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魔考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章 魔考

    中阴界外,虞千秋为寻藏灵珠而来,却遭逢了最意外的人。

    “世间花叶不相伦,花落金盆叶作尘。只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恬诗号悠然传来,伴随着阵阵荷花香气,一位身穿青格白衣,头顶莲冠的白发俊逸男子,飘然来到。

    而随着男子的到来,四周的漆黑竟也缓缓退散,露出了一片残崖旧地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宗上天峰!”虞千秋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虞千秋,偿我命来!”

    天真君一声厉喝,原本整洁的妆容忽然变得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。

    “一式留神!”

    虞千秋不敢有丝毫大意,一出手,便是极限武学。

    然而,天真君身躯却是如同幻影一般虚幻。虞千秋这威势凛然的一击击在他的身上,竟是径直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天真君的身躯,也趁着这瞬间,没入了虞千秋体内。

    虞千秋浑身一震,双目快速失去神采,而后双臂拉拢下垂,仿佛失去了生机,如同一座亘古的雕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首留仙入翠篁,流云漫卷任疏狂。

    悠悠留仙翠篁,一袭青衣的白发道人静静地盘坐,仿佛阖上了双眼,便隔离了世间。

    突然,道者双目猛张,一道血光激射而出,灼毁了前方数根绿竹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血练异法,一点元功入体,竟然耗费数十年之功都无法祛除。”

    “嗯?有人入林。”

    道者目光看向翠篁小路,只见一人快步而来,正是从深柳读书堂一路而来的藏虚。

    “是衔令者?”

    道者见状,起身迎接。

    同时,藏虚也看见了道者,远远地便喊道:“藏虚见过墨张声前辈”

    藏虚走近,便是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“衔令者不必如此。”墨张声扶起藏虚,才问到:“不知衔令者来我留仙翠篁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贫道为传递一个消息而来。”藏虚一剑严肃。“烟都,再现了!”

    “烟都?难道当年的劫难还不足够警示他们?这个消息是谁传出的。”墨张声蹙眉。

    “一剑轻生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是他?”墨张声面色忽然大变。“不好,子午鼎有变!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墨张声已是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道门三辉向来是一体行动,有他们守护子午鼎,应该不会有碍。嗯,先回观星道观。”藏虚一番沉吟后,离开了留仙翠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郊外,一道人影快速前行。

    李裔文因坤坤儿偷袭一事,欲找博娴一问,行进中,却见一位衣冠挺立,束带矜庄的男子挡路。

    “挡路人,说明你的来意。”李裔文低喝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一剑轻生李裔文?不错。”拓拔如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裔文眉头一皱。“我并不认识你,说明来意,否则,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别动手。我并没有恶意。”拓拔如梦摆了摆手,道:“我来此,是为了告诉你一个讯息的,或者说,来和你做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看着他不说话。

    拓拔如梦道:“传说子午鼎内藏有一页天书,而只要集齐三页天书,便可令人回溯时光。”

    “子午鼎,你是诛仙海的人?”李裔文一敛眉,飞凶剑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兄台过虑了,在下并非诛仙海之人。”拓拔如梦笑道。

    李裔文看着他,忽然抽出飞凶,一剑劈出。

    拓拔如梦剑眉微挑,身形一闪,恍若烟云,已是远离了李裔文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烟都之人。”李裔文一声低喝,飞凶剑上光芒发作,极限武学,澎湃而出。

    “轻生,一剑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剑出,神虹破空,湮灭着阴阳五行,直冲拓拔如梦。

    “讯息拓拔如梦已经带到,至于是否要完成这一次交易,就全由阁下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拓拔如梦一声大笑,屈指在李裔文剑虹上轻弹,借着这道劲力瞬间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人比当日的朱剑剑者还要强,莫非是烟都之主?他所说的天书一事是否可信?还是先寻到博娴再做打算吧。”李裔文归剑入鞘,一番沉吟后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,拓拔如梦也是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为了起到震慑作用,他强行接下李裔文一剑,竟然感觉功体隐约有溃散倾向,让他不敢继续催动功体离开。

    “诡异的剑法,难怪能重创血为王功体。并且智谋不低,是个劲敌。嗯,李裔文这方面暂时放下,先回烟都安排下一步行动。”

    拓拔如梦歇了许久,待那阵功体溃散的感觉退去后才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而离开了郊外的李裔文,却在拐入一片密林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不远处匆匆而行的博娴。

    “博娴,留步。”李裔文一声大喊,快速靠近。

    “呀,是拚命一哥啊,好久不见哦。”博娴见是李裔文,便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为何行色匆匆?”李裔文问道。

    博娴道:“我方才往留仙翠篁走了一遭,发现三辉之一白首留仙墨张声已经离开,现在正要赶往深柳读书堂与大变子回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有事问你。”李裔文点了点头,开口将他的几个疑问问出。

    博娴思索了一番后,道:“接到大变子的信后我也对这个问题留了心眼。与冰为伴的应该是道门虞千秋,有消息说他正往无妄沼泽去了。而欺风行客夜流光在当初攻破烟都后便隐居在天绝峰,你可去一寻。至于那地遁的偷袭者,我暂时还不确定,不能给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李裔文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听说,集齐三页天书,可让人回溯时光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有这样的传闻。”博娴点了点头,道:“只不过这终归是传说,而且从来没有人能证实天书之事,故而不可尽信。”

    博娴说着,看了看李裔文面色,不由得扯了扯他的袖子,道:“哥,你别乱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考量,我先往无妄沼泽一行,告辞。”李裔文挣脱博娴的手,就此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臭嘴巴。李裔文这熊孩子该不会真要砸了子午鼎吧。不行,快到深柳读书堂。”

    博娴面色懊恼地抽了自己一嘴巴子,然后快速往深柳读书堂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而李裔文在分别博娴之后,步伐却不由自主地放慢了。

    “一页天书,三页天书。这个险,要不要冒呢?”

