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佛尊之血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5章 佛尊之血

    妖域之内,不见天日,只有惨淡的妖氛,四处弥漫。

    独行在黑暗的人,伴着枯寂,步伐却是越见稳定。

    “近了,近了。”

    寻根心中呢喃。进入妖域已经有了一段时日,一切却好像在无所察觉之中,了然于胸。同时,他一双美丽的湛蓝双眸愈发的明亮,气息湛然若无,功体相较以往,竟是不知提升了几许。

    突然,他步伐一顿。

    “百妖尊世,烽火燎原。三界无生,降杀人间。”

    寻根足下突起傩步,缥缈森然。一指灵犀牵引着妖域妖氛,绘成玄奥字符。

    “婆罗揭底,释耶波达。不见天日……现!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下,寻根指上乍然绿芒大炽,而后一指点在身前虚空,虚空竟如水面般,荡起了一阵波澜。旋即,波澜敛去,空间扭曲瞬间后,眼前景象豁然一变。

    一座宏大森然的堡垒,于焉入目。

    “妖域中心,不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寻根衣袖一甩,目光定定地看着前方堡垒。旋即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概世皆从忙里老,谁人肯向死前休。贤愚千载知谁是,满眼蓬蒿共一邱。”

    辞号逐渐远去,空间再度扭曲,不见天日再次被掩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佛乡,洗身池中。

    释论疏浸泡其中,面容祥和。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应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思量间,佛相起身出了洗身池。同时,佛怒从外走来。

    “佛相,外面虞千秋找你。”

    佛相笑了笑,道:“如何,佛乡可有什么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佛怒拍了拍胸口,道:“有念禅师叔在,你大可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便好。”佛相道:“替我转告虞前辈暂等数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佛怒离开。

    “玉佛之事,三座或许能知。正好此回借求取精血一事,进入佛魔之岸一问究竟。”

    念头落下,佛相释放出一身佛息,牵引着沟通佛魔之岸的光门。半响之后,光门浮现,佛相一步踏出,来到了佛魔之岸。

    “佛子,你来了。你……嗯?你。阿弥陀佛,罪过罪过。”

    在佛相进入佛魔之岸的同时,尸罗圆谛便出现在佛相身前。然而只看了佛相一眼,却突然语塞,低声唱喏。

    “嗯?前辈,你神色有异。”释论疏心思聪慧,虽尸罗圆谛的异样只在转眼之间,但仍是叫他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事,你散发佛息来此,是为何事?”尸罗圆谛摇了摇头,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佛相看了一眼尸罗圆谛,也不再追问,而是道:“不知前辈法号……”

    “尸罗圆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戒座,晚辈释论疏,见过戒座。”佛相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释论疏……嗯,好。你来此可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欲寻定座求取一滴精纯之血。详情如此。”佛相将此事大略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听完,眉头一皱,道:“不妥。定座是镇压妖域的核心,若逼出精血,定会让他功体受损,届时恐怕封印不稳。”

    “佛友,此事交我处理吧。”漆雕光明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怎又出来了?”尸罗圆谛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根飘萍应已经找到妖域中心了。冲击封印的妖力,已经有所缓和。”漆雕光明回答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摇了摇头,道:“或许只是敌人的计谋。既然你已经出来,释论疏之事便由你负责,我先往镇压处守护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尸罗圆谛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道:“可否为我一述当前局势?”

    “日前博士生设局针对烟都,我委托虞千秋前辈前往相助,目前虞前辈已功成归来,想来此局应可底定。至于诛仙海,曾有听闻红尘素衣即将对其展开攻势,想必也在近日。此外,便是退隐许久的狮虎族近来动作频频,似乎有再出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烟都、诛仙海——皆是封印妖域之后出现的势力吗?先前与红尘素衣一晤,倒是有谈及诛仙海。至于狮虎族,的确是难缠的势力。”漆雕光明一阵沉吟。

    佛相道:“狮虎族虽有再出的迹象,但看其行动,似乎并无危害武林的意思,应可无虞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道:“我心里已经有数。此外,我方才听闻,你来此是为求定座精血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原因如此。”佛相将虞千秋相助一事大致说出。

    “精修功法之血,嗯,果是天意。”漆雕光明低声自语。

    佛相面现惊奇,正要开口询问,却见漆雕光明翻手取出了一个水晶小**,**中盛一滴金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佛力。这便是定座精血么?”佛相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气。隔着水晶小**,他都能感到血液释出的浓郁佛力,甚至连自身佛元,都隐约有愈发纯净的感觉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却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。这是当初佛尊留下的精血,说有朝一日会有人前来索取,想必便是应在了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佛尊,是佛乡之祖。”佛相连心境都难以保持了,把眼珠子都瞪大了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拿去吧。此外佛魔之岸的进入之法,也一并交你了。”漆雕光明将佛尊精血交给了佛相,旋即指上捏着一团白光,点向了佛相眉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慧座馈赠。”佛相躬身道谢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道:“无根飘萍进入妖域已有一段时间,近日来,妖域冲击封印的力度也的确减弱了不少,但仍是无法轻易离去。我之前曾应诺红尘素衣进攻诛仙海时会出手相助,届时或许要劳烦你替贫僧镇守佛魔之岸了。”

    佛相一脸惶恐,道:“小僧只恐实力不足,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摇了摇头,道:“你与上次来的佛识,虽根基修为不足,但体质特殊。镇压一段时间,应可无虞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小僧便不再推搪。此间事了,虞前辈也尚在伽明殿等待,小僧便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点了点头,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佛相退出,旋即用漆雕光明所授之法离开了佛魔之岸。

    这时,尸罗圆谛却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漆雕光明问道:“如何,封印之地可无恙?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你……有何见解?”尸罗圆谛突然询问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竟真存在一佛五身之事,罪过罪过。”漆雕光明低头唱喏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道:“我观此子身上已有另外两股佛意,恐怕已有两身遇害。若五身归一,恐会因怨恨过重,而转天佛之身为魔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观佛识与佛相两人,皆是心性坚韧之人,应不会发生此事。虽然如此,但我们也需要有所因应,玉佛魂灵将散,恐未曾着手此事。我须借诛仙海一事,与红尘素衣好生详谈了。”

    尸罗圆谛眉头皱起,道:“红尘素衣,未曾听闻的名号,可能托付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虽仅有一会,但其人目藏乾坤,胸怀日月。更有一身隐而不发的浩然之气,乃是济世之能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当得起你如此评价?即便是当年的博士生,你也不过是批下栋梁之才的评语而已。”

    漆雕光明笑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尸罗圆谛还要再说,却又忽然止住。

    “定座召唤,速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身形一动,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有路过的道友要给我收藏跟票票的吗/斜眼笑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