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破碎的道莲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8章 破碎的道莲

    过山风宴,热闹依然。

    李裔文却独自寻了一个角落,神色黯然地看着这一切。只是眼底所倒映的,却不是这般境况了。

    那年匆匆十八少年郎,纵情山水天地也归藏。

    放怀诗酒疏荡狷狂。

    流水过人家,余几许余香。

    李裔文手指禁不住地敲击了起来,唇角微微挂起,似乎想起了往昔的岁月。

    这……大概是他自大唐王朝破灭的数百年来,第一次微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起来,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拎着酒壶走了过来,坐到了李裔文身旁。

    李裔文收敛了笑容,再一次变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裳不归笑道:“再次认识一下,我叫裳不归,现在是一名浪漫的写书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裔文低低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很孤寂,这样的你,应该也很痛苦吧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眉头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裳不归不等他反应,继续说道:“不介意的话,能听我说一个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裔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裳不归说道: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遥远的北域之地,有一名少年。他天资聪慧,武骨非凡,年级轻轻便有了不凡的业艺,经常四处行走,锄强扶弱。直到后来,他救下了一个落魄的外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裔文眼神波动了一下,却没有出声,而是静静地聆听。

    裳不归灌了一口气,将酒壶递给李裔文,示意他喝酒。

    李裔文摇了摇头,问道:“后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啊,那人死了,死在了少年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仰头,一口气将酒壶中的酒水灌入肚里,微微打了个酒嗝。他擦了擦嘴,低声续道:“连同他村子里,四百五十九条生命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心中一颤,往昔再度浮现。再看陷入低沉的裳不归,竟隐约看见了当初的自己。他手掌张了张,竟鬼使神差地伸手,在裳不归背后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哈,你看我,说个故事而已,把自己都感动了。”裳不归失笑。

    李裔文问道:“后来,那名少年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啊。”裳不归晃了晃酒壶,道:“谁知道呢,也许死了,也许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定然还是活着的。”李裔文看了看天空,心中补了一句:定然,也是比我更快活的。

    “你呢?可以说一下你的事情吗?”裳不归看向李裔文,说道:“朋友相交,贵在知心。我连你的过去都不知晓,怎么知心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处事,贵在沉而不溺。过去的事已经无法参与变更,何必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咦?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。”裳不归有些讶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算算时间,庖古那家伙应也准备好了。走,带你去尝一尝这人间至味。”裳不归见李裔文不愿多说,起身拍了拍衣服,领着李裔文往集市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之外,冷风倏起。光芒闪过,面神愈冷,气势愈沉的虞千秋现出身形。随后大步走向佛乡。

    乍然,一声高呼自其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且慢!”

    身形瞬闪,匆匆而来的藏虚挡在了虞千秋身前。

    虞千秋见着藏虚,眼神却愈发地冷了。

    藏虚道:“我听闻你在收集修炼三教精纯武典之人的精血,你究竟有何图谋?”

    “你,以何种身份过问。”虞千秋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藏虚怒眉一扬,旋即强压着怒气,道:“你当知道人死不可复生,传闻之事,岂可信之?勿要落入有心人的算计。”

    “有心人,也包括你么。”虞千秋手指藏虚,眼带戏谑。

    “你话中有话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无法阻止我。离开吧,我怕会忍不住……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藏虚深吸了两口气,缓声道:“此事再论。我听天华君说你曾入风月学堂拜访,可有得到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莫名一笑,却是不再看藏虚一眼,径直走向佛乡。

    “站住,此事对我有很重要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藏虚身形一闪,再次挡住了虞千秋。

    “退开!”

    虞千秋怒声一喝,掌上用力拍向了藏虚,藏虚一时不察,被击退了数步。旋即虞千秋身形一闪,进入了佛乡。

    藏虚正要追去,却突来飞信,挡住了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嗯?谁人传信。”

    藏虚接下飞信,拆开一看,不由得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三日后开启净法天风台。半月之期怎会突然缩短一旬,是有人插手了么?”

