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遗珍哺父 掘地见母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69章 遗珍哺父 掘地见母

    过山风宴,热闹依然。

    集市之中,数丈长桌绕圈放置,柳三变一人坐在靠西的方位。

    中心之地,刀光嚯嚯,一名壮汉全神地烹制着一头全牛。李裔文两人来到之时,已经能够嗅到一股浓郁的香味了。

    “好友,这边。”柳三变看见了李裔文,挥手招呼。

    李裔文朝着裳不归点了点头,走向了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今日解牛刀法的传人庖古大展身手,好友可是有口福了。”柳三变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裔文低低地应了一声,坐到了柳三变边上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突然传来了裳不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往里坐坐,往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两人望去,却见裳不归提着座椅,挤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,那个老头太无趣了,我们三个一起,哈哈。”裳不归一屁股将李裔文挤到了柳三变身边,将椅子一放,便稳稳地坐住了。

    柳三变看向一旁的丹不青,却见他一脸幽怨地看着裳不归,不由得失笑。

    “也罢,我们三人便一桌吧。正好你们也可趁此机会熟稔熟稔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裳不归倒了一杯酒,自顾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裔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的心思,李裔文很清楚。但他更清楚,那是他不可奢求的。他默许了裳不归,却又开始一言不发了。

    “喝茶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倒了一杯茶,递给了李裔文。凡事不可着急,他懂。

    同时,庖古也完成烹饪,刀光嚯嚯,瞬间便将全牛直接,落入一个个大盘中,被人端着送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吃了我的菜,就是我的人啦。”庖古擦了擦刀身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倒是一点变化都没有。”裳不归嘀咕,显然与庖古也是旧识。

    很快,一份香气四溢的肥嫩的里脊被端到了李裔文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桌位的庖古笑道:“今天有新朋友到来,这里脊就给他啦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站起身来,笑道:“庖古兄弟有心了,柳某引荐一下。此乃柳某之至交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“李裔文?可是千里追杀燎原六凶的一剑轻生李裔文李前辈?”

    柳三变话音落下,便有一人惊呼。众人看去,却见一名农夫打扮的中年诧异地看着李裔文。

    柳三变低声向李裔文道:“此人乃是农仁堂的田步庚。虽无修为在身,却是农仁堂的智囊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起身,朝着田步庚点了点头,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想不到竟在此得遇恩公。”田步庚霎时间热泪纵横,跄踉出席,跑到了李裔文身旁,牵着他的衣袂,道:“当年燎原六凶肆虐,我大哥田步寅一家也因此受害,恨只恨我无力复仇,只能日夜怀恨。后来听闻恩公千里追杀此六獠,便一直存有报恩之心。想不到……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,田步寅。你不必如此。”李裔文摇了摇头,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鸽蛋大小的玉石。“这是他嘱托我交给你的,只是当时他时间无多,没有留下其他线索,以至于无从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大哥啊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睹物思人,一见玉石,泪水更是止不住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仇得报,物得归。这是大大的好事,当浮一大白。”一边一名富商模样的中年人起身,端起了酒碗。“来,李大侠,田兄弟。富仁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日后恩公但有吩咐,田步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田步庚暂别李裔文,回到了桌位,又回敬了富仁一碗。李裔文以茶代酒,同样饮尽。

    柳三变这时才有机会向李裔文介绍在场之人。

    虽有田步庚的撼事在前,一场宴会倒也算是尽欢。

    散席之前,忽见田步庚用食盒将未曾使用的牛肉装起。裳不归轻笑道:“这家伙倒是珍惜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闻言,道:“家父虽然年迈,牙口却是不差。他平日便常念叨庖古的厨艺,此回好不容易得了机会,自然要让他老人家也品尝品尝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微微点头,富仁却是轻声叹息,道:“田兄弟父子之情,着实令人羡艳。”

    田步庚奇道:“哦?富兄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富仁道:“唉,因为曾经的一些误会,我一怒之下将母亲囚禁,并发誓,与母亲不及黄泉永不相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不妙!”柳三变面色突然一变,刚要有所动作,身旁已经失去了李裔文身形。

    “放人。”李裔文飞凶横在富仁脖子上,满脸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富仁面色惨败,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“好友,冷静。”柳三变连忙上前,要伸手将飞凶隔开。裳不归同样暗中凝神,准备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李裔文却似乎是怒到了极点,即便是柳三变的劝阻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李裔文元功一放,将柳三变逼退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便答应他吧。与性命相比,誓言算什么?”裳不归劝道。

    然而富仁此刻却异常固执。“我虽向来为富不仁,但最重承诺。既然已经说出口的话,便绝无反悔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富仁颤颤巍巍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裔文冷哼一声,飞凶下压,在富仁脖子上压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且慢,两位听我一言,如何?”

    柳三变连忙说道:“柳某有一法,不知富兄弟能否接受。可以在你母亲所居之地往下挖掘,直见地底黄泉。在于另一处同样施为,最后贯穿两地。这样即可得见,也不算坏了誓言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怎想不到这一点。”富仁面现惊喜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挖掘之事,恐怕需要数日时间。好友便缓他数日如何?”

    李裔文沉思了半会,收起了飞凶,道:“三日之后,若无法完成,我自会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裳不归叹道:“究竟是怎样的过去,才会让他变成现在这般。我愈来愈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友以心为器,以往事为酿,在心里酿出了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美酿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期待能够品尝的那日。”裳不归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。”柳三变摆了摆手,道:“好友这一壶心酿,柳某可是要独占的哟。”

    不提这边,再说李裔文,富仁一事让他稍微有所缓和的心绪,再度紧绷起来。他一言不发地向外走去,却忽然与人碰肩。不过他看都没看那人面目,径直便要离去,那人却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唉?你便是李裔文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姓名何足挂齿,只是听闻藏虚近日将要在净法天风台接受审判,我听说你们是好友,你怎不去为他送行?”

    “审……判?”李裔文愣神。

    那人却是摇头晃脑地离开,嘴里念叨着:“感情啊,生则存,死则逝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完全听不见他的话了,脑子里只有审判二字在回荡。

    “审判,审判……审判!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他蓦然仰空长啸,身形一转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集市之内,柳三变听闻这一声长啸,蓦然色变,身形一动,出现在李裔文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同来的裳不归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柳三变面上罕见地浮上了一丝焦急。

    裳不归宽慰道:“虽只是初见,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根基,他应该不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刚才那名透露消息给李裔文的人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找李裔文吧,他可能已经往净法天风台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怎么知道?”柳三变追问。

    那人说道:“我方才见有人与他交谈,隐约听见了藏虚、审判、净法天风台的字眼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柳三变眼神一闪,旋即雷霆出手,抓向那人的颈脖。

    那人不闪不避,却在柳三变即将得手的瞬间,化烟散去。

    “烟都!”

    柳三变眼神一冷。

    裳不归道:“需要我往净法天风台一趟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柳三变摇了摇头。“既然是去往净法天风台,料想不会有性命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很担心。”裳不归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柳三变长吸了一口气,冷静地说道:“烟都既然算计李裔文,说明他还有价值,不会轻易放弃。只是现在他离开了,有一场命,需要你去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玩命,老本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领着裳不归,再次走入了集市。不多时,鸟兄扑腾着翅膀,高飞而去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