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一瓢春水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2章 一瓢春水

    佛乡之内,随着佛相进入洗身池疗伤,佛乡事务便落在了佛怒与念禅身上。

    佛怒为人冲动少谋,这回却着实机智了一番。反倒念禅,却似乎有了些浮躁。

    伽明殿内,佛怒一脸感激地对念禅说道:“师叔啊,可多亏了有你,否则这佛乡事务,足可令我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“该为之事而已。”念禅勉强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倏然,念禅面色一变,不及告别,闪身便要离去。佛怒却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,拉住了念禅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师叔?你要作甚?”佛怒一脸惊恐。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,需要即刻前往处理。”念禅面露焦急。

    “任何事情,皆可交代众人。如今佛乡,可少不得师叔坐镇啊。”佛怒将念禅手臂抓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念禅瞪了佛怒一眼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无事了!我先静静。”

    念禅一甩手臂,愤愤地离去。

    佛怒摸着光头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而在荒野林间,身受重创的人世主急急而奔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缜密的局,此时风雨二宫,应也被牵制住了吧。这般熟悉的套路,是你的手段么?博娴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神色苍白而阴沉,快速往烟都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对,此刻烟都之外必是重兵而待,以我目前状况,恐怕无法顺利进入烟都之内,此去烟都,或将如鱼入网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步伐一顿,转念想道:“若不往烟都,烟都大阵无人主持,在此夜必将被毁,我该如何决断。”

    就在人世主踌躇之际,远空之上,乍然有刀芒裂空,旋即血色闪电劈落而下。狂霸的一战而胜,轰然而落,立在了人世主身前。

    随后,狂傲天地的辞号,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壮志高酬凭敌手,巅峰行道论方俦。长天浪纵三千尺,刀负胜名天下愁。”

    辞号落下,九天高处,一道血色劲装的凛然身影,翩然落下,单足立于刀柄之上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拓跋如梦。刀天下……请教!”

    “刀胜刀天下,麻烦人物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眼神一沉,只手一招,天问已然在握。

    “久闻阁下刀战群雄之名,却不知尚有行此乘人之危的举动。”

    虽出劣势,人世主尤不该商贾本色,欲以言语度过此关。

    然而刀天下却是不为所动,道:“逆境,能激发你所有的潜能。这一战,刀天下期待已久。”

    “三招,分此战高低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刀天下率先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“响遏行云横碧落。”

    言谈不成,战局突开。人世主强压体内创伤,并起极招应对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一剑游龙。”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刀剑初会,天地颤抖。恐怖气劲肆虐,周遭十里林木俱隳,山石崩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尽心篇·天地同流。”

    赤峰之下,天心君突施儒门圣司绝学,更令虞千秋杀心暴涨。

    “阴谋奸宄,世所难容。”虞千秋一声怒喝,指上金黄色剑芒恍若烈日般璀璨夺目。“一式断魂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佛识亦倾一身佛元,凝出浩瀚佛莲,轰然而落。

    “莲花降魔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!!

    佛、道、儒三大强者绝式首次交锋,威力撼动阴阳,直令乾坤倒序,日月蒙尘。

    无可匹敌的威能,自三人交手之处爆发。刹那之间,地裂鸿沟。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强大的冲击力,令虞千秋与佛识两人吐血倒飞。天心君更是被两人联手一式,直接打入赤峰之内。极招余威爆发,百丈赤峰瞬间被炸裂。

    “退。”

    赤峰炸裂,无数的山石乱飞。天心君趁此机会,忍住重创,飞快离去。

    虞千秋两人尚要再追,却被山石所阻,片刻之后,已经失去天心君踪迹。

    “可恼。”虞千秋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此会幸有前辈出手相助。”佛识咳了几口血,待体内气息平稳,方才对着虞千秋感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利益驱使,我又如何能当此谢。”虞千秋摇了摇头,道:“虽让天心君脱逃,然而此间任务也已完成,我先留了,请。”

    虞千秋负起了冰棺,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虞千秋离去之后,佛识又呕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柳无方突然出现,搀扶住了佛识。

    佛识道:“小僧无恙,倒是你,承受了人世主一掌,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柳无方摇了摇头。“比你们可轻松多了,只是数个时辰之内,不可动武。”

    佛识道:“人世主身边尚有如此高手,若非此回前来的乃是虞前辈,恐怕计划便要失败了。此外我见虞前辈神色似乎有异,心中有些放心不下,贫僧尚有他事,便劳烦你随后看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你且小心。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分别,各往其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在烟都之外,博娴三人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惋惜道:“我们来此,仅为拖住人世主?果子成熟之事,人世主等人应也不知,以我所见,不如在赤峰守护,更为稳妥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道:“人世主此刻,应已在赤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此话何意?”婉惜眼中慌乱之色一闪而逝,却被一直注视着她的博娴发现。

    博娴喟然一叹,道:“婉惜姑娘,你还要瞒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博士生此话何解?”婉惜诘问。

    乍然,叶武夫寒刀出鞘,婉惜神色一惊,转身看去,心生警戒。旋即一股大力自后脖传来,她只觉眼前一黑,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说的不错,你仍是狠不下心。”叶武夫寒刀归鞘,低声叹道。

    博娴不语,抱住昏迷了婉惜。

    “烟都此刻无人主持大阵,我先入内一探。”叶武夫说道,身形一闪,直入烟都之内。

    博娴看着婉惜,又是低声一叹。

    “婉惜……清荷。为何你们要生就这般相同的模样,又是为何,要叫我遇上。”博娴有些痛苦地闭上了双眼。“其实,我早便怀疑你的身份了。只是……我仍旧心存希冀。或许,你对我是真有感情,或许,你会邀我退隐山林?”

    “是我太看重自己了啊。”

    博娴颤抖着抬起手掌,元功缓缓凝聚,就要压向婉惜天灵。

    就此此刻,一道剑光呼啸而来,直斩博娴与婉惜。

    博娴心中一跳,忙推开婉惜,同时借这股力量后退。

    “谁!”后退中,博娴厉喝,然而却无人回应。直待烟尘落下,一柄染血的长剑,入地半分。

    “一瓢春水!这……是道朴无为的佩剑,怎会在此!”

    博娴见状大惊,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凄美的剑芒,悄然夺命而来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