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万里天剑尽苍穹-霹雳大江湖-
霹雳大江湖

第76章 万里天剑尽苍穹

    烟都之外,依旧云烟笼罩。天地一片阒静,好似先前的一切,从未发生。

    而在烟都之内,却是气氛诡谲。无声之中,透着难以言明的凝重。

    乍然,流光一瞬,染血的身形,带着淡淡的腥风,落在了烟都冷屏之外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轻咳,旋即用手掌捂住,缕缕鲜血自指缝溢出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你们不是一直等着拓跋如梦么?”人世主大喘了几口气之后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人世主话音落下,柳三变等人纷纷现身。

    “人世主,你……果然是值得值得尊敬的对手。”柳三变笑道,眼神却一改以往的温和,略带凌厉地注视着拓跋如梦,注视着在场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人世主突然一笑,道:“多次交锋都未见异样的红尘素衣,居然会对已经力竭的拓跋如梦露出这样的神色,当真令拓跋如梦……咳咳,不枉此遭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柳三变定定地看着拓跋如梦,突然说道:“归降吧,人世主。以你的才智,若是用在正道之上,必是一大栋梁。”

    “柳三变你……”叶武夫眉头一挑正要说些什么,却被柳三变摇头阻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人世主蓦然仰天狂笑,却又禁不住鲜血涌出而连连咳嗽。他稳了稳气息,道:“拓跋如梦一生如何,自是心知。归降,已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夜,烟都,人世主都将会在此永埋。”叶武夫一抹寒刀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然而,拓跋如梦却仍要顽抗一回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赫见人世主足踏罡步,举手凝气。几乎在刹那之间,整座烟都的烟云之气都被其凝聚一身。

    “此式非凡,众人小心。”柳三变喊道。

    拓跋如梦气散全场,凝无垠烟云之气,化作了一柄通天彻地的巨剑。庞大的剑压,让人世主俊美的脸庞都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,就以这一式,为此战划下句号吧。”

    “万里天剑尽苍穹!”

    拓跋如梦操控着巨剑,横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覆渊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双身瞬出,两刀一式,瞬间斩向了巨剑。

    “玉垒浮云变古今。”

    顾惜朝惊鸿剑出,极招瞬间出手。无匹剑芒,应和着叶武夫刀气,竟起了相辅相成的奇效,瞬间两道名式威能再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轰隆隆!!!

    三人极招相会,霎时间天崩地裂。三人所处地面竟承受不住压力,开始寸寸破碎。

    柳三变见状,柳神在手,奇异绝学再现。

    “无情最是台城柳,依旧烟笼十里堤。”

    奇异的绝学,伴着奇异的步伐。柳三变柳神舞动之间,赫见一道道柳树虚影不断浮现。地裂之兆竟尔消弭。

    蓦然,人世主嘶哑的笑声再次传出。

    “同饮败果吧,喝啊!”

    人世主沉声一喝,竟是放开了天剑的操控。霎时间,天剑失去了约束,威能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顾惜朝两人极招瞬间被破。双双吐血倒飞。

    “护!”

    柳三变衣袍一甩,无数柳树虚影飒飒而动,枝叶飘散,竟在无声无息之中,逐渐将天剑之上的威能化去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柳三变一声长喝,剩余的柳树乍然亮起碧绿光芒,旋即轰然一爆,天剑顿时破碎。

    “额噗……”

    天剑被破,人世主如遭重击,仰天高吐朱红,就连牢牢系住的高冠也被掀飞了,滚落在冷屏之中。

    雪白的衣裳,已经被鲜血染红。干涸的血液凝结成暗红色的血块挂在衣裳之上。散落的发丝,是枭雄最后的末路。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低声的呢喃,是失路的呐喊。步伐蹒跚,颤抖伸出的手,似乎仍想抓住那不可预知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柳三变。”叶武夫冷声开口,唇角血液在流,眼中杀意在凝。

    柳三变看着拓跋如梦的模样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拓跋如梦有最后的一个要求,请红尘素衣允可。”拓跋如梦开口,涣散的眼神,茫然地看着柳三变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柳三变道。

    “君子死不落冠。拓跋如梦虽非君子,但死前,仍希望能可束带矜庄地奔赴黄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整冠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拓跋如梦颤抖着身子躬了躬身,旋即走入了冷屏之中,缓缓将高冠系上。俄然,熟悉而疲弱的辞号,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帘外几多争战,帘中握尽苍穹,谁悟得机心如梦。念悄然处、狮行虎顾。更掀起、烟雨云风。”

    “嗯?小心有诈。”叶武夫靠近柳三变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同时,冷屏之中,火光一闪。霎时火起,弥漫了整个冷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三变一时愕然。

    顾惜朝却是面色大变,惊道:“空气中有硫磺气味,烟都之下埋藏了炸药,大家快退!”

    说完,当先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柳三变两人紧接着离去,叶武夫离去前,更是发出了一道刀气斩向了冷屏所在。

    轰隆隆!!!

    三人离去之后,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断传来。雄踞武林的烟都在此夜,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烟都之下,柳三变三人心有余悸地看着轰然破碎的烟都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人世主竟狠辣至此,宁可毁去一生的基业也想拉我们陪葬。”叶武夫道。

    顾惜朝对柳三变道:“向你送信之人要你在烟都之内完成诛杀拓跋如梦的原因,怕也是知晓烟都这一张底牌,想要将我们都诓骗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此回是柳三变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叶武夫摆了摆手,道:“不论如何,江湖乱源已去其一,接下来你作何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本该是一鼓作气,斩杀王权。只是目前众人皆已负伤,反倒是不宜轻易动手了,便各自疗养吧。动手之时,我会通知。”柳三变思考一番之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随时等你消息。”叶武夫点了点头,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顾惜朝道:“我目前也无事,你若有需要协助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算算时间,藏虚之审判应也开始了,烦请顾前辈与柳某一同走一趟净法天风台。”

    “藏虚……此事我亦有听闻。也好,便一同前往吧。”顾惜朝点了点头,旋即道:“今夜李裔文并未现身,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变点了点头,道:“烟都之人暗中传信,李裔文已经前往净法天风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。”顾惜朝拍了拍额头,道:“我与李裔文接触不多都知道他此去会引起怎样的后果,你居然还能在此淡定布局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说的是,柳某这便开始紧张,咱们快去吧。”柳三变身形一动,率先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顾惜朝赶忙跟上。

    原地,只剩下漫天烟硝。

    看书就搜“书旗吧”,更新最快!