时,一声大喊突然传来,旋即,悠扬的笛音,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裔文眉头一皱,听声辨位,看着快速走来的那人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那是一个穿着淡黄衣袍的青年,模样俊俏,一头金色的长发同样不拘不束,平添了几分不羁。面容五官深邃,不似中原之人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李裔文分明可以确定,那笛音是从这男子处传出,但是男子并没有在吹奏!

    柳三变则是哈哈一笑,道:“不归,许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遇,深拥一抱。

    随后,柳三变问道:“你不是已经回去西域了,怎么又出现在中原?”

    李裔文目光如炬,死死地锁定金发男子腰间,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盒子。随着距离接近,他清晰地听出那笛音便是从这盒子里面传出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解释道:“这是裳不归,嗯……一个过气的杀手。这黑盒子,名叫留音盒,是一个很神器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又向裳不归说道:“这是我的好友,一剑轻生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随着柳三变的介绍,两人目光对接,微微点头。旋即,裳不归将柳三变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”裳不归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不要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有所不知,我现在已经转职业了。”裳不归从怀中掏出一本小本本跟一杆铁笔,道:“我现在是一个浪漫的写书人了,我觉得他是我下一本书很好的素材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快跟我说说。”裳不归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在不强迫的前提下,让他喝酒。我便告诉你一切,如何?”柳三变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两人击掌为誓。

    这是李裔文走了过来,道:“我想去独自走走。”说完,不等柳三变回答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很孤僻啊。”裳不归摩挲这下巴。“根据裳不归定律,但凡是越孤僻的人,他的过去就越精彩,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。这种的人……嗯,最怕的是内疚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心里一惊,赶忙打断了裳不归的话,道:“就你知道得多。说吧,此回你回中原,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写书啊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扬了扬手中的小本本,封面上赫然写着:西垂的绝唱·胡笳十八拍。

    “哦?胡笳十八拍?”柳三变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裳不归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个胡笳十八拍。这个十八拍,是名震西垂的一套绝世剑法。”

    “是西垂的传奇人物燕不还吗。只是他不是失踪多年了么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,根据我的情报,他应藏身中原。”裳不归收起了本本。

    柳三变恍然。“难怪你会来参加过山风宴,恐怕也是为了打听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儿,你还是这么聪明。”裳不归微微一笑,道:“我先不陪你了,过山风宴的主要人物都在集市中心,你去找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说完,就要离去,柳三变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知晓庖古今日也来了,并且会亲自下厨。稍后记得带着我那好友一同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瞒不住你。”裳不归摇了摇头,望着李裔文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柳三变抿了抿唇,朝着集市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乡野小集,地偏人纯。今日似有庆典,遥遥便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。

    道门令师神色茫然地行着,似无觉察,又似被牵引着,走向了小集中。

    走得近了,便隐约能听见一段段戏词传来。

    “君不见,朝菌一生无晦朔,蟪蛄三夏不知秋。广天厚地一子囚……”

    令师步伐一顿,茫然的眼神中,似乎有神光凝聚。他循着声音,快步走进了小集中。

    小集很小,大约仅有数十人,此刻都聚集在村口处了。这里搭起了一座高台,正在表演者一出戏曲。

    令师似乎再次从仙障中走出,目光清明,轻轻地听着戏曲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寻常的故事,说的是一名书生,久读不仕,又见了太多悲欢离合而决心修仙问道。

    “恍惚擒来得自然,偷他造化在其间。神鼎內,火烹前。尽历阴阳结作丹。”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”

    当看到书生逐道,夺得阴阳造化之时,令师似乎心有所感,眼中神光渐失。

    戏曲依然继续,令师却似乎再也听不到了,只在低声吟哦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哎呀呀。这九转功成数尽乾,丹炉拨鼎见金丹。餐饵了,别尘寰,足蹑青云突上天。”

    当戏曲终幕,书生服下金丹,正欲飞仙而去之时,令师再无法压制仙障,轰然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阵阵癫狂的笑声传出,饱含着世所罕见的雄浑内劲,令师周遭之人不堪其力,纷纷七窍溢血。隔得远些的,也是面现痛苦之色,无力地捂耳倒地。随后又被庞大的气劲掀飞。

    远处,烟朱见计划已成,悄然退去。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一叩千年,苍生刍狗,苍生刍狗!”

    令师蓦然仰天长啸,元功爆发,而后一掌拍地。无匹的根基在此刻尽展无疑,狂暴的掌劲透入地面,将地层炸裂,并快速地扩张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人,他是魔鬼!”

    “快逃啊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一些侥幸没有被声波伤害的村民此刻惶恐不已地窜逃着,然而这些毫无修为的普通人,又搀扶着众多受伤的家人,又岂能及时逃离?

    就在危急之际,天外突然一剑横空而来,直入地面。中正平和,绵绵不绝的剑意爆发,竟是将令师这疯狂一掌尽数挡下。

    “何方贼子在此造杀!”

    旋即一声厉喝传来,一道脱俗道影,翩然而至。然而,当这人看请令师面容时,却不由得骇然大惊!

    “令师……你……你怎会在此!”

    “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”令师一脸疯狂,抬手变向道者攻来,

    “众人快退!”道人一扬手臂,长剑在握,神色坚毅。

    “游剑方尘今日,誓阻令师为祸!”

    急急急急急,道门一代令师疯狂造杀,游剑方尘能否独力回天?远处,阴谋策划这一切的烟朱,他又能否阴谋得逞?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