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人谋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3章 人谋

    荒林之内,激战酣然。

    绝代的剑者对上绝代的刀者,这注定是足以轰动江湖的一战。

    “响遏行云横碧落。”

    不待多言,刀天下招出极端,宏大刀气,如大道之斩,横推拓跋如梦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一剑游龙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指弹古剑,霎时间剑气冲霄,化作狰狞的剑气巨龙,直扑刀天下刀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剑交击,天地生尘,荒林之地瞬间被摧毁。两人各退半步,棋逢敌手。

    然则人世主旧创在身,面色愈白。

    “刺激!”

    刀天下仰空长啸,一战而胜寒光再盛,决胜第二招,立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刀衔落日浸寒漪!”

    一战而胜力劈而下,刀芒滚滚,裂地而来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二气归元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剑指擦过古剑,带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精血赞力,人世主气势再盛,剑意欲夺九霄。旋即抛剑入空,没指于地,磅礴剑意分行两路,一路直扑刀天下绝式,一路直扑刀天下!

    “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大赞,一战而胜再出无匹刀气,不避不退,直面人世主极招。

    强悍再相逢,天地重失序。

    极招引爆,空间颤抖,竟入大音希声之境,两人耳不能听闻,天地间仿佛陷入了一片阒静。只有不断被掀飞破碎的地层,彰显这这一回合的惨烈。

    刀天下闷哼一声,连连倒退,虎口炸裂,鲜血溅射而出。而人世主负创在前,逢此巨力,瞬间面如金箔,大口吐血。握剑的手,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决胜,第三招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一战而胜舞作圆形,功体提至巅峰,分明初晨时分,却在身后凝出了苍苍茫茫的西落之阳。赫然正是当日在万章山一败告子之名招。

    “阳关叠唱·落日无人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步伐一纵,横空而上。身倚斜阳异象,轰然一刀而出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见状,深吸一气,强提全部功体,运力古剑之上。旋即,磅礴一剑,豁命而出。

    “天问·三剑化生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罡步一踏,借以地势,欲要抗衡刀天下极致一招。然而负创在身,后力不继,天问三剑最强一式,在刀天下狂暴的攻势之下,瞬间破碎!

    刀天下觑准人世主力屈时机,身如闪电,劈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苍生·剑海!”

    危急之际,人世主强行运转功体,极致一式点出。

    刀天下起刀化招,两人瞬息擦身。疲弱的苍生名流在刀天下身上划出道道白痕。一战而胜却在人世主曲池之上一划而过。

    人世主一声痛呼,身形如烟消散,快速遁去。

    刀天下却没有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曲池已破,任务已成。接下来尚有一事,哼。”

    刀天下扛起一战而胜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烟都之内,叶武夫独自深入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烟都之地,的确古香古色。其内亭台池阁,婉转相承。宫殿盘郁,楼观飞惊。更有缥缈烟云弥漫,平添了一丝仙气。

    便是沉默如叶武夫,也不得不暗赞了一声:好一副山水墨画之地。

    “根据情报,此地应尚有一名狮虎族之人。拓跋如梦曾救下袭击李裔文的意怀天,他们之间,应是友非敌。此回进攻烟都,或许会遭遇他们的阻拦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不在烟都,叶武夫却没有任何轻视的心里。烟都法阵颇为不凡,若有人主持开启,恐怕此局将反制与人。

    一边沉思,一边行走。不自觉,叶武夫来到了冷屏之处。

    “久闻人世主处事,喜于冷屏之后擘画。莫非便是此处?”

    叶武夫想着,便要上前查看。熟料一声震慑人心的兽吼突兀传来,叶武夫一时不察,心神被夺。

    远处,虎宫身形一闪而出,狠狠一掌,拍向叶武夫天灵。

    危机之刻,叶武夫稳固心神,忙运转功体,提掌因应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仓促之间,叶武夫落入下风,吐血倒退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叶武夫擦去唇角血迹,冷眼看着虎宫。

    “狮虎一族,此时烟都,应只有你一人吧。”叶武夫冷笑一声,寒刀出鞘。

    “擅闯烟都,受死!”

    虎宫一声怒吼,罡步踏地,力透中枢。瞬间,烟都大阵开启。随即翻手取出一柄大刀,杀向叶武夫。

    “有了提防,你……不足为据。”叶武夫寒刀在握,只臂力斩。只闻锵锒一声,虎宫竟是不敌,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虎宫狂吼,震慑人心的吼声再出。叶武夫忙闭去耳识,只闻心神微微一颤,旋即如初。

    “覆渊!”

    叶武夫雷霆出击,欲用最快的速度擒下虎宫。

    铿!

    双刀交击,地裂数丈。虎宫鲜血狂喷,叶武夫同样虎口见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虎宫仰空怒吼,狂态高张,一身功体,竟也因此提升数层威力。

    两人刀光嚯嚯,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而烟都之外,艰难做下决定的博士生,却被突来的境况惊的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“道朴无为的佩剑,怎会如此,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人不离剑,剑不离人。此时乍见游剑方尘佩剑,博娴如睹其亡,不由得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道夺命的剑芒,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危机之刻,又是一道剑芒激射,救下博娴。正是急速赶来的柳三变。

    同时,一道红芒闪过,烟朱现身,已将婉惜抱在怀中,停在远处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,何不一观剑上痕迹?”烟朱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博娴面色再变,挥手一招,一瓢春水便落入他的掌中。他细细看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手上失力,长剑落下,插入身前地面。

    “怎能……怎能。”

    博士生如受重击,面色惨白,低声呢喃不止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?发生何事?”柳三变心中一跳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卦掌……道朴剑上,怎会有八卦掌的余韵。师尊……师尊!”

    博士生如陷癫狂,竟是不理柳三变,转身便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博士生!”

    柳三变高呼。烟朱却趁此刻攻来。

    “落叶满阶红不扫。”

    数经造化,烟朱一身本事已非当初能比。此时极招用出,气势宏大。

    柳三变柳神在手,元功运转,身后巨大的柳树虚影浮现。同样一剑劈出。

    “见柳知根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双剑初会,地陷半分,双方秋色平分。

    烟朱朱剑一转,正要再攻之时,烟都之内,突来一声凄吼。

    “虎宫有危险!”

    烟朱面色一变,就要抽身前往相助,却被柳三变拦住。

    随即,一道流光自烟都之内激射而出,跌落在两人不远处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虎宫!”

    烟朱面色一变,想要上前,却被柳三变拖住。

    “退下!秋·杀!”

    烟朱一怒,极招上手。朱剑红芒大作,斩向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著柳行行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柳神一划,霎时间剑气花柳,挡尽了烟朱去路。同时,烟都之内,夺命刀芒再出。

    “覆渊!”

    叶武夫立身烟都之内,挥斩寒刀,夺命一式直向倒地的虎宫。

    危急一刻,乍听诗号,伴随凌厉剑芒,与叶武夫名式铿然相碰。

    “天生相,地造形,狮虎盛威名。竹中剑,杖里鸣,黄泉送君行。”

    虎宫身侧,人影闪过,意怀天面带杀意而现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意怀天,会为此战带来何种变数?

    数经造化的烟朱,一身能为究竟到达何种地步?他能否力挽烟都之危难。

    道门令师造杀,博娴的未来是否会因此变化?

    身入局中的人世主,在前方等待他的,又是怎样的命运?

    身受构陷的藏虚,为友而怒的李裔文。道门之中,会有怎样的内幕?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