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金石留行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4章 金石留行

    荡荡执法地,凛凛不可侵。

    净法天风台,四方绝壁,中央猩红问罪台,苍茫独立。南面裁决所,双刀侧立,以示杀之无赦!

    道门尘封若久的净法天风台,今日,终将打破阒静。

    南面裁决所上,垢无尘盘膝而坐,面容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净法天风台外,一道流光急速而来。落在裁决所下,现出了藏虚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全道之锋。”藏虚唤道。

    “衔令者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面容一动,睁开了双眼,低声道:“抱歉,有道门高层介入,时间被硬生生缩短了。”

    藏虚摇了摇头,道:“或许,这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再者,即便真有半月时间,怕也不足以让我取得证据。”

    垢无尘道:“明日才是审判之日,你提前到来,可有他事?”

    “藏虚命可绝,衔令者之责却不可断,我本属意道朴承接此位,只是匆忙之间,无法寻得。明日之后,烦请全道之锋奔波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此事便交给垢无尘。”垢无尘点了点头,旋即问道:“此事,当真已无法周全?我知明日道印也会来此,或许能让他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难。”藏虚摇头。

    垢无尘一阵沉默,许久之后道:“若明日全道之锋错杀良人,为衔令者平反后,我必卸此职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你若卸任,谁能堪当?你师尊,必也不愿见此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垢无尘眼神低沉。

    藏虚道:“我受构陷一事,已有博士生与红尘素衣知悉,想必平反之日不远,期间尚需你多多协助。”

    “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”垢无尘低语。“我……有愧全道之锋之名。”

    藏虚笑道:“藏虚身死,只是终结阴谋的开端,你不必如此。不过,我倒是好奇,谁会如此强势,压下你的担保?”

    垢无尘道:“埋剑绝涯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,那倒是不奇怪了。”藏虚恍然,旋即又皱眉。“不怪,却也奇怪。他怎会无端插手此事?”

    垢无尘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“埋剑插手一事,还请你告知柳三变等人。这之中,或许会有线索。”

    藏虚说着,转身看向了终于的问罪台。

    “问罪台,呵。”他低笑一声,一步步踏上。

    垢无尘心中低叹一声,闭目养神,只是身上的剑意,似乎越见凌厉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间,伤势沉重的人世主急急而奔。

    “曲池被破,移脉之法已无法施展。此处要害,是意外,或是他们早已得知?”人世主面色苍白,直往烟都而去。

    “此局连环,我已别无他路。只是要将拓跋如梦逼回烟都,你们……真的了解拓跋如梦的底牌吗?”

    正当拓跋如梦速度加快之时,前方突然传来悠扬笛音。旋即,一名金发黄袍的男子,神色冷漠,负手行来。

    “前尘岂可漫随风,千古传奇不得通。唯仗笔端无粉饰,豪情拣尽入书中。”

    “写书人裳不归,请教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一甩衣袍,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陌生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眼神一冷,凝神以待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,半响无声。

    裳不归笑道:“想要伺机而动,不考虑自己能否坚持对峙么?”

    “有趣。”

    虽深处层层险境,人世主却依旧不见惊慌,轻声一笑,天问出鞘。

    “苍生·剑瀑。”

    “天问·一剑游龙。”

    为求快速脱困,人世主苍生名流与天问三式同时出手,一时间,气势滔天。

    “威则威矣,可惜已如流火,力不存一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手腕一翻,一直手臂长的铁笔出现在其手中。旋即狼毫挥洒,字发刀意。

    “金石留行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强者交锋,极招相会。一者稳若泰山,一者却如风中落叶,无力倒飞。

    “金石留行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乘胜追击,铁笔再出,点向人世主。

    人世主勉力举剑格挡。只听锵锒一声,人世主再次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金石留行。”

    “金石留行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功凝一点,不停攻击人世主掌中古剑。纵使天问为绝代名剑,终于也无法承受此等攻势,悄然出现了一丝缝隙。

    人世主见状,眼神一冷,竟是再度凝功于剑身之上。随着浩瀚元功的注入,天问之上光芒大涨,旋即……轰然一爆!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庞大的元功,随着古剑炸裂之威,直迫天地。

    人世主不堪其威,瞬间再度受创,呕血倒飞。

    同时,裳不归闪避不及,同样被庞大的爆炸袭身,衣袍破碎,浑身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哼,走。”

    裳不归擦了擦唇角,不再进攻,而是收起了铁笔,转身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长咳,吐出了数口淤血,体内气息才稍微平复。

    “断剑而不杀,此局所谋不浅啊。咳咳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稍作歇息后,再次前进。目标方向竟仍是烟都!

    而此时,烟都之外,气氛却悄然异样。

    “意怀天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看着来人,似是疑问,语气却颇为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,如今局势,似乎意外的有趣。”

    烟朱朱剑一挽,笑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意外有趣。”

    一声朗笑突然传来,惊见远天之上,惊鸿掠影。

    顾惜朝与夜流光双双而来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意怀天见势不对,虚晃一招后,带着虎宫离去。烟朱同样,带着婉惜退去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们来得及时。”柳三变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哦?莫非是有变数发生?”顾惜朝好奇地道。

    “意怀天出手救下了烟都之内狮虎族人。此外,博娴似乎遭遇了什么事情,匆忙而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博娴,柳三变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嗯?一瓢春水?”

    这时,叶武夫走了过来,一眼便认出了那插入地面的宝剑。

    “哦?你知此剑来历?”柳三变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朴佩剑?怎会在此。”夜流光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道朴已经遭遇不测?但只是如此的话,博娴应不会大惊失色,竟弃了我等而去。”叶武夫走近前,拔出一瓢春水后,不由得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八卦掌余韵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色变。

    柳三变劈手夺过一瓢春水,确认无误之后,沉声道:“目前八卦掌,似乎仅有三人,至多不超过四人有习练。而能杀害道朴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惜朝道:“我来时已听闻藏虚将在净法天风台接受审判,道印玄机应不会,也无时间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叶武夫道:“道门令师已经自封问仙台数甲子。再说迷神大阵之下,除了修有八卦掌之人,无人能登临。”

    “猜测无益,还请夜流光前辈走一趟问仙台,一探便知。”柳三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好,我去。”

    夜流光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,化光离去。但其实心里却已经知晓了柳三变的想法,否则不会让他去查探问仙台。

    柳三变道:“此局将尽,我们先入烟都,将大阵毁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突然道:“我听博娴说过,此局虽是他所擘画,但许多情报却是由你提供。尤其是关于人世主的情报,可否告知是谁人提供?”

    “谁能对人世主了解如此之深呢?”柳三变微微一笑,取出了一封书信。“是我曾接到飞信,才能配合博士生布此必杀一着。只是信中只是提到人世主除去移脉之法可转死回生之外,尚强调一点,须得在烟都之内将其诛杀,否则无法全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信了?”叶武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又传信邀顾前辈与夜前辈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叶武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入内吧。”

    柳三变说道,三人进入了烟都之内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