    边行边思索,四周景象逐渐荒凉。已经是在不知不觉之中,进入了群山之内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山风拂过,带来阵阵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阵凄厉鬼哭随风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异相狂锋,前往一观。”李裔文念头一动,快速前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春季青青秋季黄,忽然冬到满白霜。即今不见四时换,满目苍凉一片伤。

    无名山间,青葱早已经不见。所余下的,是大战之后的疮痍。

    林木四断,山石崩摧。

    漫天的硝烟中,对峙的两人气息急促,显然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“当日坏我之事,今遭,纳命来。”

    意癫狂杖中剑狂舞,阵阵剑光激荡,猛然间,极招上手。

    “残剑偏锋。”

    剑与光合,身随剑走。意癫狂一声长喝,身化流光,直取无根之萍咽喉。

    无根之萍面容无波,美丽的湛蓝眸子内,平静的倒映着一道凌厉剑光。突然,他身躯微微一侧,长镊瞬间出手。

    “一线天掣。”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脆响,四面火光。身形凝顿处,惊见长镊稳稳夹住了意癫狂剑尖。

    “交命来。”

    极招被破,意癫狂不怒反喜。一声厉喝之间,连环极招,轰然施展。

    “残剑癫疯!”

    意癫狂杖中剑一转,沛然巨力猛然爆发。无根之萍一时不敌,手中长镊顿时被激荡而飞。

    同时,杖中剑上,忽冒奇异黑光,四下顿成一片黑暗之界。

    无根之萍目中蓝光大涨,却无法窥破黑暗之界内意癫狂的踪迹。一道剑光,悄然临近。

    就在无根之萍即将丧生之时,一道凌厉剑光突然自天外而来。一击,便是强行打破了黑暗之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凛然辞号,响彻群山。

    “茫茫江浸血,黯黯欲何之?独立三边静,轻生一剑知!”

    李裔文拖曳着飞凶,缓步进入战圈。

    “是你,一剑轻生。”异相狂锋一声怒喝,二话不说,抬手,便是凶狠杀招。

    “御鬼驱神,天不留人!”

    杖中剑虚空狂舞,每一道剑光,都夹着嘈杂的鬼哭神吼,震慑心神。

    无根之萍受此招式影响,眼中神光黯淡。

    李裔文见状,飞凶剑一扬,同样是极限武学,毫无保留地倾泻着狂猛威力。

    “一剑轻生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剑,视死亡如同归宿的姿态在李裔文身上得到了尽情的体现。完全放弃防御,不求自保,只为杀敌的一剑,令天地为之颤抖,时间为之停滞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一剑,当李裔文极限之招以一种巅峰状态施展出来之后,倒下的,不再是他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极招相碰,只听得一声轰然,四面山峰,拦腰而断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声脆响,杖中剑直接被斩断。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能。”

    意癫狂一声低呼,有不信,有不甘。更多的,是对李裔文的怨恨。最后,他带着这些仇恨,随着他倒地的声音,漫入黄土。

    李裔文归剑入鞘,面色也有些发白。即便是无伤状态下施展极限武学,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“多谢阁下救命之恩。”无根之萍拾起长镊后,向李裔文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“同仇而已,不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无根之萍摇了摇头,道:“此情,无根之萍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无根之萍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闻言,向来坚韧的目光,出现了短暂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既然无根,自然是寻根。若是再见,我能唤你一声寻根么?”李裔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寻根?机缘所指,便是我的根。”

    “机缘,又在何方?”

    无根之萍不答,只是重重的跺脚。李裔文似乎有所领悟,面色浮现出了一抹轻松。

    无根之萍道:“看恩公所来方向,莫不是要去那无妄沼泽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要寻找一位负着冰棺之人。”李裔文点头。

    无根之萍道:“若是如此,恩公不必前往了。他已经循着通天水路进入了中阴界,恐怕短时间内是无法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无根之萍轻轻一笑,道:“我叫寻根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罕见地笑了一声,道:“既然如此,我有要事先走一步,请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寻根转身走向意癫狂尸体,屈指一弹,一点真火激射,将意癫狂尸体焚烧。几个呼吸间,便只剩下漆黑骨头。

    寻根用长镊,仔细的,认真的将意癫狂的骨头一块块地夹起,放进背后的竹篓之中。

    “求名逐利未徘徊,争向高云坐玉台。一日身亏成白骨,始知黄土不曾哀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妄沼泽中,自从通天水路昙花一现,引领虞千秋前往中阴界之后,便一直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今天,又是一道轻巧的步伐声,动荡了水波。李裔文分别寻根之后,来到了此地。

    “传说当有极度强横的外力干扰之时,无妄沼泽便会出现奇特的通天水路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望着广阔的沼泽,一阵沉吟后,背后飞凶,猛然出鞘。

    “轻生,一剑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剑光剑光乍现,凌厉的剑气,震慑长空,令泽水翻滚,碧草低头。随即飞凶剑携带开天之势,一举斩向无妄沼泽中心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水波炸裂,卷起千层白浪扑向周边,狂猛的剑气直接在沼泽之中劈出一道连绵无尽的分水之路。

    然而,传闻中的通天水路,却并无出现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机缘未至,先去天绝峰。”

    李裔文收剑离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