    藏虚原地踱步,愁思满满。

    “此去净法天风台少说也要一天时间,即便从虞千秋身上获取信息,也无法取得更多的佐证。莫非此回真是天要亡我?唉,藏虚虽蒙此不白之冤,但有博士生与红尘素衣等人在,必也有洗清之日。只是衔令者之任却不可在我这里断绝,目前道门中,能承接衔令者之位的人,当属道朴无为,只是他行踪不定,时间仓促之下,怕会耽误。也罢,先往净法天风台,将此事托付全道之锋代行吧。”

    藏虚心中权衡完毕,选了方向,便往净法天风台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妖域之内,妖氛凄然。

    没有方向的无根飘萍,随意而行。所见的,除了遍地尸骸外,便只有荒芜。

    然而,无根飘萍面上,却没有丝毫的失落。美丽的湛蓝眸子,似乎愈发地闪亮了。

    “妖域,妖域。”

    寻根低吟。在进入妖域的这段时间,他能感受到他功体有了莫名的变化,变得更加强大与诡谲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荒芜,便是妖域么。不该如此,不该如此啊。”寻根低低地呢喃。

    或许,长久来流浪人间,是上天所给予的垂示。或许,他该为妖域,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似认了自己的心,认了自己的根。

    无根飘萍,再也不会是无根飘萍。

    他抬了抬头,看向了妖域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那里,有来自血脉最深处的召唤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集市之中,一曲寻仙戏码,让沉浸仙障的道门令师再入疯狂,悍然造杀。

    “游剑方尘,岂能坐视令师造杀。”

    意外来到的游剑方尘,长剑在握,誓死阻拦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令师低吼一声,率先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道门令师,根基深不可测,抬手之间虽非名式,却式式足可裂石崩云。游剑方尘虽也根基深厚,却心有顾虑,实力无法尽展,陷入了被动的防守状态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令师仰空一吼,掌纳风云。成名的八卦掌绝式,悍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八卦·火天。”

    燎天之火疯涌而来,游剑方尘面色凝重,长剑直立,极招瞬出。

    “天一生水,万剑不息。”

    游剑方尘手指擦过剑身,元功浩荡而出,瞬间身周浮现出无数湛蓝水滴,水发剑气,直扑令师绝学。

    滋滋滋

    水火交加,互为湮灭,徒留下几可遮天蔽日的水汽。

    倏然,烟雾弥漫之间,令师身影急速而来,一掌拍向游剑方尘。

    游剑方尘猝不及防,登时吐血倒退。倒退之间,他长剑横扫,划破了令师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令师身形前冲,再赞一掌,打的游剑方尘高吐新红,湿透了道袍。随后,云手再起,竟是再祭八卦名式。

    “八卦·涣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天起罡风,陆涌激泉。令师携着风水交汇之力而来,威势席卷天地。

    游剑方尘勉力提起元功,再现道门防御绝式。

    “剑行无敌,地六成之。”

    游剑方尘一剑插入地面。瞬间,地层涌动,竟如道莲一般瓣瓣叠起,将游剑方尘守护其中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死来吧!”

    令师凄厉一吼,响遏行云。旋即强悍一掌印在道莲之上,强大之力瞬间爆发,周围百里地层如蛛网一般,瞬间破裂!

    咔擦咔擦……

    雄浑的掌劲并未就此散去,令师元功再催,竟是逐渐将道莲击破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

    令师猛然一吼,掌上力量爆发,手臂竟是直接没入了道莲之中。旋即,再闻惊天一爆,偌大道莲,轰然破碎!

    碎裂的道袍,随着漫天的血雨纷飞。只有矗立的长剑,微微地颤抖,似乎在吟唱一阙道者的哀歌。

    “呵呵哈哈哈哈,问天何有,问仙何有。一叩千年,苍生刍狗。苍生刍狗。”

    道门令师失声狂笑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随后,隐藏在暗处的烟朱身形一动,出现在了两人战斗之地。

    “虽然没让道门令师大开杀戒,但是死一位道门地位不低之人,收获却更大。游剑方尘……此人之死,定会让博娴乱了方寸。”

    烟朱一挥手,收起了游剑方尘的佩剑,而后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