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始动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0章 始动

    佛乡之内,虞千秋大步而来,迎面便见着念禅。

    “佛乡重地,闲人止步。”念禅唱了一声佛号,拦住了虞千秋。

    “虞千秋有事,请见玉佛。”

    “玉佛已然闭关许久,不见外客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闻言,眼神微眯,便要越过念禅,往佛乡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胆。”念禅一怒,正要出手,却被突然走出的佛相拦住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念禅师叔且慢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,此等无礼之人,何必青眼?”念禅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佛相笑道:“青眼白眼,皆是眼嘛。何必执意。”

    旋即又对虞千秋道:“前辈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入了伽明殿,分主次而坐。佛相问道:“前辈此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虞千秋道:“我需要一滴佛门精纯之血。”

    “哦?要此为何?”佛相诧异。

    虞千秋抿了抿唇,道:“休问。”

    佛相思考了一番,道:“此事倒是不难,我可入佛魔之岸向三座求取一滴佛血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虞千秋起身道谢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前辈不必道谢,只是佛相也有一事想请前辈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佛相取出了一封书信,道:“详情已经写在信上,你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拆阅之后,便将书信震碎,道:“我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离去。念禅紧接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佛相,此人来此为何?”

    “无事,我已经处理。”佛相摇了摇头,却突然面色一变,一口鲜血突兀地喷出。

    念禅面色一变,匆忙上前,助佛相疗伤。

    半响后,佛相气息平缓。

    念禅问道:“你怎会伤重至此?”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佛相捂住胸口,道:“我需尽快进入洗身池疗伤了。玉佛不出,佛识在外,佛怒鲁莽,佛乡日常事务便劳烦师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念禅一脸为难。

    佛相见状,又是大口的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啊,是谁!是谁!”

    佛怒远远便看见佛相喷血,一脸愤怒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无事,旧伤爆发,疗养一段时间便好。这段时间,佛乡事务便要劳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佛怒面色大变,一把抓住了念禅的手臂。“师叔啊,你可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给你三十二个赞!

    佛相看着佛怒,一脸的宽慰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先往洗身池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佛相暂别两人,来到了洗身池。

    “不论念禅师叔身份为何,有佛怒在,他短时间必然无法抽身离开。嗯……佛识方面有虞前辈相助,安全应也无虑,接下来,便看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名林间,博娴与婉惜两人并肩而立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婉惜问道:“已经等了足有小半日了,我们在等谁?”

    “应该快来了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博娴话音落下,突兀一阵寒风吹过。冷风之中,惊见一条冷傲的身影,缓步走来。

    “叶武夫。”婉惜面色一沉,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,疑色又浮上了面庞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在拦杀诛仙海之人吗?怎么会在此地出现。”

    博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,道:“你总算来了,一路可有问题?”

    叶武夫道:“我放缓了速度正是为了监察是否有人跟踪。放心,一切无碍。”

    婉惜道:“我都迷糊了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博娴微微一笑,道:“我已经发现了克制烟都功体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婉惜心中一惊,旋即欢喜地道:“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赤沙石。”博娴道。

    “赤沙石?那是何物?为何从未听你提起。”婉惜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博娴笑道:“赤沙石并不是石头,而是一种赤色植物结出的类似石头的果子。而之所以未曾提起,是因为这是最近才得到的消息。赤沙石,将会在今夜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真能克制烟都功体?”婉惜将信将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我曾以一片叶子与烟都的云宫交过手,的确能够压制他的功体。”叶武夫道。

    博娴补充道:“不错,这赤沙石的情报,也是叶武夫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赤沙石必然要得手。不知这赤色植物在何处?我们必须前往守候。”婉惜说道。

    叶武夫道:“我来迟正是因为此事,柳三变之徒已经抵达赤峰准备收取了。只是据我调查,赤沙石凝成之时,会绽放异芒,恐怕会吸引人世主前往。我们所要做的,是将他挡在烟都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便是博士生这段时间的谋划么?”婉惜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博娴道:“时间不多,我们快些前往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与叶武夫当先而去。

    婉惜紧随其后,然则其足下,却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青烟快速飘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巅,罡风猎猎。两条卓然的身影,任衣发翻飞而兀自不动。正是烟都人世主与云宫云天青两人。

    “云宫,急切唤我来,有何要事?”人世主看着远空问道。

    “提前预报,一出大戏,即将上映。”云宫面色含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人世主眉毛一挑,看向了云宫。

    云宫笑道:“人世主应知,藏虚一事,垢无尘为他争取了十五天的期限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此事有变?”

    云宫道:“我使了些力,将期限缩短到了五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是一笑,再道:“这一代的全道之锋,修为、辈分都差的太远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单纯的缩短了时间?应该尚有后着吧。”人世主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必也瞒不过你。”云宫道:“我将此事通知了李裔文。”

    “哦?果然是好戏。”

    云宫道:“藏虚在道门中名望不低,更有垢无尘等人力保,单凭一线随之死,不足将他拉下深渊。只有借助李裔文大闹净法天风台,才能将此事彻底推向无可转圜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道:“你说柳三变与李裔文在参加过山风宴?”

    “下九流的聚会,不值一提。”云宫不屑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下九流中,亦有不少潜藏的能人。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乎遍布整个武林,交游广阔,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云宫摇了摇头,并不争执,而是问道:“王权方面,人世主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王权气数已尽,但尚有利用的价值。若真危难,尚可相助一番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一缕青烟快速飘来。人世主伸手一握,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云宫见状,出言询问。

    人世主道:“你曾与叶武夫对上?”

    “许久前曾有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胜负如何?”人世主再问。

    “仓促交手,未分胜负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沉吟了一会,问道:“当时可曾感受到异样?”

    云宫沉思了半响,答道:“当时功体似有被压制之感,但是十分微弱。人世主何出此问?”

    人世主道:“雨宫传讯,博士生与叶武夫找到了克制烟都功体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嗯?竟有此物?”云宫挑眉。

    “讯息是叶武夫提供,而契点则是当初与你的一战。此外雨宫探得此物将会在今夜于赤峰成熟。”

    云宫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必须毁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一声令下,两人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